半世紀內戰傷口未癒 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進軍國會 得票率只有0.33%

by:徽徽
4199

上個周末,哥倫比亞剛剛結束「近代史上最和平的」國會大選,這也是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解散後,首次參與民主選舉。

post title

圖為前FARC高階指揮官卡塔通博,他這輩子第一次投票就獻給了周末舉行的哥倫比亞國會大選。

路透社

令人害怕的男人

今年 64歲的卡塔通博(Pablo Catatumbo)曾是哥倫比亞令人聞之色變的男人,他大半輩子都在哥倫比亞革命軍(Fuerzas Armadas Revolucionarias de Colombia–Ejército del Pueblo,FARC)擔任軍事指揮官,密謀用武力推翻政府。

用選票代替暴力

然而,上周末他來到位於首都波哥大的投票所,用選票參與國會大選,這也是當局和FARC在 2016年簽訂和平協議後,前FARC成員首次進軍國會,用選票代替暴力。

這輩子第一次投票

卡塔通博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投票,我為了和平而投票。」

post title

支持FARC政黨的民眾手中高舉著以紅玫瑰為設計概念的黨旗,在大街上為國會大選造勢。

路透社

不用擔心選情  國會保證有位子

不過,卡塔通博不用擔心他的選情,因為他和其他九名前FARC指揮官在 2016年和平協議時早和當局講好條件,要是他們放下武器,就能在哥倫比亞國會佔有席次直到 2026年,無論他們獲得多少選票都一樣,而這樣的內容也是當初和平協議遭到民眾公投反對的原因之一。

半世紀傷口未癒  得票率低又低

對哥倫比亞民眾來說,FARC帶給他們半世紀來的傷口還未癒合,這次的國會大選他們用選票支持反對和平協議的右派政黨,讓FARC的得票率只有 0.33%。

post title

一名女子牽著狗站在首都波哥大的英雄紀念碑前,這座紀念碑是為了紀念在內戰中受傷或喪生的哥國軍人。對許多民眾而言,FARC造成的傷害讓他們永生難忘。

路透社

不願放棄縮寫  還是叫FARC

而FARC解散後轉為政黨活動,仍不願放棄他們的縮寫,只不過革命軍現在成了「共同替代革命力量」(Common Alternative Revolutionary Force,FARC),這些都不斷提醒民眾那一段血腥的歷史。

和抵抗的過去緊密相連

FARC成員洛札達(Carlos Antonio Lozada)說:「我們得繼續沿用我們的名字,因為這個名字和我們掙扎與抵抗的過去緊密相連。」、「躲在任何縮寫後都是不符倫理的。」

民眾:如何原諒?

然而,民眾一看到FARC就繃緊神經。在波哥大廣場上散步的卡斯達涅達(Alejandro Castañeda)說:「我們該如何原諒一群造成血流成河的人,現在他們居然期待我們給他們權力?」

post title

圖為前FARC領導人馬爾克斯(Ivan Marquez),現在他也負責領導FARC,不過這個FARC已經不是哥倫比亞革命軍,而是「共同替代革命力量」政黨。

路透社

右派政黨表現佳

相反的,一向站在反對和平協議立場的右派政黨「民主中心」(Democratic Centre)這次表現亮眼,得票率 15.89%,位居所有政黨第一。此外,像是位居得票率第二的「激進改變」政黨(Radical Change)和得票率第三的保守黨(Conservatives)也都懷疑和平協議是否真能履行。

要接受FARC成員競選難

倫敦顧問公司Conciliation Resources哥倫比亞專家何伯茲海默(Kristian Herbolzheimer)說:「對許多人來說,要接受FARC指揮官們在大街上競選很難。許多人對雙手沾滿鮮血的他們可以參選很火大。」

戰爭帶來了恐懼與仇恨

前FARC成員、現在負責經營智庫「和平與和解基金會」(Peace and Reconciliation Foundation)的瓦倫西亞(Leon Valencia)說:「FARC現在處在一個很艱困的位置,長期的戰爭帶來了許多針對他們的恐懼與仇恨。」

post title

圖為 1999年FARC成員在山區活動的情形。2016年,FARC和當局簽署了和平協議,為武裝衝突畫下了句點。

路透社

造成22萬人死亡  700萬人失去家園

1964年,受到馬克思左翼共產思想的鼓舞,FARC成立,從那時起他們成了最讓當局頭痛的反政府武裝勢力,造成大約 22萬人死亡,超過 700萬人流離失所。

2016年和平協議  為衝突畫下句點

直到 2016年,在哥倫比亞總統桑多斯(Juan Manuel Santos)的推動下,FARC和當局簽訂了和平協議宣布解散,為長達半世紀的武裝衝突畫下句點。然而,許多民眾無法接受前FARC成員不用被治罪,還可以參與選舉。

不用受罰,還可以進入國會

今年 24歲的魯伊斯(Nicolás Ordoñez Ruiz)是「民主中心」黨員,他說:「FARC不用選票就可以佔有國會席次,而且他們還不用面對審判,這傳達出了不負責任的訊息,這將在未來造成更多的暴力。」

哥倫比亞缺乏正義

衝突專家雷斯特雷波(Jorge Restrepo)說:「人們不會想投他們,因為他們沒有受罰。」、「哥倫比亞缺乏正義,對報復性司法的需求沒有受到滿足。」

post title

一名前FARC成員拿著自己做的鞋子,開心地在鏡頭前留影。對他們來說,作戰已經不再是生活的一部分。

路透社

至少能正常參政

無論如何,FARC這次的參選雖然得票率極低,但哥倫比亞專家何伯茲海默說:「這對和平進程來說不一定很糟,第一步是讓FARC能正常參與政治。」

不會再回到戰場上

前FARC成員珍妮(Jenny)現在和其他成員一起住在哥倫比亞東部平原的營區裡,她說:「我們現在處於不同階段了,無論未來發生什麼事,我都不會再回到戰場上。」

post title

圖為哥倫比亞總統桑多斯,他的身後是FARC解散後上繳的武器,數量之多以貨櫃來計算。

路透社

近代史上最和平的一次

周末的國會大選結束後,哥倫比亞總統桑多斯稱讚這次的選舉「是哥倫比亞近代史上最和平的一次」。根據哥倫比亞內政部長的報告,雖然在競選活動中有發生零星的暴力事件,但投票日當天都沒有發生任何衝突。

準備迎接五月總統大選

緊接著,哥倫比亞將在今年 5月27日迎來總統大選,到時任期屆滿的桑多斯將會下台,外界也擔心由他推動的和平協議會隨著他的下台出現變數。現在,民眾正在支持和平協議與不支持和平協議的總統候選人之間徘徊。

轉向其他武裝組織  重啟和平協商

而在FARC解散後,當局將目標轉向另一個游擊武裝組織——國民解放軍(National Liberation Army,ELN)。周一(12),哥倫比亞總統桑多斯宣布會重新和ELN展開和平協商,希望能盡快讓該組織解散。


延伸閱讀:《「把來福槍換成掃把」哥國革命軍解除武裝履行協議
用哥倫比亞毒梟當店名 新加坡酒吧惹議
「這不是民主」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出乎意料的公投?

參考資料:
01 Colombian former rebels shunned as critics of peace deal dominate election
02 Colombia's Farc: Choosing the ballot box over violence
03 Peace deal backers suffer in Colombia congress ele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