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時工作被視為美德」 南韓遊戲產業的陰暗面

by:泥仔
9771

南韓遊戲業界有種稱為「趕死線模式」的工作型態,意指公司員工在遊戲公布前密集加班,甚至根本不回家的狀況——而這其實是整個遊戲產業超時工作的縮影。面對南韓政府在這幾個月致力於推動保障勞工權益的政策,一切真的有可能帶來改變嗎?

post title

一名南韓上班族手提公事包,走在前往上班的路上。

路透社

全球工時第二長國家

2017年 8月,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指出,南韓是全球工時第二長的國家,雖然過勞的情況嚴重到南韓總統文在寅已經承諾要立法保障勞工的「休息權」,但是許多人均抱持觀望的態度,對南韓遊戲業而言更是如此。

工作日、周末都要工作

今年 29歲的金(Kim)表示自己在一家知名的遊戲公司工作,只願意給出姓氏的金提到自己每周工作日的工時是 60個小時以上,而周末的工時又是另外一回事。金說:「有太多軟體和遊戲開發商投注了大量時間(在開發遊戲上),特別是遊戲產業現在有著像中國一樣的高度競爭者。」

法律保障不到的陰暗面

「我們並沒有得到該得的加班費......法律並不保障那些超時工作的員工,這樣的現象在其他遊戲公司也差不多,甚至更糟,」金說道:「電子競技在現在是如此受歡迎,讓專業玩家、YouTuber直播主可以透過它獲得無數獎項和名聲,但這是(你所看不到的)社會陰暗面。」

post title

在首爾中部的辦公大樓群,一名洗窗工人懸掛在大樓外側忙碌著。

路透社

每周工作超過50個小時

根據南韓勞動安全及衛生研究所在 2017年的調查,南韓遊戲業的勞工每個月平均工作 205小時(平均每周 51.25小時),比所有產業還要多出近 20小時。這自然也替勞工身心帶來負面影響。

一人動脈硬化、兩人自殺

2016年7月和12月,南韓知名遊戲公司網石遊戲(Netmarble Games)分別傳出 3名勞工過勞死的消息,其中有一人死於冠狀動脈硬化、另外兩人則是死於自殺。

生前12周都超時工作

當時南韓勞工賠償及社會福利服務機構(Korea Workers'Compensation and Welfare Service)的調查報告指出,死於冠狀動脈硬化的勞工在生前 12周都處在不規律夜間工作和過度勞動的情況,像他在發病前 4周每周工作 78小時,在那之前的連續 7周則是每周工作 89小時。

post title

一名女子坐在椅子上把玩自己的智慧型手機。隨著智慧型手機發展,人們的喜好也連帶受到影響,進而改變南韓遊戲產業的特性。

路透社

玩家喜好變太快  遊戲也要出得快

「遊戲產業越來越著重在手機平台、縮短遊戲開發周期,」專門研究工時的學者金泳善(音譯,Kim Young Seon)說:「過去(遊戲開發商)大概要花上 3-5年,才有辦法推出一款以網路平台為主的遊戲,但是他們現在被迫要用兩年以下、甚至數個月的時間推出新產品,這樣才有辦法跟上手遊玩家快速變動的喜好。」

人稱「趕死線模式」

遊戲業普遍稱超時工作的情況為「趕死線模式」(crunch mode/time),意指在遊戲發布前夕,所有員工會投入大量時間在工作上,有時甚至整整一周都不回家。

大家以不回家為榮

一名匿名受訪的遊戲業員工指出,在「趕死線模式」下的他們幾乎是沒日沒夜的工作,而且也沒有加班費,他說:「我有一些同事還會對他們睡在辦公室,而不是睡在家裡感到驕傲。」

他則提到自己其實前一天工作到凌晨兩點才下班,並補充道:「我的同事在去年冬天自殺了......他的工作壓力真的很大。」

post title

圖為想要進入三星集團工作的年輕學子,在補習班中練習筆試和面試。

路透社

為什麼大家願意這麼做?

對於為什麼大家願意延續這種職場生態,南韓中央大學教授鐘炫威(Jong Hyun Wi)說:「我相信遊戲產業在韓國有非常不一樣的工作文化,在這個地方,超時工作不僅普遍,甚至被視為一種美德。」

從小就培養起的價值觀

威廉帕特森大學的特殊教育教授兼顧問、在南韓已經住上 8年的范德加斯特(Timothy Vandergast)則認為,這種風氣可能是南韓社會從小就培養起的價值觀。一如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指出,南韓學生平均每天只睡 5小時27分鐘,范德加斯特認為南韓人從小就活在考試排名的壓力中,深信學業上的表現將會影響他們後半輩子的職涯或婚姻,他說:「倍感壓力對南韓人來說,是一種公認的生活方式。」

post title

一名工頭雙手交叉在後,監督著眼前的工地工程進度。

路透社

說好一周52小時,其實不盡然

根據南韓的《勞工標準法》,勞工一周工時上限為 52小時(40小時工時加上 12小時的加班工時),然而,《韓國先驅報》指出,南韓勞工部認為「一周」的定義並沒有包含周六和周日——因此在周末可以再增加 16小時工時的情況下,南韓每周實際的工時上限是 68小時。

朝提升生活品質、就業機會邁進

在南韓總統文在寅上任後,已經提出在包含周末的情況下,一周工時上限 52小時的法案,也強調要把勞工每年總工時從 2016年的 2,069小時(平均每周工作 43小時)降至 1,800小時(平均每周工作 37.5小時)。希望能藉此提升人們的生活品質,並創造另外 80萬個工作機會。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1月,網石遊戲公司公布了他們的新遊戲。該公司在 2016年分別傳出 3起勞工因為過勞死亡的消息,而這樣的情況恐怕只是整個南韓遊戲業的冰山一角。

路透社

自己的班表自己喬

面對過大的工作量所招來的注目與批評,部分南韓遊戲公司也開始著手進行改變,南韓網路遊戲公司NCsoft在前陣子便推出「彈性工時」,讓勞工可以選擇在 7點-10點到班,只要他們一整周工作有滿 40小時即可。

保障勞工真的下班了

網石遊戲在公司內傳出三起死亡事件後,宣布禁止員工在休假日工作、或是收發任何和工作有關的訊息。

提升工作效率的好方法

南韓工會聯合會的資深顧問金秀金(音譯,Kim Soo Jin)便相信,透過降低工作量,不僅會提升工作滿意度,也能解決工作效率低落的問題,他說:「雖然南韓在辦公室的時間非常長,但是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資料,南韓的工作效率卻是敬陪末座。」

「為了增加休閒時間和工作效率,較短的工時是必要的,因為它可以幫助勞工更長時間的保持專注。」


延伸閱讀:《地獄朝鮮 南韓年輕人的就業悲歌
「死亡是幸福的」 日本過勞文化太超過(12/29更新)
「我們最幸福!」全球最幸福國家出爐 台灣東亞第一

參考資料:
01 South Korea’s play culture is a dark symptom of overwork
02 Will Korea’s culture of overwork in game industry change?
03 South Korea gaming: Death by overwork sparks calls for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