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騙的也要強制絕育 日本《優生保健法》問題浮上檯面

by:時時
19210

在日本,一位 60多歲的婦女為了人權站了出來,她因為《優生保健法》而被迫接受絕育手術。現在,在日本各地有越來越多的受害者一同響應,希望日本政府能把尊嚴還給他們。

post title

這一陣子,日本各地有越來越多人走出來,要求日本政府就當年的「優生政策」道歉、賠償。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沒有保障個人尊嚴

去年12月,日本宮城縣一名 60多歲的婦女站了出來,控訴日本政府違反憲法保障的個人尊嚴,要求日本政府要提供 1,100萬日圓(折台幣約 300萬元)的國賠。

她表示,因為自己無法生育的關係,原本有機會有一段好姻緣的,對方也都因此拒絕往來。

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結紮  還動了兩次

回想被絕育的過往,該名婦人說自己在 1歲時接受唇顎裂手術,卻因為麻醉的影響而判診為重度智能障礙,1972年12月,當年才 15歲的她,便在不知情、沒有被告知的情況下,被醫生以「遺傳性精神薄弱(智能障礙)」為由,依據《優生保健法》將她的輸卵管用細線綁了起來。

手術後的她更一度感覺身體不適,曾在 1987年入院檢查發現卵巢組織惡化成卵巢囊腫,因此不得不在手術的過程中把右邊的卵巢摘除。

政府怠惰  侵害到人權

現在,她向地方法院提出訴訟,主張政府在《優生保健法》廢除之後,並沒有積極的提供救濟或補償措施,嚴重地侵害人權。

過半數的受害者都不知情

事實上,根據日本厚生省(現為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資料,日本全國共有 2萬4,991人因《優生保健法》完成絕育手術,當中的 1萬6,475人都和這位女性一樣,是在不知情、被迫的狀態下完成了手術。而在這名女性挺身而出後,日本各地的受害者也陸續站了出來,在各地地方法院提出訴訟。

本日午後4時まで、「障がい者への『強制不妊手術』被害者電話相談」を実施しています。 旧優生保護法のもと、望まない不妊手術や人工妊娠中絶手術を受けた方・ご家族、ご友人の方等、今まで被害を訴えることのできなかった方々の声を聞くため、臨時電話相談を実施します。どなたでもご相談ください。 電話番号 06-6363-5840(通話料がかかります。)

大阪弁護士会發佈於 2018年3月29日 星期四

現在,大阪律師協會也為《優生保健法》受害者及其親友提供的熱線服務,在 30號這一天的上午 10點到下午 4點,有需要的人都可以撥打專線求助。

希望能撤銷訴訟

上個月 28號,仙台地方法院為此展開這起訴訟的第一次口頭答辯。

雖然目前法官還沒有做出判決,日本政府(被告)只希望法官能撤銷訴訟,卻沒有說明解釋希望法院撤回的理由。

已經過了法律追溯期

然而,這些因《優生保健法》而起的訴訟存在著一個很大的爭議點:它們都已經過了法律追溯期——根據日本《民法》,損害賠償的請求權為 20年。

post title

1997年12月,當時 70歲的平沢保治正在接受採訪。身為漢生病患的他提到自己在 47歲、準備結婚前一周時,被政府要求進行絕育手術,否則婚禮就無法照常進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關於日本《優生保健法》

時間回到 1948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歐洲興起了優生學的概念,日本也在這樣的背景下制定了《優生保健法》(註)。

《優生保健法》第一條表示,該部法律的目的是要防止患有精神分裂症(現在台灣已經正名為「思覺失調症」)、智能障礙、躁鬱症、癲癇、血友病等,或罹患遺傳性疾病、身心障礙人士「生下不良的子孫」。

由醫生向地方政府申請

依據法律規定,強制絕育手術必須要事先申請。在流程上,先由醫生向上級地方政府的優生保護審查會提出申請,審查通過之後,優生保護審查會指定負責的執刀醫生,由該名醫師來執行手術。

優生保護審查會的委員由各地方政府首長任命,通常是由各地方醫師協會會長、次席檢察官、家事法庭的裁判官擔任。

當事人不同意  也可以進行手術

根據《優生保健法》的內容,即便當事人本人不同意進行絕育手術,也可以在不被告知的情況下,經各地方政府設置的優生保護審查會決定後,直接交由醫生執行手術。舉例來說,在 1949年10月24日,厚生省(厚生勞動省前身)的公眾衛生局就曾發函表示,如果當事人不願意接受手術,還是可以透過限制身體行動、使用麻醉或以欺瞞的方式,讓當事人進行絕育手術。

註:《優生保健法》已經在 1996年廢除,現已更名為《母體保護法》。

post title

從上表中可以發現,強制絕育手術在 1950年代最盛行,最高峰為 1955年共有 1,362件案例。值得注意的是,1990-1996年間,只有 1992年有過唯一的一場手術,當事人是一名 10歲左右的福岡女生。

地球圖輯隊

1950年代受害人數最多

依據厚生省(現為厚生勞動省)製作的《優生保護統計報告》,1948-1996年近 50年之間,日本全國共有 1萬6,518起強制絕育手術的案例,特別是 1950-1960年代之間的案例就佔了整體的九成。

1952年,《優生保健法》的適用範圍擴大到精神疾病以外的患者,在 1955年達到強制絕育手術最高峰 1,362人次。

女性受害人數是男性的兩倍以上

根據厚生省現存的資料顯示,男、女受害者分別為 4,449人和 1萬139人次,接受過強制絕育手術的女性人數上是男性的兩倍之多。

強制絕育的手術型態會因男、女而異,男生的話會直接切斷輸精管,而女生的情況則是以細線綁住輸卵管,讓卵子無法進到子宮。

案例多介在20-39歲

根據《Waseda Chronicle》的整理,按照年齡分別來看,在 20多歲實行強制絕育手術的人數最多,共有 4,673人,接著是 30多歲共 4,667人。如果是在 20歲前完成絕育手術的話,到今年頂多只到 82歲而已。

1992年最後一例強制絕育手術是一名在福岡的 10幾歲女生,如果今天她還活著的話,年紀大約是在 40多歲左右。

早稲田クロニクルの厚労省への取材による強制不妊手術件数(埼玉県はワースト9)

Hoiroshi Yamashita 發佈於 2018年2月15日 星期四

上表為《Waseda Chronicle》按照日本各個地方行政單位統計、整理出來的結果。北海道以 2,593件居冠,《Waseda Chronicle》認為,北海道以地方政府為核心,積極推行《優生保健法》的緣故。

北海道最多例

雖然日本各地都有強制不妊手術的案例,但地方縣市在病例總數上有很大的差異。

北海道實行過最多起強制絕育手術,共 2,593件,緊接著是宮城縣 1,406件和岡山縣的 845件。

《Waseda Chronicle》特別指出,北海道、京都府、廣島縣和三重縣,是由地方行政體系為核心,來尋找適用於《優生保健法》強制絕育手術的案例,也因此在手術件數上,相較於其他地方多了不少。

post title

當時日本受到西方「優生學」觀念所影響,厚生省公眾衛生局一直督促各地方政府積極尋找合適的案例。

Photo: wiki commons

「值得紀念」的一千起

以強制不妊手術案例最多的北海道來說,1956年3月8日,北海道的衛生部長曾書信聯繫京都府的衛生部長,表示為了要要紀念北海道的優生手術突破一千起、佔了日本全國總件數的五分之一,是全國第一名,因此打算特別印製刊物來紀念

當時,這本紀念刊物也隨著信一起寄到京都府衛生部長手中。這本刊物由北海道衛生部和北海道優生保護審查會共同發行,內容長達 16頁。

北海道有14萬名精神異常的病患

根據這本刊物內容,北海道衛生部寫到有 85%的案例都是精神分裂症患者,並稱北海道有 14萬以上的人患有智能障礙或精神狀況異常,所以北海道沒有人是因為畸形或遺傳性疾病的原因而實施強制絕育手術的。

不是沒有案例  是相關單位沒有積極去找

隔年(1957)4月27日,厚生省公眾衛生局精神衛生課長大橋六郎也曾發函給各地方政府衛生局,指出各地方政府的強制不妊手術的案例數量上極為不均,而且他認為造成這個狀況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地方政府缺少符合手術資格的案例,而是有關單位沒有積極地尋找人來實施絕育手術。

信中還附上了各地方政府的絕育手術實施件數,供各地衛生局參考。

《Waseda Chronicle》向行政單位取得的相關文書影本,幾乎每一份公文影本都有不少為了保護當事人而遮起的資訊。

發函給各級醫院  請院長們參考

除了北海道,京都府也是由地方政府為核心,積極尋找合適案例的一個例子。

1955年1月25日,京都府衛生部長就曾發函給府內各家醫院的院長,他在信中提到自己覺得京都府申請強制絕育手術的案例有點少,並提供了一些鄰近縣市的狀況供院長們「參考」。他指出,大阪府每年有 200件以上的優生手術,兵庫縣則有一成左右入住精神病院的患者,都已經預定要實施優生手術。

就連兒童也不放過  手術費用政府出

不僅如此,京都府衛生部下一步還發函給收容身心障礙兒的育幼院園長們。

同年 3月7日,他在信中表示,育幼院裡面應該也有不少智能發展遲緩的兒童適用於《優生保健法》的「遺傳性智能障礙」,京都府願意支付手術的費用,希望園長們可以協助幫忙。

post title

一名聲稱被絕育的男子在向東京地方法院提出訴訟後,在律師的陪伴下向媒體發表談話。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這在當時是合法的

事實上,早在 1998年,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就曾經勸告日本政府,日本政府應該要盡快制定《優生保健法》相關的補償措施;然而,日本厚生勞動省僅表示「強制絕育手術在當時是合法的」,也認為絕育手術是在嚴謹的程序下進行,如果要為了補償受害者或為此在法律上設立新的措施的話,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希望能在明年立法

話說回來,雖然日本政府在法庭上說他們希望法官能撤銷這些因《優生保健法》而起的訴訟;但在另一方面,日本國會的執政聯盟(自民黨和公明黨)表示,他們已經組成了一個專門小組,希望能在明年的議會上正式提出補償辦法。


延伸閱讀:《要大家聽見他們 仍在奮鬥的日本水俁病受害者
時代的悲劇 把日裔美國人送進集中營的行政命令
主動告知要不要產前篩檢 冰島大幅降低唐氏症人數

參考資料:
01 国が棄却求める 原告側「救済を」 初弁論
02 「優生手術」除斥期間焦点 初の国賠訴訟
03 不妊手術強制は「憲法違反」 旧優生保護法で初提訴へ
04 <強制不妊手術>宮城県の60代女性あす提訴 全国初、国の責任問う
05 強制不妊手術問題、来年の救済法案提出を視野 与党WT
06 【強制不妊】厚生省の要請で自治体が件数競い合い、最多の北海道は『千人突破記念誌』発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