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北韓:來自脫北者的自述

by:泥仔
12185

有些北韓人會橫跨鴨綠江,從中國前往南韓展開新的生活,這些人也就是我們俗稱的「脫北者」——他們在脫北時曾經遭遇什麼、現在又生活的如何呢?透過鏡頭,《路透社》攝影師將帶我們來瞭解這一切。

post title
路透社

鄭敏佑,29歲:我告訴守衛我要走了

鄭敏佑(音譯,Jeong Min-woo)本來是朝鮮人民軍的軍官,他在 2013年11月22日抵達南韓。

「我沒有拋棄我的單位...我離開只是為了賺錢,」鄭敏佑說:「當時我告訴邊境守衛我要走了,一切就成了,畢竟我們都是軍人。」

雖然在鄭敏佑來到南韓後,南韓情報單位的人就把他的軍服收走,但是鄭敏佑還是在 2014年,透過仍有在聯繫的北韓軍官,拿到了一套夏季制服,現在他也會在分享北韓經驗的電視節目「現在在與你相遇的路上」中穿上這套衣服,鄭敏佑說:「我必須付錢打點一切。要把東西從鴨綠江帶過來必須先支付一定的費用,然後我必須再支付從中國送到南韓的運費。這件事大概花了我好幾百塊。」

「嚴格說起來,人們並不被允許販售這些制服,但是軍需品一直有在檯面下販售,」鄭敏佑補充道,也有些裁縫師會以一套 4萬北韓圜(折台幣約 1,300元)的價格幫人製作軍服,他強調在北韓,軍人制服可說是極具價值的資產,並說:「在北韓,不論我有沒有值勤,我都會穿上軍服,因為如果我不這麼做,就沒辦法開車,別人還會想找我打架、偷我的香菸。」

「如果我回到北韓,我就需要一套制服讓我可以開車、從別人身上偷東西。」

post title
路透社

康,28歲:這件背心要價不斐

只願意給出姓氏的康(音譯,Kang)在 2010年抵達首爾,她向《路透社》展示了一件狗毛背心,說這是她的母親託朋友從中國邊境帶來的。

「我沒有請她這麼做,但是她知道我很怕冷,」康說,她提到自己的父親是黨內官員,因此她們家不僅住在特別的公寓裡,還擁有一輛車:「這一定花了我媽很多錢,畢竟在 2010年的時候,這一件要價 70萬北韓圜(折台幣約 2萬3,000元)。」

康指出,這種毛背心是來自北韓的軍需品,由於它不容易取得,也因此讓仿冒品有了發展空間,她說:「當局會控管那些試圖改變背心設計的人...不過許多軍官反而喜歡仿冒款,因為它的設計好看多了。也有很多有錢人家的孩子會穿它們。」

就連康現在手上的也是仿冒品,不過康強調自己「一拿到就非常喜歡它」。

話雖然這麼說,不過康目前沒有把背心穿出門的打算,她說:「我穿它的時候看起來太胖了,如果我真的要穿出去,應該會再改一下它的設計。」

post title
路透社

Song Byeok:現在想到還是令我心痛

「為了尋找食物,我和父親在 2010年8月離開北韓,」Song Byeok回憶道,他本來是一名官方意識形態的宣傳藝術家,他說:「當我們到河邊的時候,河川因為雨季而暴漲,但是我們沒辦法辨別河川流量,當下我們只是想著一定要跨過去、到中國買食物。」

Song Byeok提到他用繩子把自己和父親繫在一起,然而,當他們走到河中央的時候,Song Byeok感覺繫繩的重量變輕了,等他回頭時,他只看到自己的父親漂到河的另一端並沒入水中。

「我感到很絕望...我衝向北韓邊境請守衛救我爸爸,但是他們只問我為什麼要離開北韓,為什麼我不乾脆跟著喪命。緊接著他們把我上銬帶走了。那天是 8月28日。」

「我在會寧市被『保衛部』的人刑求,並被送到清津市的囚犯營 4個月。在那之後,我告訴自己必須繼續生活,所以帶上了這張家庭照片並再次脫北,當時我想,如果我因此而死,起碼我還擁有這張照片。」

「我再也沒有找到爸爸,在抵達南韓後,我曾在 2004年回到中國河邊舉行追悼會。我到現在還是會心痛。」

post title
路透社

李敏福,60歲:它們是我在北韓生活的歷史

李敏福(音譯,Lee Min-bok)過去在北韓的學術單位擔任農業科學研究員,他曾在 1990年嘗試脫北失敗,並在 1991年6月成功離開北韓、在 1995年抵達南韓。當李敏福寄了些錢給自己的北韓家人時,他的家人把這本日記寄了過來。

「根據金日成的指導,人們應該要保持寫日記的習慣,所以我就這麼做了...雖然在南韓,金日成是一個反派,但在北韓,他是一個凌駕於所有事物的存在,」李敏福說:「我們被教導他是一個認真勤奮、給了我們生活目標的人...這就是我們的意識形態,而且在過去的人生中,我都嚴格遵從著它。」

談起這些日記的內容,李敏福表示內容大多傳達對北韓領導人的忠誠,不過他並不會在日記裡抱怨任何東西,不然「我的麻煩就大了」。

「這些日記是我在北韓生活的歷史,我現在正在考慮要將它們集結成冊,讓更多人知道一旦南北韓統一,(大眾)要怎麼改變北韓人的想法,」李敏福解釋道:「因為它紀錄下了北韓人是如何思考、他們的心靈如何受到(國家機器)箝制。而人們必須知道......光靠溝通(來改變北韓人的想法)是不夠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季成浩,36歲:這不僅是一副柺杖

季成浩(音譯,Ji Sung-ho)在 2006年拄著木製柺杖逃離北韓,他說:「我小時候就會從火車偷煤礦,結果有一天我從火車上摔下來,並失去了手腳。」

「在北韓,政府並不會幫助你,你必須設法幫自己做出一副柺杖。像我的(柺杖)就不是工廠做的,它們很容易斷掉。」

另一方面,季成浩靠偷煤礦討生活的方式並沒有改變,所以他的柺杖很容易在他跌落火車時摔壞,或是在被警察逮到後被折斷。

季成浩表示,他手上的柺杖已經跟著他 10年了,直到他抵達南韓後才不再使用它,季成浩說:「南韓情報局給了我義肢,當時我的朋友要我把這柺杖扔掉,好拋下在北韓的一切、展開新的生活。」

「但是我不想就這樣把它們扔掉。(在北韓的時候,)為了這副柺杖,我的朋友給了我一些他們買的木材,另一個我認識的木匠幫我打造了這副柺杖,我的父親則進行最後的妝點。這副柺杖富含來自我的北韓朋友、我的家人的關愛......雖然跟南韓政府給我的柺杖相比,這副柺杖又痛又難使用,但我還是會把它們保存下來,好讓我不會忘記那些點滴。」

post title
路透社

金榮徽,49歲:我在想辦法回去北韓

金榮徽(音譯,Kim Ryon Hui)則是不太一樣的例子。她表示自己從來就不想要脫北,在 2011年,她本應在仲介的幫助下前往中國接受肝臟治療,結果那名仲介騙了她,讓她在最後來到南韓。

從那之後,金榮徽一直設法想要回到北韓,但是南韓政府告訴她這麼做是違法的。

「我想念我的父母、也想念我的女兒,他們是我的一切,」金榮徽說:「我最大的恐懼,就是他們在我想辦法回到北韓前離開人世。」

「我一直有持續和女兒保持聯絡......她非常的勇敢,也一直希望可以加入反南韓的諜報單位,所以我在聽到她成為一名廚師時真的很驚訝。」

「她後來向我解釋道,在我離開後,她就搬去和父親一起生活、幫他煮飯。她說自己為了擔任我在家中的角色,而決定成為一名廚師。」

「我在聽到的當下真的很難過。」


延伸閱讀:《脫北者之路 從逃往南韓的駐英大使說起
在北韓,作為一名女兵
你的「中國製造」衣服 有可能來自北韓

參考資料:Escape from North K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