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怪病檢測還要去國外 肯亞村莊集體鉛中毒

by:時穿
3170

肯亞一座鉛蓄電池回收廠的出現,帶來了工作機會也讓村民集體鉛中毒。然而,村民想要檢測體內鉛含量,還沒有辦法在國內檢測。

post title

圖為Owino Uhuru村莊的孩子們。Owino Uhuru村因為一座鉛蓄電池回收精煉廠,爆發集體鉛中毒。

Photo: Center for Justice Governance

工廠一來  村莊裡的孩子開始生怪病

2007年,EPZ金屬精煉股份有限公司(Metal Refinery EPZ limited)在肯亞蒙巴薩(Mombasa)的Owino Uhuru村莊旁邊,建了一座鉛蓄電池回收精煉廠──工人將回收到的鉛蓄電池用槌子砸碎塑膠外殼後,再將內部的鉛粉熔融提煉成鉛。

這座鉛電池回收精煉廠的出現,帶給當地居民不少的就業機會。同一時間這個村莊卻也開始傳出,有不少孩童因為不明原因昏厥,或像癲癇病患抽搐。起初,當地的醫生一直找不到病因,任何藥物都沒有辦法改善孩子們的病情。

工廠冒黑煙  聞起來像臭雞蛋

2009年,EPZ公司的奧米多(Phyllis Omido),被公司分派到Owino Uhuru村莊擔任鉛電池回收精煉廠的社區經理。

當時的她注意到,這座鉛電池回收精煉廠距離村莊太近,附近的居民很有可能因此受到汙染,她要求公司遷廠,最後被EPZ解雇。

附近的居民指出,這間精煉廠會冒出大量、有毒的黑煙,而且聞起來很刺鼻,奧米多形容味道聞起來就像臭雞蛋一樣。

post title

奧米多是第一個將小孩檢體送驗,發現Owino Uhuru村是鉛中毒的人。她在 2015年榮獲高曼環境獎(Goldman Environmental Prize)。

Photo: Phyllis Omido

眼睛痛到流淚  鐵皮屋頂已腐蝕

奧米多說:「多數人都會在臉上用一塊布遮著,這樣就不會吸到這些煙霧。而且你的眼睛還會很刺痛,刺痛到流淚。」

而在當地,房屋都是鐵皮屋頂的泥房,居民們指出,他們的鐵皮屋頂因為長時間接觸到酸性空氣,已經腐蝕、黑化。

公司職員的孩子也中獎

三個月後,奧米多剛開始學步的兒子大衛(King David)開始發燒、嘔吐,但不管在醫院做了多少檢測,都找不出原因來。奧米多的同事建議她幫兒子驗一下血液中的鉛濃度,但肯亞境內沒有任何一間實驗室在做這項檢測。

奧米多將兒子的檢體送到南非進行檢測,檢測出來的結果為鉛濃度每分升 45微克,這個數值已經高於世界衛生組織(WHO)標準的 35倍。

將孩子的檢體送到國外檢驗

奧米多的醫生告訴她,大衛很有可能是從母奶攝入了鉛。接著,奧米多也將另外三個孩子的檢體送驗,驗出來的結果分別是每分升 12微克、17微克和 23微克,所有人血液中的鉛濃度含量都超標。

post title

Owino Uhuru村的房子多半是泥房搭建鐵皮屋頂,不少房子外的鐵皮因環境汙染問題,而出現酸化、腐蝕。

Photo: Center for Justice Governance

村子裡的水出了問題

一直到這時候,大家才發現原來Owino Uhuru村莊裡的孩子們的怪病,起因都是村子裡的水受到汙染,而引發的集體鉛中毒。

當民眾接觸到這些鉛汙染的水,就會累積在血液當中,進而影響到體內的器官或腦部。對於小朋友來說,鉛中毒的反應相對於大人明顯,但也有少部分的成人案例會死亡。

鉛中毒導致器官衰竭

密西根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的研究員瑞亞古(Jerome Nriagu)表示,鉛中毒會讓身體各個系統接連出問題,直到病患死亡為止。

他進一步解釋道,鉛攻擊體內的器官,特別是心臟和腎臟,讓病患的心血管系統出現問題,有些病患會因心臟病發而死。他也說,有些病患也會出現高血壓、中風、癱瘓、腎衰竭、記憶力衰退等症狀。

post title

圖為柬埔寨一間民房外,鉛蓄電池一個接著一個在屋外排排站。

Photo: Roger Price

小補充:為什麼肯亞會有鉛電池回收廠

在肯亞,由於電力供應不穩定,多數的小家庭或是公司企業都會備有鉛蓄電池維持電力。雖然有越來越多的地方開始改用太陽能電池,但仍需要鉛蓄電池來儲電。

雖然在台灣,汽車內部的鉛蓄電池的使用年限可達 6年,但在肯亞,熱帶環境加上鉛蓄電池品質較差,最多只能重複使用 1-2年而已。

post title

圖為Owino Uhuru村的村民集會。發現Owino Uhuru村是集體鉛中毒之後,奧米多和村民們聯合起來向EPZ公司提告。

Photo: Center for Justice Governance

2009年政府報告書就發現有問題

2009年3月,一份肯亞政府調查報告指出,這家精煉廠存放廢電池達兩年之久,很有可能會帶來嚴重健康問題。

肯亞政府的報告書指出,精煉內的含鉛的酸性廢水從精煉廠牆上的縫漏了出來。外漏的含鉛廢水流經村莊,甚至能抵達供水系統,這些廢水也已經汙染到村民的生活用水,從洗澡水到飲用水都已經被汙染了。

這份報告更點名肯亞的環境評估系統需要進行改造,像是這家工廠完全沒有經過任何的環境評估。

當地人根本不知道

當地牧師娜波(Anastasia Nambo)說:「大家用這些水煮飯、洗衣服」、「即便這些水聞起來有一股腐敗味,我們有時候也會喝這些水,因為我們沒有其他選擇,我們甚至不知道這些水有危險。」

她也說:「這些年來都沒有人和我們說,我們希望這些已經出現症狀或檢驗出有問題的人,可以獲得賠償,我們也希望那些還沒有去檢驗的人可以接受檢驗。」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8月,喬霍當選蒙巴薩省省長,他在首都奈洛比向選民致意。他向Owino Uhuru村民們承諾,蒙巴薩省政府會提供更多協助。

路透社

工廠關了  但訴訟還沒結束

現在,奧米多創的非政府組織司法治理與環境行動中心(Center for Justice Governance & Environmental Action)已經成功使EPZ金屬精煉股份有限公司關閉Owino Uhuru村的鉛電池回收精煉廠。

但他們的行動還沒結束,他們向EPZ公司和企鵝紙業和圖書公司(Penguin Paper and Book Company)求償 16億肯亞先令(折台幣約 4億7,500萬元),這筆錢用來賠償受害者與清理整個村莊。

地方政府也願意站出來幫忙

蒙巴薩省省長喬霍(Hassan Joho)承諾,政府願意為Owino Uhuru村民做更多事,來解決村民們的痛苦。

目前蒙巴薩省為這些鉛中毒所苦的病患負擔部分醫療費用,這半年來蒙巴薩省政府也提供鋅片和鈣片給這些村民們,鋅片和鈣片有助於降低血液中的鉛濃度。


延伸閱讀:《要大家聽見他們 仍在奮鬥的日本水俁病受害者
非洲「大肚病」怎麼辦? 以蝦救河是一招
印度致命怪病 兇手是荔枝

參考資料:
01 The woman risking her life to save a village from lead poisoning
02 Kenya's 'Erin Brockovich' defies harassment to bring anti-pollution case to courts
03 A Kenyan mother, two disappearing Indian businessmen, and the battery factory that poisoned a vill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