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沒有醫生執照就不能幫人刺青?(11/15更新)

by:時穿
14174

11/15更新:刺青是一門藝術,還是一種醫療行為?最近,日本高等法院給出了答案。

post title

圖為一名刺青師傅,他正準備要幫只捲了左邊褲管的客戶刺青。

Photo: Jaime Andres Rodriguez

刺青  要有醫生執照?

2015年9月,在日本大阪府吹田市,警方帶著法院命令突擊檢查刺青師增田太輝的店,因為他曾在藥局買了醫療用的消毒劑。

而後,警方問他有沒有醫師執照,身為刺青師的增田當然沒有。接著,警方和他說《醫師法》規定,刺青是醫療行為,增田如果沒有醫師執照的話就不能幫客人刺青。

增田因此遭判 30萬日圓(折台幣約 8萬元)的罰金。但增田認為刺青不是醫療行為,刺青師的專業並不違法,而到地方法院起訴政府。

小補充:日本《醫師法》

1948年,日本頒布了《醫師法》,內文明訂除了醫師以外,任何人都不得從事醫療行為,違者可罰 3年監禁或最高 100萬日圓(折台幣約 27萬元)的罰款。然而,當時這條法律並沒有明確指出何謂「醫療行為」。

隨著近年來整形、醫療美容業越來越發達,日本厚生勞動省在 2001年將「利用針頭將色素置入皮膚底下」訂為「醫療行為」,使得「刺青」成了只有醫生才能做的事情。

post title

圖為增田手持著麥克風在說話。最近,他在集資平台募到足夠資金,正準備上訴高等法院。

Photo: Save Tattooing in Japan

去年一審判決敗訴

去年 9月,大阪地方法院認為,沒有醫生執照的人幫客戶刺青可能會有衛生保健上的危險,而判增田仍須付罰金,但罰金只需 15萬日圓(折台幣約 4萬元)。

線上集資準備上訴

今年 3月,增田和他的辯護律師團希望能結合國內外醫師、法律專家和相關刺青文化研究者等,將這起案件上訴高等法院,並在線上集資平台籌措資金,希望能募到 300萬日圓(折台幣約 81萬元)。

他們花了不到 2個月的時間就募到 338萬5,500日圓(折台幣約 91萬8,000元),共有 222人參與,這也是日本首件透過募資平台募集訴訟費的例子。

上周末,《半島電視台》為增田製作了一段長 25分鐘的紀錄片,講述這起裁判到目前為止的經過。

刺青同業站出來

在這件事情之後,增田和其他刺青同業成立了非政府組織「在日本拯救刺青」(Save Tattooing in Japan)。目前該組織共有 200位刺青師傅加入,約有 20名刺青師和增田一樣背負《醫師法》的罪名,當中的 10人付完罰款。

增田表示,刺青師傅想考到醫生執照幾乎是難上加難。他認為,簡單一點的作法應該是設置單獨的刺青師認證制度,這種作法也等於認可刺青是一門專業。

刺青不是醫療行為 

今年 10月14日,大阪高等法院作出了判決。法官認為,刺青文化從歷史、風俗習慣或現代社會美術意義上來看,和醫生業務並不相同,所以刺青並不是醫療行為。

法官也提到,如果要求刺青師傅需要醫生執照的話,有可能違反憲法所保障的職業選擇自由。因此判定增田無罪,不須支付一審宣判的 15萬日圓(折台幣約 4萬元)。

post title

圖為日本黑道之女天藤湘子,她在 2007年出版的《極道之月》一書獲得東西方各國許多迴響,書中描述她自小在黑道組織中成長,之後脫離組織等歷程。

路透社

刺青合法  但觀感不佳

增田說道,日本雖然在 1948年取消了刺青禁令,法律上刺青已經合法了,但是多數日本人對於「刺青」依舊留有負面印象,覺得身上留有刺青的人就一定是黑道

像是大眾浴場、健身房等地方,也不少業者會規定有刺青的人不得入內──不論你是不是真的黑道,身上有刺青就是不行。

業者擔心  刺青可以用來威脅他人

在東京板橋的前野原溫泉的業者谷口便說道,他們不歡迎身上有刺青的顧客。他當初會有這項規定,是擔心黑道們在浴池內會仗恃著自己身上的刺青,來威脅其他顧客。

貼起來  就不會影響到別人

谷口提到,雖然日本社會一般來說不接受有刺青的顧客,但隨著年輕一代對於刺青的印象有所改變,近年來也有越來越多身上有刺青的外國觀光客,溫泉業者也在反省這項做法是否合宜。

谷口表示,有些業者會提供刺青貼布,讓顧客可以暫時貼掉刺青,就不會擔心其他顧客異樣的眼光。

post title

一名全身刺滿佛教大藏經的信徒來到泰國中部的挽拍佛寺(Wat Bang Phra)祈禱,這裡正在舉辦宗教刺青節。挽拍佛寺以僧侶幫人刺青聞名,信眾相信在身上刺青能夠幫助他們消災解厄。

路透社

外國人不知道的潛規則

CNN質疑,日本預估在 2020東京奧運會有超過 4,000萬名外國觀光客造訪,但這些外國遊客當中,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身上的刺青很有可能會讓他的旅程產生負面影響。

想要逆轉形象  就要從自身做起

資深刺青師岸正弘(音譯,Masahiro Kishi)認為,想要消除社會大眾對於刺青的歧視,就要從生活上做起。他說:「當我外出時,我一定會確保自己不會擋到別人的路(註),如果撞到人我總是會道歉。當我在居酒屋拿到一杯啤酒也不會忘記要道謝。」

只要社會大眾依舊看不慣身上有刺青的人,在某種程度上我們就像個廢人。我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有刺青的人)不在生活上比別人加倍留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我們的形象就永遠不會好轉。

資深刺青師 岸正弘

註:指一般人會怕自己不小心礙到黑道分子而招致麻煩。岸正弘在這裡的意思是一般人都會誤以為身上有刺青的他是黑道。

上線時間:2018/05/17
更新時間:2018/11/16  更新事件進度、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