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伊斯蘭國聖戰士變成罪證 加拿大記者官司惹上身

by:時時
5022

在伊斯蘭國宣布成立後一年,有一名加拿大記者聯繫到從加拿大投奔伊斯蘭國的聖戰士,並將對話內容寫成文章公諸於世。然而,這幾篇文章也讓他吃上官司。

post title

圖為加入伊拉克基督教組織Dwekh Nawsha對抗伊斯蘭國的不列特(Brett)。有不少西方人像他或馬庫奇一樣,起身到中東對抗伊斯蘭國。

路透社

來自西方的聖戰士

2014年3月,在加拿大亞伯達省卡爾加利市(Calgary)出生、長大的席爾頓(Farah Shirdon),毅然決然離開老家,當時有不少像他一樣的「西方人」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投奔伊斯蘭國(IS)成為一名聖戰士。

在席爾頓成為聖戰士的一員後,他曾經在YouTube上燒毀自己的護照,揚言要攻擊美國和加拿大。

很想知道投奔伊斯蘭國的原因

同一時間在加拿大,VICE新聞記者馬庫奇(Ben Makuch)發現,這些投奔伊斯蘭國的人非但和自己年紀相仿,用的也是自己常用的社群媒體,這讓他很好奇這些人想投奔伊斯蘭國的原因。

接著他開始在網路上追蹤這些跑去伊斯蘭國的年輕人,最後他因為那支燒毀護照的YouTube影片聯繫上席爾頓。

而且他還是同鄉人

馬庫奇表示,他一直很想和這些人對話,很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想投奔伊斯蘭國,所以他不能拒絕這樣的好機會。況且,席爾頓還和自己一樣,都是在加拿大長大的。

馬庫奇說:「所以我想知道為什麼(他選擇效忠伊斯蘭國),以及他是怎麼去的……某種程度上是想深入瞭解他的想法。」

圖為席爾頓站在印有伊斯蘭國標誌的車子旁邊。席爾頓在加拿大長大,2014年離開家鄉投奔伊斯蘭國。

為席爾頓寫了三篇文章

2014年6月到10月期間,馬庫奇透過即時通訊軟體Kik Messenger採訪了席爾頓,並將這些採訪內容寫成三篇文章。

馬庫奇在其中一篇報導中引用了席爾頓的話,當時 22歲、人在伊拉克的席爾頓說:「待在家裡的加拿大人都會面臨報復式的攻擊,如果你是反伊斯蘭、反穆斯林的十字軍聯盟,你將會看到街道充滿了血跡。」

訪談稿成為關鍵證據

馬庫奇的文章上線之後,加拿大皇家騎警(Royal Canadian Mounted Police, RCMP)要求馬庫奇交出和席爾頓文字通聯記錄的畫面截圖和所有的訪談筆記。而馬庫奇為席爾頓寫的文章,也間接成為加拿大皇家騎警認定席爾頓是恐怖分子的證據。

2015年2月,安大略省(Ontario)上訴法院(Court of Appeal)受理了加拿大皇家騎警的指控,席爾頓涉嫌 6項和恐怖主義有關的罪名,成為加拿大當局的嫌疑犯。

2015年11月,VICE新聞在官方Twitter上表示席爾頓有可能還活著。圖為席爾頓的照片。

不只文章  還有訪談影片

2015年9月,VICE曾播出和席爾頓進行Skype線上訪談的影片。正好在同一時間,有另一名自稱是伊斯蘭國聖戰士的人揚言要對美國發動恐怖攻擊,加拿大皇家騎警要求VICE提供席爾頓的聯繫方式,作為防堵恐怖攻擊的刑事調查手段。

VICE和馬庫奇不願配合騎警調查

但不論是加拿大皇家騎警要求VICE交出席爾頓的聯繫方式,或加拿大皇家騎警要求馬庫奇交出和席爾頓所有的通聯訊息,VICE和馬庫奇都不願配合加拿大皇家騎警的要求。

而這起訴訟案也引發了另一場論戰──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和受到恐怖主義威脅時,該如何在國家公共安全之間取得平衡?

post title

圖為馬庫奇本人的照片,他認為席爾頓之所以願意和他聯繫,就是因為他的記者身分。

Photo: Ben Makuch

馬庫奇:因為我是一名記者

馬庫奇認為,席爾頓會願意和他連繫,就是因為他是一名記者,如果今天席爾頓知道他是警察或情報機關的話,就不可能和他說話。

馬庫奇表示,不論是罪犯、恐怖分子或是想揭發政府作為的人都會來找記者,因為記者在社會的角色就是要提供訊息給社會大眾知道,進而影響政府的決策。馬庫奇強調,加拿大皇家騎警利用他的文章指控他人是恐怖分子,他認為這已經違背了記者在社會上所扮演的角色。

保密是新聞自由的基礎

目前也有不少媒體、新聞同業支持馬庫奇的立場,在一份聯合聲明當中,他們強調,新聞自由的基礎就是要保密新聞素材的資訊不外流。

馬庫奇沒有替席爾頓保密?

另一方面,加拿大政府的立場認為,馬庫奇從來沒有答應要替席爾頓保密,馬庫奇已經將不少席爾頓告訴他的訊息公諸於世。在這種情況下,社會大眾和檢警已經能夠確定恐怖主義嫌疑犯的真實身分。

post title

圖為只將頭、手伸出來的馬庫奇。加拿大政府認為,馬庫奇並沒有幫席爾頓保密,在大眾都知道席爾頓身分的情況下,加拿大皇家騎警要求馬庫奇交出和席爾頓的通聯記錄不違反《新聞來源保護法》。

Photo: Ben Makuch

新法未必適用於馬庫奇一案

去年 10月,加拿大議會通過了《新聞來源保護法》(Protection of Journalistic Sources Act),這部法律規範到除非是刑事調查進入最後階段時,檢警才能向記者詢問新聞來源。以馬庫奇一案來說,馬庫奇的新聞來源就是席爾頓。

保密與否  成判決關鍵

然而,這部法律似乎只適用於「完全保密」的新聞來源,但馬庫奇在報導中明確寫出席爾頓(新聞來源)的名字,這讓馬庫奇一案是否適用新法成了各方辯論的重點。

結果將決定加拿大新聞自由

律師沙伐葉尼(Justin Safayeni)便說,馬庫奇的案子正好介在灰色地帶──和新聞來源、素材有關,但新聞來源並沒有保密。由於目前最高法院還沒有審理過類似的案件,沙伐葉尼認為,馬庫奇的判決結果將會進一步界定憲法保障的新聞自由到什麼程度。

判決結果也會影響新法適用範圍

沙伐葉尼認為,最高法院的法官應該要考慮在馬庫奇一案裡,席爾頓被起訴的來源之一就是馬庫奇的文章。他也提到,判決結果認定加拿大皇家騎警要求的新聞素材是否用於預防犯罪或調查他人,這也會影響到新法的適用範圍。

沙伐葉尼強調,《新聞來源保護法》提到只有在刑事調查最後階段時,檢警才能向記者詢問新聞來源,但席爾頓的案子還不到刑事調查的最後階段。

post title

圖為 2012年加拿大皇家騎警在一年一度的日落儀式(Sunset Ceremony)上表演。

Photo: Jamie McCaffrey

完全公開  就不用逼成這樣

訴訟律師伯恩斯坦(Andrew Bernstein)則認為,如果VICE和馬庫奇已經完全公開所有的資訊,加拿大皇家騎警也不需要逼迫VICE和馬庫奇交出席爾頓的聯繫方式。

但伯恩斯坦也質疑,即便席爾頓就是恐怖分子的證據確鑿,席爾頓也未必能接受加拿大法院的審判──外傳席爾頓已死,但他的死訊不只出現一次。

生死未卜的席爾頓

去年 9月,一名負責中東地區的美國中央司令部(US Central Command)官員向加拿大媒體透露,席爾頓在 2015年7月的一場摩蘇爾城(Mosul)空襲中已死。

然而,美國國務院(The US State Department)卻表示他們在 2015年11月將席爾頓安置在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並在去年將席爾頓列入恐怖主義的黑名單。目前,席爾頓所有的社群媒體帳戶已經被停權或刪除了。


延伸閱讀:《比你更懂網路 伊斯蘭國砸重本吸納新成員
新聞自由要多寬 英國報業的方向將定案
報業協會:美洲新聞自由退步

參考資料:
01 Ben Makuch of Vice takes on police in Supreme Court
02 Supreme Court to weigh RCMP seizure of Vice News material
03 Vice Media reporter must turn over materials to RCMP: court
04 Vice reporter ordered to hand over correspondence says he'll 'take this as far as it needs to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