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事故現場自拍 義大利月台男子惹議

by:時時
7473

前陣子在義大利,有一名男子在事故現場自拍還比了「耶」。當時正好有記者拍下這一幕並投稿在報紙上,引起義大利人一陣討論。

post title

圖為法國巴黎(Paris)的蒙馬特(Montmartre),有兩名遊客開心地自拍。

Photo: Harald Felgner

火車車門開錯邊  外國遊客受傷

上個月 26號,一名 83歲加拿大婦女到義大利皮亞琴察(Piacenza)旅遊。根據報導指出,當時因為火車車門的控制系統異常,使得這名婦女因為車門開錯邊,從火車上摔了下來而受傷。

雖然救難人員在第一時間便前往現場協助,但這名婦女依舊得截肢。

案發現場有人在自拍

目前義大利警方還在調查整起事件經過,但這件事情已經在義大利引起廣泛的討論,原因在於當時月台上有一名男子朝著這名加拿大婦女的方向自拍。

這幅景象正好被記者蘭布里(Giorgio A. Lambri)拍下,並以標題〈你沒料到的野蠻:在悲劇前面自拍〉登上隔天報紙。

蘭布里在個人Facebook帳號上放上了〈你沒料到的野蠻:在悲劇前面自拍〉報紙畫面(左半部),可以看到畫面左上角有一名穿著白色衣服的男子正在自拍,鏡頭另一段則是急救現場。蘭布里也在這篇貼文上寫到:「我們完全喪失了道德感。」

自拍照已刪除

義大利《晚郵報》指出,這名自拍男子一手持著手機,另一手比著象徵勝利(victory)的手勢V。

蘭布里表示,當時警方發現他正在自拍便要求他立刻刪掉手機上這張自拍照。

記者:我還沒準備好

蘭布里說:「我看過很多犯罪和恐怖的畫面,但我還沒有準備好(看到)這件事(指有人在災難現場自拍)」、「最糟糕的是那傢伙完全不懂自己的行為有多糟。」

這是記者的工作

蘭布里說,他在寫這篇新聞的時候很謹慎小心地不要放上任何會導致恐慌的照片。但他也說到,自己因為拍下這張照片而收到一些批評。

他強調自己的工作就是要記錄下新聞,而且他也沒有因為這張照片獲得更多的報酬。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9月,在中國四川省長春鄉,當時有一名女性失足跌落深井裡,現場有一群民眾圍觀搜救人員的開挖進度。

路透社

這是「旁觀者效應」

卡迪夫大學(Cardiff University)的神經科學家柏奈特(Dean Burnett)便曾討論過為什麼「所謂正常、健康的人」會陶醉在目睹別人發生悲劇的情境裡。他指出,這種舉動就是一種「旁觀者效應」(The bystander effect)。

他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是道德問題,為什麼有人會認為這是一個自拍的機會,而不是立刻跳下去試著幫上一點忙?」

多數人遇到緊急狀況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柏奈特接著說:「事實上像是這樣的緊急情況,多數人並不清楚自己究竟該做些什麼」、「你可以說我們應該要『幫忙』,但我們該怎麼做?什麼才是最好的做法?怎麼做才最能幫上忙?」

「除非你是一名訓練有素的軍醫,或者知道該如何急救,否則任何你提供的協助都很有可能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post title

自拍在當今社會已經越來越普遍,相關問題也逐漸浮上檯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背後不單純只是因為媒體

柏奈特指出,當人們因為害怕讓事情變得更糟而退縮時,「這會讓人們回到『正常』的行為,而不是站在那裡用眼睛看」。

柏奈特認為,在現今自我迷戀離不開自拍的世代,自拍很有可能就是他們在面對這種情境下的舉動,而不單純只是因為受到媒體啟發。

人們在緊張狀況下的反應

柏奈特說:「考慮到有多少人在高速公路上看到車禍會放慢速度呆呆地看著車禍現場,或黛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發生車禍時還有多少狗仔還在拍照,這看起來冷酷又不道德,但是當人們面臨不快、艱困的情境時,人們更傾向於退縮到日常行為,從而讓人們在困惑、緊張的事件底下強化自我的控制、正常感。」

post title

柏奈特認為,這名男子之所以會在案發現場拍照,很有可能是因為他克制不住想要拍下只有自己才能拍下的畫面。

Photo: Angel Ortega

可能控制不住欲望

柏奈特解釋道,這很有可能是因為這名男子迷戀於自己的外貌,或仰賴社群媒體來滿足自尊心或自我認同,以至於他無法克制住拍下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能夠拍下的照片。

這不是第一次在不對的時間自拍

事實上,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在錯誤的時機點自拍遭到批評。2014年,有一名 10多歲的女生在波蘭奧斯威辛(Auschwitz)集中營自拍。

2017年,當英國倫敦西部肯辛頓區(Kensington)的大樓「格蘭菲塔」(Grenfell Tower)發生火災時,現場還設有告示牌要求民眾不要在現場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