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大便客:為什麼他們會大在不該大的地方?

by:泥仔
6537

(本文內含不雅用字,請斟酌閱讀)

在當今社會,我們想大便時通常會找間廁所處理,就算是在沒有廁所的地方,我們也會想辦法找到比較隱密的地方解決。但是對「連續大便客」來說,這些自然不是他們行動時的考量。

post title

2007年11月在台北便所主題餐廳,一道特意做成糞便模樣的巧克力冰淇淋剛上桌。

路透社

不常見  但就是會出現

雖然相對少見,但我們總能在新聞事件看到一些在公共場合就地解放的「連續大便客」(serial pooper)的故事。

如前一陣子才傳出一名澳洲商人涉嫌在同一條私人通道上大便近 30次,或是在 2017年,一名每天晨跑完就會找個地方就地解放的慢跑者,還有在同一年,連續 8次跑去南伊利諾大學宿舍洗衣房,刻意在有裝衣服的洗衣機裡上廁所的人。

究竟是為什麼?

這一切的新聞都讓人忍不住想問,究竟為什麼有人會這麼做呢?雖然心理學家在談論這件事時都強調他們不能針對個案進行評論,但他們還是分別給出一些概括性的論點。

post title

你有聽過「連續大便客」的新聞嗎?你會不會好奇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呢?

Photo: Scott Dexter

一種很有力的抗議方式

有鑑於大便會帶給人的負面聯想,糞便確實是一種很有力的反抗工具,也是煩擾他人的有效方法。像今年 5月在加拿大,一名女子被監視錄影器拍到在咖啡廳外大便被逮,因為她不滿店家拒絕讓她使用廁所。心理學家貝瑞(Mike Berry)則補充道:「可別忘了 1970年最知名的例子,當時愛爾蘭共和軍(Irish Republican Army, IRA)把他們的大便塗在牆上以示抗議。」

「他媽這爛世界」

而這些「連續大便客」多半是想宣洩心中的不滿、憤怒,特別是他們「公開、不躲躲藏藏」的執行這些動作,就像是豎起大大的中指並說「他媽這爛世界」一樣。

「這就像是一個宣言,」臨床心理學家雀爾本(Sharon Chirban)說道:「他們想藉由這個過份的舉動來展現自身侵略性。」

就是看這些事不爽

臨床心理學家霍蘭巴赫(Hollenbach)也指出,「連續大便客」的作為其實就像有人會偷偷跑去砸蛋、割輪胎、噴漆等,並舉例道:「也許『庭院大便客』是嫉妒其他人的庭院整理得比它自己好,也許那個大在洗衣機的人是不爽有人總是不準時把洗好的衣服清出來。」

post title

2003年8月,一名街頭藝人在英國的街頭上扮演「上廁所的假雕像」。

路透社

「我是無敵的,他們活該」

而上癮的感覺可能會進一步強化他們的行動。霍蘭巴赫解釋道:「能夠逃過一劫的想法,讓他們獲得了一個次要獎勵,這可能會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無敵的,並出現『反正那些人活該』這種自我合理化的想法。」

「當他們持續進行這些舉動時,你不僅不會看到後悔的情緒,反而會看到一種越來越浮誇的報復性憤怒主宰其中。」

不這麼做就沒人理

不過臨床心理學家洛西(Bart Rossi)認為,憤怒雖然是主導「連續大便客」行動的主要情緒,但是洛西認為還有一些其他因素牽涉其中,像是自戀情節或是強迫症等思覺失調,讓這些人覺得「這麼做是獲得承認的必要手段」。換句話說,這些人可能有些不同的想法想表達,但他們相信除了大便以外的做法,他們的聲音都不會被聽到、採納。

post title

如果下次看到類似新聞,換個角度看也許是個好方法。

路透社

換個角度看他們

因此,下次如果再出現「連續大便客」的新聞時,與其直接把這些人描述成「瘋子」,或是當作一則輕鬆寫意的新聞來看待,我們可以試著去理解究竟是基於什麼樣的原因,才會導致他們做出這樣的舉動。

畢竟許多心理學家雖然指出,目前並沒有解決這些問題的單一方法,但是以嘲弄作為一種應對方式大概不會是其中一個答案。


延伸閱讀:《古代人都用什麼擦屁股?關於衛生紙的一段小簡史
害怕大大小小的孔洞 科學家研究「密集恐懼症」成因

參考資料:
01 Here's Why 'Serial Poopers' Just Can't Stop Pooping in Public
02 Inside the mind of a serial public pooper
03 Serial poopers: What makes people poo in public pla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