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相機改變我們甚麼?

by:阿咖
14400

山頭在夕陽襯托下真美,你忍不住拍下幾張照片;博物館畫家的真跡真是太珍貴,你只想趕快拍照上傳讓朋友羨慕一下;眼前的食物真是美味到爆炸,不拍不行……這些行動恰好說中你平常的行為嗎?

post title
路透社

甚麼都要拍
數位相機、或是照相功能的手機出現後,你有沒有發現「無所不拍」的行為越來越常見?事實上,自從數位相機現身後,我們對於拍照、留念等等行為都受到影響產生改變,就有攝影師花上20年的時間觀察觀光客的拍照行徑,發現現代人想要拍照的慾望已經到達有點扯的地步了。

旅遊旺季的到來,熱門觀光景點定是少不了蜂擁而至、想拍照留念的觀光客,但手拿相機的遊客們,卻出現一些奇妙的行為──他們會對著遠方山頭、或是海灘拍不停,更有人在參觀博物館時執著地把每一件展品鉅細靡遺拍下,這些特別的拍照行為引起記者和攝影師的興趣,BBC、英國《電訊報》29號就同時討論到這有趣的現象。

post title
路透社

拍照慾望大過享受當下
在關心全球趨勢和大事件的雜誌《單片鏡》(Monocle)擔任編輯的葛洛芙(Sophie Grove)就認為,拍照這件事情已經成了種「特別活動」,大家忘記假期的重點在於享受當下。葛洛芙說大眾「想拍照的慾望已經替代掉體驗本身…當人們手握新相機、身處在旅遊景點時,那種一定要把自己假期給蒐藏、記錄下的慾望根本完全無法擋」。

《電訊報》中,也引述葛洛芙對於拍照行為的看法,她覺得大家都低估自己的記憶力,所以看到甚麼都一定要拍起來;「我覺得我們低估記憶力的存在,當你在拍照的瞬間,你其實也從現場抽離開來」葛洛芙說。

同樣地,紀錄觀光客行為多年的攝影師帕爾(Martin Parr),就說到他的發現,「我已經拍攝觀光客有20年,他們想拍照的慾望、還有他們拍照的數量真得很扯......這看起來就像是一大群人想做同樣一件事情,他們像是要把家裡的每個成員都擺到每一尊紀念碑前面一樣」。

對帕爾來說,遊客們都忘記有自己足跡的景點才有意義,大家現在只會對一些很普遍的景象,例如遙遠的山景、海灘猛拍,「這些景象比你逛過的市場、麵包店、吃過的食物還沒意義」。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變人類行為的數位相機
去年1月時,BBC分享了數位相機是如何影響人類行為,在12號的報導中,就提到世界上約有25億人都擁有一台數位相機,這項打破傳統拍照模式的發明,正深深影響每個人的行為模式,而當裝有相機的手機出現後,人們的拍照行為和展演自我的方式更與過去大大不同。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變之一、「我在現場」
首先,數位相機出現後,告訴別人「我就在現場」的慾望達到高峰。想像一下,還沒有數位相機的時代,你把自己晚餐吃了甚麼拍下後上傳給別人看是多麼奇怪的一件事情,如今,這樣的行為卻成了見怪不怪的全民運動!

研究人們把演唱會拍下、上傳到Youtube行為的Steven Colburn,他就說人們接受他們在錄影當下其實是無法完全投入現場表演的經驗,他們拍下影片後,會認為他們帶走了當下的回憶。而這些人把影片上傳到Youtube後,就是向大家展示他們就在活動現場、他們得到第一手影片這件事。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變之二、照片數激增
再來,就是拍照數量的瘋狂成長。想像一下,1985年時,當你要參加一場寶貝外甥的生日會時,你拿著相機會苦思要怎麼好好運用只有24張底片的膠卷來記錄當下;現在,有了數位相機後,你大概會是想都不想地連續拍下1.2百張照片再說。

《經濟時報》主筆科技報導的記者Margolis就認為「在我小時候,照相是有點上流社會的活動,…照相很昂貴,爸爸才會拿著相機拍照。」數位相機出現後改變了這樣的情況,拍照不再是限定於特定族群的活動,「拍照自由化是個很驚人的想法」,現在拍照已經成了便宜又不用花太多力氣的事情。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變之三、人人都是攝影家
第三,會拍照的人越來越多。數位相機讓人可以馬上確認照片好壞的功能,加強了大家拍照技術。從前為了要拍出好照片,攝影師必須架好相機、調好功能、把場面角色都擺好後,才能按下決定性的快門,然而,現在有各種幫助捕捉好畫面的功能出現,例如自動對焦,那些糊掉的壞照片幾乎絕跡。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變之四、處處是記者
第四,全民記者的現象越來越普遍。當數位相機、以及加載相機功能的手機出現後,不管大事小事、甚至是瑣事都成了有故事性的事件,想像一下,現在的電視新聞、或是影片網站,是不是常出現寵物失控、生氣運匠、或是出糗的婚禮等等充滿爆笑或是驚嚇的紀錄?

post title
路透社

改變之五、你我都是檔案管理員
最後,數位相機的出現讓每個人都變成檔案管理員。每做一件事、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拍上無數張照片的趨勢下,每個人都開始要學著分批管理自己的照片。
 

post title
路透社

除了前述的改變外,大量上傳到網路上的照片,也形成對專業攝影師的威脅。著有《業餘玩家派:網路是怎麼謀殺我們文化》(暫譯,原文為“The Cult of the Amateur: How Today's Internet is Killing Our Culture”)的作者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就認為「現在每個人都是攝影家,每個人都喜歡把每件事情無限地記錄下。」他覺得這跟小心翼翼按下快門的專業攝影師差異太大。

post title
路透社

安德魯‧基恩(Andrew Keen)說「拍照這件事變容易時,表示大家也開始忽略照片本身其實是具有價值的,我最擔心的是,攝影師這項專業正被網路盜圖給謀殺中」。

post title
路透社

當照片大過真實
除了擔心網路盜版對攝影的影響外,也有人認為數位相機的出現或許會取代人們的記憶;wired編輯Lanxon則認為,與其擔心我們的回憶被取代,倒不如去想想現實生活中的真實場景,是不是正被調整編輯過的照片給取代掉。


延伸閱讀:《自拍是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