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現場直擊:伊拉克摩蘇爾城收復後,災難才要開始

by:徽徽
9431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無國界醫生組織文/ 無國界醫生組織 

一年前,一場被很多人稱為本世紀前幾大城市戰鬥的軍事行動宣告結束,伊斯蘭國控制三年之久的摩蘇爾城──一個擁有逾 150萬居民、多個種族、宗教和教派雜居共生的城市被收復。

由於形勢錯綜複雜,城市數度易手,戰鬥在雙方的爭奪中持續了九個月。但是,戰事給城市及周邊地區帶來的巨大危機卻延續至今,城內城外依舊危機四伏。循著圖片,讓我們重拾這段記憶,回顧這一切如何發生。

post title

一名穿著「無國界醫生」組織背心的男子,走在面目全非的摩蘇爾城中。

Photo: Sacha Myers/MSF

2016年10月

伊拉克安全部隊及其國際盟軍發起了一場旨在奪回摩蘇爾(Mosul)──伊拉克第二大城──的軍事行動。這是伊拉克與伊斯蘭國(IS)戰爭中決定性的一刻,自 2014年6月奪取該城市以來,這裡就成為伊斯蘭國在該國實際上的首都。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10月伊拉克的勢力分布圖。其中,打叉的區域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把持,而摩蘇爾城就在這個區域中。點點的區域則是伊拉克政府,斜線區域是庫德自治區。

Photo: MSF

2016年10月至12月

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裡,戰火迫使超過 10萬人流離失所。無國界醫生開始在逃離摩蘇爾及其周邊地區人們聚集的營地裡展開工作,為他們提供包括心理健康支持和基本醫療在內的服務。

post title

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德巴加營區(Debaga camp)的行動診所前,流離失所的人們排隊等待看診。

Photo: Monique Jacques/MSF
post title

在無國界醫生位於德巴加營區(Debaga camp)的行動診所裡,穆罕默德(Humam Mohammed)醫生正在看診。

Photo: Monique Jacques/MSF

無國界醫生還在城市周邊建立了診所和醫院,治療戰爭中受傷的人們。一些醫院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如一所位於摩蘇爾南部蓋亞拉(Qayyarah)的醫院。這所擁有 30張床位的醫院兼具醫療和手術設施,在短短數月內為超過 12萬人提供了緊急照護,醫生們經常接待湧入的大量傷患。

槍傷、爆炸傷、還有更多……今天,我為至少三個人,或也許四、五個人進行手術。無國界醫生外科醫生 福洛布列夫斯基(Aleksander Wroblewski)

在蓋亞拉醫院內,一名受傷的女嬰正在接受治療,她是家族在這場戰役中唯一的倖存者。

Photo: Javier Rius Trigueros/MSF
post title

在蓋亞拉醫院內,一名被流彈擊中的少年躺在診療台上接受治療。

Photo: Javier Rius Trigueros/MSF
post title

在蓋亞拉醫院簡陋的急診室內,醫生們趕快替送來的病患進行緊急處置。

Photo: Javier Rius Trigueros/MSF

2017年1月至4月

到了 2017年1月,伊拉克軍隊完全奪回摩蘇爾的東部地區,戰爭進度過半。無國界醫生開始在穆哈里賓(Muharibeen)醫院展開工作,這是政府軍發動軍事行動以來,組織首次能夠在城市內部展開工作。組織也在哈姆達尼亞(Hamdaniyah)等城鎮開設醫院, 為數百名病人提供術後護理、康復訓練和精神健康支援。

post title

在哈姆達尼亞鎮,51歲的沙梅爾(Shamel)在無國界醫生組織的術後護理機構休養生息。

Photo: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post title

在哈姆達尼亞鎮,11歲的阿布杜拉赫曼(Abdulrahman)在無國界醫生組織的術後護理機構休養生息。

Photo: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我正向食物分發站走去,這時有什麼東西在我身旁的街道爆炸了。彈片擊中了我的胸口和手臂。在來到哈姆達尼亞之前,我已流轉於多家醫院之間。現在,我已經在這兒待了一周了。11歲的病人  阿布杜拉赫曼(Abdulrahman)

post title

在哈姆達尼亞鎮,11歲的穆罕默德(Mohamed)在無國界醫生組織的術後護理機構休養生息。

Photo: Diego Ibarra Sánchez/MEMO

2017年2月

無國界醫生首次在哈曼阿里勒(Hammam Al Alil)使用行動手術拖車(mobile unit surgical trailer,MUST)作為功能齊全的創傷手術設施。該裝備由五個拖車──手術室、加護病房、消毒室、藥房和後勤物資儲存室組成,可確保組織醫療隊在靠近前線的地方和緊急情況下,進行 100場手術而無需更多補給。MUST一度成為距交戰中的西摩蘇爾地區最近的手術設施,從西摩蘇爾戰火撤出的創傷病人裡,超過半數最終在此得到救治。

我們希望設計一種手術設施,它能夠由卡車運輸,靈活機動,以快速抵達需要它的人們身邊。MUST專案經理  巴迪尼耶(Arnaud Badinier)

post title

圖為無國界醫生組織在哈曼阿里勒的野外創傷診所,醫護人員正在搬運病患。

Photo: Alice Martins
post title

圖為在哈曼阿里勒的野外創傷診所接受治療的韋達德(Widad),她在逃離摩蘇爾城時受了傷。

Photo: Alice Martins

2017年5月

無國界醫生開始在醫院裡收到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兒童。這種情況對像伊拉克這樣的國家來說,是極為不尋常的,可見在伊斯蘭國控制下,人們生活如何艱難。這一狀況隨著戰鬥前線拓展到居民區而惡化,摩蘇爾居民們無法走出家門購買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post title

在蓋亞拉醫院內,只有 10個月大的賈瓦德(Jawad)趴在家人的肩上,他是嚴重急性營養不良的兒童之一。

Photo: Hussein Amri/MSF
post title

在蓋亞拉醫院內,兩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嬰兒正在接受照護。

Photo: Hussein Amri/MSF

2017年6月    

到 2017年夏初,摩蘇爾及其周邊地區已有逾 100萬人在軍事行動開始後流離失所。許多人道組織和聯合國機構在戰鬥一開始所擔憂的最壞情況,都成了現實。

post title

在哈曼阿里勒的野外創傷診所,一名男子激動地擁抱已經分開超過兩年的姊妹。

Photo: Alice Martins/MSF

為應對瞬息萬變的局勢,無國界醫生進入了納布盧斯(Nablus),為從舊城裡最後交戰地區逃出的傷者提供治療。

該醫院也展開了持續至今的產科和兒科醫療服務:2017年,我們的團隊處理了接近一萬件急診個案,實施數百次手術,協助 1,400多位產婦入院分娩,並接收 500位兒童住院治療。

post title

在納布盧斯醫院內,來自無國界醫生組織的醫生正在幫病患開刀。

Photo: Louise Annaud/MSF

2017年7月            

7月10日,伊拉克總理阿巴迪(Abadi)在舊城與伊拉克軍方高級官員一同宣佈奪回摩蘇爾,為這場持續了 250多天、被稱為二戰以來前幾大血腥巷戰的戰鬥畫上了句點。

這場衝突造成數千人傷亡,一百多萬人流離失所。橫貫人口密集區的戰線,使許多人陷入有時可達數月之久的圍城。

只有還能走路的傷者能夠尋求到醫療救助,即便如此,為等待能安全離家前往診所或醫院的時機,他們經常要耽擱數日之久。緊急救援小組經理 渥茲(Anja Wolz)

待到戰火平息之時,摩蘇爾西部的基礎設施,包括醫療設施,已被摧毀殆盡。

post title

圖為戰後西摩蘇爾城的樣貌,到處一片狼藉。

Photo: Sacha Myers/MSF

摩蘇爾城的現狀?

今天,距離摩蘇爾戰事告終已過了一年,但城裡城外依然飽受其餘害。

對於那些戰爭的倖存者而言,無論有形或無形,戰爭的傷痕猶在。伊拉克現有設施無法滿足大量對於物理復健和精神健康支援的需求。儘管多數人已重歸家園,仍有大量摩蘇爾人在該國各地流離失所。

同時,在摩蘇爾及政府軍收復的許多其他城市,戰後重建進展緩慢,令人焦急。廢墟之下,很多屍體還有待清理,這一情況在舊城尤為嚴重。由於很多人正生活在這些斷垣殘壁之間,這可能會引發公共衛生危害。此外,地雷和其他遺留爆炸物也嚴重威脅著城市居民的安全。

一年過去了。納布盧斯的無國界醫生醫院仍是摩蘇爾西部唯二正常運轉的醫療設施之一。近日,我們還在東部開設了術後護理設施,以幫助眾多尚須進一步手術治療的戰爭受害者。此外,無國界醫生還支援初級醫療中心,並定期為最受衝突危及的人們發起物資分發行動。

一年後,戰爭或許已成過去,但我們工作的腳步從未停下。

延伸閱讀:《戰地醫生都在做什麼? 無國界醫生說明白
讓他們告訴你生命是甚麼 無國界醫生來台攝影展
超越一切的大愛 無國界醫生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