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環保小便斗惹眾怒 當地人:太醜了!

by:徽徽
16176

搭船漫遊塞納河是欣賞巴黎之美最受歡迎的方式之一,然而,近日沿岸出現了一座鮮紅色的小便斗,讓想解放的行人可以看著塞納河解放,但這可苦了搭船經過的遊客。

post title

如果你最近到巴黎搭船遊塞納河,不妨往兩旁看一看,說不定可以看到一座鮮紅色的小便斗喔!

路透社

看著塞納河解放

近日,當局在巴黎聖路易島(Ile Saint-Louis)上裝了一座鮮紅色的小便斗,這座小便斗的法文名為「Uritrottoir」,翻成中文就是「小便」和「人行道」兩個字的結合。這座小便斗離巴黎知名景點巴黎聖母院不遠,小便斗前就是優雅的塞納河,讓人可以一邊欣賞美景一邊解放。更特別的是,這座小便斗是一座對環境友善的小便斗,替「當街小便找到環保的解決之道」。

解決當街小便有妙方

發明這座小便斗的設計師馬希普(Victor Massip)說:「人們在法國大街上隨地便溺是個嚴重的問題,我們知道需要一個解決方案,所以我們想出了一個。」

對環境友善的小便斗

仔細看馬希普設計的小便斗會發現,這座小便斗的外觀看起來就像個鮮紅色的信箱,上頭有鮮花做裝飾,下頭則是專門吸收使用者小便的稻草,這些稻草不僅能除臭,還可以用作推肥,拿去給公園使用。

完全無遮  表情看得一清二楚

然而,這座小便斗的致命之處就在沒有隔板,和先前需要按鈕才進得去的全密閉公廁相比,使用者在解放時除了下半身有遮蔽外,上半身完全無遮,使用小便斗的表情會被看得一清二楚。

post title

一對情侶走過巴黎聖路易島上鮮紅色的小便斗,這座小便斗遠看就像一件裝置藝術,上頭還設有花箱。

路透社

破壞古老優雅氛圍

對於住在聖路易島上的居民來說,這座小便斗破壞了市容,也破壞了自古以來充滿優雅氛圍的聖路易島。於是,當地居民和商家決定寫信給政府請願,要求它們立刻將小便斗移走。

在最美別墅旁放下流東西

今年 68歲,在島上經營一家威尼斯藝術商店的佩里札里(Paola Pellizzari)說:「沒必要把這麼醜和下流的東西放在這個充滿歷史的景點,這座小便斗的品味很糟,巴黎讓自己看起來很可笑。」

「這座小便斗就在島上最美的別墅洛森宅邸(Hotel de Lauzun)旁,19世紀的法國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曾經住過這棟宅邸。」

擔心暴露狂公然露鳥

佩里札里擔心這座僅離當地小學 20公尺的小便斗,會成為暴露狂公然露鳥的犯案處。

post title

在巴黎街頭可以看到這樣的公廁,不僅男女皆可用,還需要按鈕才能進入密閉的如廁空間。

Photo: La Citta Vita

絕對無法接受!

今年 50歲、經營附近藝廊的老闆說:「這好可怕,我們被告知得接受這座小便斗,但這是絕對無法接受的,這座小便斗摧毀了島上的文化遺產,難道人們不能做什麼(阻止它)嗎?」

用起來不舒服

今年 43歲,來自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烏特(Wouter)是少數幾個已經搶先用過小便斗的人,他說使用起來並不舒服。烏特說:「公廁通常會設置在比較隱密的地方,一開始我還以為這座小便斗是個現代裝置藝術,因為小便斗上頭有個花箱。」

只有法國才有

今年 50歲,來自英國萊斯特的威爾森(Bill Wilson)說,「我認為這在英國絕對不可能被允許,只有在法國才會!」

小便斗必須設

面對居民的反彈,當地市長威爾(Ariel Weil)堅持小便斗的存在有其必要。目前,巴黎當局已經在另外四個地點設置了小便斗,準備往設置第五座小便斗邁進。

威爾市長說:「如果我們什麼都不做,那麼男人就會直接尿在大街上。如果這座小便斗真的打擾到民眾,我們會另覓他處。」

post title

在大街上設置供男性解放的小便斗,雖然一時解決了男性的生理需求,但女權團體成員表示,沒有人應該在大街上隨地小便。

Photo: Gary Campbell-Hall

帶有性別歧視  沒人需要在大街上小便

除了不滿小便斗無遮的設計,有的民眾則認為「設置小便斗」這件事帶有性別歧視。

法國女權團體「團結女性」(Femmes Solidaires)的成員夸普(Gwendoline Coipeault)說:「這些小便斗設置的前提充滿性別歧視:男性從膀胱的角度上來看無法控制自己,所以整個社會要來適應這件事。」

「公共空間必須轉變成讓他們不舒服的情況降到最低。」

「這真的太荒謬了,沒人需要在大街上小便。」


延伸閱讀:《公廁不夠用怎麼辦? 德國城市有方法
「沒女廁不會去用小便斗」 荷蘭公廁性別大戰

參考資料:
01 Paris baulks at 'horrible' eco-friendly public urinals
02 Paris residents peeved at very public eco-friendly urinals
03 Residents of ultra-chic Paris quarter outraged by 'bad taste' open uri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