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亂讓女性開始在家工作 利比亞興起外賣APP

by:時時
6942

在利比亞,當地社會不允許女生外出工作,認為女生就該留在家裡做家事。然而,這一切在利比亞獨裁政權垮台、長期動盪不安的情況下出現了轉機。

post title

圖為納賽爾的外賣APP「Yummy」使用介面,民眾可以利用「Yummy」訂到利比亞婦女在家做好的餐點。

Photo: Ideas for Action

利比亞女性不能外出工作

2011年,利比亞獨裁強人格達費(Muammar Gaddafi)被推翻後,該國一直處於動盪之中,數千人流離失所,基礎建設和經濟都受到破壞。

另一方面,雖然在格達費政權垮台之後,利比亞在社會風氣上逐漸鬆綁對女性的限制,但多數利比亞女性都是留在家中負責家務,而無法外出工作。世界銀行的數據指出,2017年利比亞只有 24.6%的女性有工作。

外賣APP幫忙接案

這樣的環境讓今年 21歲的納賽爾(Fatima Nasser)想為同為利比亞的女性們做點什麼,讓她們能在家裡就能替自己賺點外快。

納賽爾想到的點子是設計一款外賣APP「Yummy」:當地婦女們可以在自己家裡煮菜,並利用外賣APP找到買方,再由外送人員從她們家中把菜直接送到顧客手中。

在家鄉測試很成功

目前,納賽爾的外賣APP「Yummy」在納賽爾的家鄉薩巴赫(Sabha)很成功,有 20名薩巴赫當地婦女加入了「Yummy」廚師行列。

在納賽爾預告近期會拓展「Yummy」業務範圍到首都黎波里(Tripoli)和第二大城班加西(Benghazi)時,她已經募集到了 300名廚師準備要在「Yummy」上大顯身手。

圖為設計出外賣APP「Yummy」的納賽爾。外賣APP「Yummy」讓利比亞女性在家裡、不用外出也能接單工作。

內戰前不覺得需要工作

居住在薩巴赫、同時也是第一批「Yummy」廚師的艾琳姆(Ehklas Ekrim)說,她在利比亞內戰前根本不認為自己需要工作。

她表示利比亞人不能接受女性工作,「妳的爸爸或兄弟必須要負起責任給妳錢,還要提供給作為女性的妳在家裡(生活)所需的一切」、「但當國家經濟狀況惡化之後,(我)有必要找一份特別的工作」。

讓APP當中間人

接著,艾琳姆開始在自家廚房當起廚師做外賣,一開始她用WhatsApp接訂單,但她發現自己能接到的訂單量很少,在送貨上又常會遇上問題。

艾琳姆說:「Yummy解決了所有問題」、「它幫忙送貨,又能當我和顧客間的中間人。所以我現在只需要和Yummy互動,然後他們會幫我搞定所有事情。」

post title

圖為 2011年3月,在利比亞班加西(Benghazi),當地婦女們每天都在廚房準備大鍋菜,提供餐食給利比亞反政府軍及流離失所的百姓們。

路透社

可以匿名在家工作

廚師們利用「Yummy」接訂單的好處是,她們可以在家「匿名」工作,她們也不需要和男性顧客互動。如此一來就能降低當地社會對於女性工作的偏見。

納賽爾說:「當你在這樣的社會提出一個像這樣的新點子時,你真的必須要考慮到傳統和社會上的限制。我們不想要提出大家會害怕的想法。」

「你有一個封閉了 100年的社會,你不能只開放一個平台讓兩性溝通」,納賽爾解釋道,在利比亞除非男女結婚、一起合夥做生意,不然男生和女生不應該交談。

送貨還要擔心被搶劫

雖然這種家庭料理外賣在利比亞近年越來越普遍,但對於廚師們來說,她們接到訂單之後還要擔心餐點無法順利送到顧客手中──在送貨的過程中,如果送貨員途經人煙稀少的地區,餐點還有可能被洗劫一空。

為了要降低這種風險,「Yummy」在市區設置了數個面交地點,讓顧客可以選擇到市區的指定地點取貨,送貨員也能親手將外賣送到顧客手中。

post title

圖為 2011年6月,在利比亞班加西的一間麵包店,一名男子正在製作麵包。

路透社

成為網路霸凌目標

2017年,在納賽爾的「Yummy」贏得利比亞政府出資的Tatweer Research公司的創業競賽之後,她開始成為當地網路霸凌的目標,納賽爾的照片隨處可見。

納賽爾說:「我被指控成要透過自由主義思想敗壞女性的間諜。」

反彈代表有實質影響力

納賽爾表示,她一開始對於這些指控很憤怒、不安,但在媽媽的開導下她發現社會上的反彈正代表著「Yummy」真的有發揮影響力,「這真的表明他們對於強大的女性感到害怕,還有我真的做了點什麼」。


延伸閱讀:《在暴風雪的日子肚子餓 你會叫外送嗎?
動物暴走不受控 日達美樂馴鹿外送服務失敗

參考資料
01 Opportunity in war-torn Libya: The food delivery app empowering women
02 Libyan food delivery service looks to serve up gender equality
03 'Backlash means our work is having an impact': what British women can learn from Libya's startup sce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