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都拉斯史上第一位女總統出爐 與台灣斷交倒數計時中?

周二這天,卡蕬楚順利地成為宏都拉斯首位女總統。上任後,她將面對經濟、販毒、貪汙等問題,而美中台也在密切關注這位曾揚言要與台灣斷交、投向中國懷抱的候選人,選後要如何在三方間斡旋。

文章插圖

第一位女總統誕生 執政黨12年紀錄中斷

周二(30),台灣位於中美洲的邦交國宏都拉斯大選結果出爐,左翼政黨自由黨(Partido Liberal de Honduras,PLH)候選人卡蕬楚(Xiomara Castro)順利擊敗右翼政黨國民黨(Partido Nacional de Honduras,PNH)候選人阿斯夫拉(Nasry Asfura),成為宏都拉斯建國以來的首位女總統,也結束了國民黨長達 12年的執政。

曾揚言與台斷交 致力於脫離貪汙、販毒及犯罪深淵

卡蕬楚表示,一待明年 1月上任,她將致力於「宏都拉斯從毒梟獨裁(narco-dictatorship)及貪汙的深淵」中拉出來,讓宏都拉斯「脫離貪汙、脫離販毒、脫離組織犯罪」。

但等在她面前的不只有內政問題,美國、中國、台灣也都在密切關注這位曾在競選期間揚言要與台灣斷交、改投中國懷抱的新總統,要如何在三方政府間來往斡旋。

文章插圖

前第一夫人不陌生 熟面孔出面競選

對宏都拉斯人來說,現年 62歲的卡蕬楚並非政壇新面孔,她的丈夫就是在 2009年宏都拉斯軍方政變中下台的前總統塞拉亞(Manuel Zelaya)。

當年,塞拉亞因為上任後作風左傾、以及與已故委內瑞拉領導人查維茲(Hugo Chávez)過從甚密等原因,遭保守派政治菁英及軍方聯手發動政變下台。丈夫下台後,卡蕬楚出面主導了一系列的示威,與塞拉亞截然不同的人格特質在宏都拉斯民眾心中留下相當深刻的印象。

擔心走回前總統老路 引國家走上左傾路線

然而,這層政治背景也成為卡蕬楚在本屆選戰中的硬傷之一,她的勁敵阿斯夫拉就曾多次警告選民,卡蕬楚上台後很有可能會複製塞拉亞的路線,致力於讓宏都拉斯更加左傾。

文章插圖

比起左傾 更想教訓執政黨

可是從選戰結果來看,宏都拉斯選民對國民黨在過去 12年來執政的表現顯然更加不滿。在這段時間中,宏都拉斯國內的貧窮、貪腐及販毒等問題大有每況愈下的趨勢,許多選民心中早已忿忿不平。

現任總統、胞弟販毒官司纏身

舉例來說,現任國民黨總統葉南德茲(Juan Orlando Hernández)和他的弟弟胡安(Juan Antonio "Tony" Hernández)就是販毒官司纏身的代表人物。今年稍早,胡安才因為販毒而遭美國判處 30年有期徒刑;葉南德茲也被美國指控動用國家的力量販毒,但至今仍矢口否認犯案。

而代表國民黨參選的阿斯夫拉本人也同樣醜聞纏身,他雖然在選戰中打出「爸爸不一樣了」(Papi is different)的口號,試圖與國民黨、葉南德茲切割,可是他目前其實也身陷總額 120萬美元(折台幣約 3,363萬6,000元)的公共基金貪汙官司中。

用選票懲罰國民黨

因此,很多宏都拉斯選民早已迫不及待,想趁著這次選舉的機會教訓國民黨,而對卡蕬楚的左傾疑慮也在她向商界示好,承諾上任後只會「改革」(reform)、不會發動「革命」(revolution),並獲得商界力挺後得到一定程度上的緩解。

「(選民)對葉南德茲的積怨如此之深,使得懲罰性投票的效應相當驚人。」前宏都拉斯國際合作部部長斯塔克曼(Moises Starkman)說道。

文章插圖

選情佔上風 民間緊張

自開始開票後,儘管卡蕬楚的選情大好,但宏都拉斯民間一度瀰漫著一股緊繃的情緒,許多在首都德古西加巴市(Tegucigalpa)開業的商家甚至在選前就先在窗外釘上木板,唯恐 2017年的選舉爭議、民眾示威波及商店的狀況會重演。

「技術問題」中斷開票 排除後情勢逆轉

在當年的開票過程中,選情始終對爭取連任的總統葉南德茲不利,原本眾人以為他會認輸下台,不料在開票因「技術問題」中斷超過 24小時後,葉南德茲反倒以微幅優勢領先、最終當選,引發一系列的爭議及示威,超過 23人為此而喪命。

阿斯夫拉發敗選聲明 民間鬆一口氣

所幸,在周二(30)晚上,阿斯夫拉發表敗選聲明,並聲稱他已經到訪了卡蕬楚的家向她道賀,國民黨黨主席查韋斯(David Chavez)也承諾日後將扮演好「建設性反對黨」的角色,與執政黨共同推動國家發展。

各國發賀電 台灣:將與新政府深化合作關係

而各國很快也發來了賀電,一方面讚許宏都拉斯完成一次透明、和平的選舉,另一方面也透露期待與卡蕬楚政府展開合作,台灣的外交部也沒遺漏,在新聞稿中強調未來將在兩國「長久友好合作的基礎上,與卡蕬楚領導的新政府團隊深化合作關係」。

文章插圖

非法移民壓境 美國期待合作

當中最期待與卡蕬楚政府合作的國家,或許就要屬美國了,因為在 2017年的選舉爭議後,冒險前往美國的非法宏都拉斯移民比以往多出許多,給邊境帶來了極大的壓力。

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從去年 9月至今年 9月為止,非法宏都拉斯移民的數量超過了 30萬人,在所有國家中僅次於墨西哥。

美國智庫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主席塞利(Andrew Selee)說道:「不管是誰當選,美國政府都十分希望宏都拉斯可以出現一個認真對待貪汙、公共安全及發展議題的政府。」

曾揚言與台灣斷交 斡旋三方不容易

此外,曾經在選戰中揚言要與台灣斷交、改投中國懷抱的她,也是必要在選後面臨如何於美中台三方政府間斡旋的壓力。

宏都拉斯智庫Fosdeh的經濟學家澤佩達(Ismael Zepeda)分析,卡蕬楚此舉應該是為了要平衡美國的影響力,讓美方知道「如果內政上你不支持我,我還有別的盟友願意提供蓋大型建設所需的資源」。近年來中國透過一帶一路計畫,大舉投資巴拿馬等中美洲國家,因此在經濟誘因下,中美兩國在宏都拉斯影響力的消長未嘗不會發生。

不過目前,美國、台灣方面都已經表達了希望未來宏都拉斯可以繼續與台灣保持邦交關係的意願。

外交之外 內政也迫在眉睫

而在外交議題之外,飽受COVID-19、去年兩場颶風風災襲擊的宏都拉斯,未來也將等著卡蕬楚拿出對策來應對國內的經濟、就業、貧窮和犯罪等議題,如何帶領這個百廢待舉的國度走上正軌,將是卡蕬楚上任後各界觀察的一大焦點。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