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指控後首度接受外媒採訪 中國女網好手彭帥:從沒說過被性侵、計劃退休

去年11月,中國女網好手彭帥在提出性侵指控後隨即疑似「被消失」,久久外媒都無法與她接觸,更別說是親自訪談她。

最近,一間法國媒體成功突破限制親自訪問彭帥,並在周一刊出了專訪內容。

文章插圖

性侵風暴後 法國媒體親訪彭帥

周一(7),老牌法國媒體《隊報》(L'Equipe)罕見地刊出了一則中國女網好手彭帥的獨家專訪,成為自去年的「權勢性侵」風暴爆發後,首間得以突破重重限制,親自訪談她的國際媒體。

去年11月2日,彭帥在個人微博上發表了貼文,指控中共高層張高麗曾多次朝她伸出狼爪,引發海內外關注。不料在發文後沒多久,彭帥的貼文隨即從微博上消失,她本人也連帶神隱,期間雖然曾數度更新近況,但這些消息卻只加重了國際社會的疑心,並引發了串聯全球的「彭帥在哪裡?」(Where is Peng Shuai?)運動。

「我從未說過有人性侵我」

在訪談中,彭帥一開口便否認了性侵及神隱兩大爭議。

「我想知道為何會有這麼多的疑慮?……我從未說過有任何人性侵我。」接著彭帥又澄清,微博貼文並不是「被消失」,而是她出於個人意願刪除的,因為它引發了「極大的誤解」,而她希望刪文一舉,可以讓外界「停止繼續扭曲這篇貼文的本意」。

「我的情感問題、私生活,不該與政治和體育混為一談。」彭帥表示。

沒有神隱 訊息多無法一一回覆

當她被問及爆料後為何突然低調了起來,彭帥並沒有直接回應,反而稱自己「從未消失、大家都還是可以看到我的消息」,並提到這段時間她依舊和好友們保持密切聯繫,也會定期回覆包括女子網球協會(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等單位寄來的電郵,只是因為傳來的訊息太多,才無法一一回覆,並非如外界所稱的「神隱」了。

久久沒打比賽 彭帥有意退出網壇

當《隊報》記者問起她的網球生涯時,彭帥有意無意地透露她有退休的打算:「考慮到我的年紀、大大小小的傷勢,以及因為COVID-19疫情的緣故許久沒比賽了,我自認很難重新恢復以前的體能水準。」

文章插圖

訪問處處受限 想訪談得先提申請

雖說這次的專訪是由獨立的國際媒體負責訪問,但《隊報》記者透露,這次訪問並沒有外界想的自由,反而是在高度受控的環境下進行。

根據該報的說法,它們於1月中旬向中國奧委會申請,經批准後還得事先提交訪綱,才能順利見到彭帥。整場訪問以中文進行,由中國奧委會官員王侃(Wang Kan)充當翻譯。此外中國奧委會還規定《隊報》必須用Q&A的形式一字一句照登訪談內容,不得多加任何評論。

不過《隊報》記者也提到,儘管必須事先提交訪綱,當天還是問了很多訪綱之外的問題,王侃也沒特意阻攔,而且當時《隊報》也獲准可以自行找翻譯遠程參與,確保彭帥的話沒被扭曲。

《隊報》記者:「我無法判斷彭帥是否安全」

「我無法判斷彭帥是否安全。」親訪彭帥的《隊報》記者文圖亞克(Marc Ventouillac)坦言:「彭帥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們的問題……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預設好的答案,她的回答與我們預期的內容一致。」

文圖亞克表示,其實他非常清楚中國准許他訪問彭帥的原因——中國政府希望透過他的筆,徹底擺平彭帥爭議,以免替北京冬奧蒙上陰影,「這是中國奧委會公關、宣傳的一部份」。

可是他和《隊報》依舊決定要採訪彭帥,他們希望透過這次訪問,可以向彭帥傳達「妳不孤單」、「全球有很多人都很關心妳」的訊息。

文章插圖

除非彭帥自由受訪 否則外界疑慮難解

而且就如同彭帥此前所有公開露面、受訪的經驗一樣,這次訪談並沒有減輕外界的疑慮,反而讓人們在澳網落幕後又重新燃起了對彭帥下落的關心。

BBC的中國線記者麥克唐納(Stephen McDonell)直言,自彭帥的性侵風波爆發後,中國所有試圖減輕人們疑慮的舉動只讓外界徒增疑慮。《華爾街日報》、《Quartz》等外媒也紛紛強調,除非彭帥能在國外,並在沒有政府干預的情況下受訪,否則沒有多少人會相信這種故事。

不只接受專訪 還和主席吃飯

無獨有偶的是,就在《隊報》刊出彭帥專訪的同一天,國際奧委會(IOC)也發表了聲明,表示奧委會主席巴赫(Thomas Bach)及奧委會官員已在上周六(5)與彭帥共進晚餐。席間,三人並未談及任何與性侵、神隱相關的話題,只閒聊了一些與北京冬奧有關的話題,以及彭帥未來的規劃。

當被問及奧委會目前對彭帥性侵風暴的看法時,國際奧委會的發言人亞當斯(Mark Adams)簡單地回答媒體:「這並非國際奧委會可以擅加評論的議題。」

「就如同我們過去曾解釋的一樣,國際奧委會的職責是與彭帥保持聯繫,持續進行私密、個人的交流,正如我們過去所做的一樣。身為一個國際體育組織,我們正竭盡全力確認她是否過得快樂。」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