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新年瘋聖嬰 走訪高貴之都怡朗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王化裕(旅遊作家) 

麥哲倫的光臨帶來基督信仰,也引來西班牙對菲律賓300多年的殖民統治,即使在治理末期,百姓起義反抗殖民政府,怡朗依舊忠於西班牙王室,被當時攝政王后封為高貴之都。

文章插圖

菲律賓Dinagyang節

他們叫,他們跳,這群衣飾華麗或滿臉塗黑的人們時而面部猙獰,時而縱情歡笑;在Dinagyang這天,他們從菲律賓的心臟地帶怡朗(Iloilo),發出對宗教的虔誠讚頌,和對聖嬰的熱愛崇拜。非洲鼓般狂野的節奏打得又急又快,似驟雨傾盆灑落,幾乎不給表演者多餘的喘息,忽然!鼓點猛然停止,此刻在場上的眾人止住腳步、放聲齊喊:「聖嬰萬歲!萬歲、萬歲、萬萬歲!(Viva Santo Niño! Viva!Viva! Viva!)」然後鼓樂再起,四肢又開始縱情舞動起來。

因疫情改成錄影轉播,戲劇張力更滿

這是數年前我參加菲律賓怡朗市Dinagyang Festival的現場實況,當然,因為新冠疫情緣故,今年的Dinagyang改為錄影轉播,數位訊號能傳遞的震撼感有限,但液晶螢幕裡秀出那輪番上陣的每隊舞者,演出時表情依舊那麼動感、那麼沉醉其中,尤其透過Zoom-in畫面,一點點細小表情都清晰可見,整場舞蹈也被剪輯得更加緊湊,戲劇張力滿滿。

阿替漢狂歡節

每年1月的第四個星期天,Dinagyang 接續在卡利波(Kalibo)阿替漢狂歡節(Ati-Atihan)和宿霧聖嬰節(Sinulog)(兩者舉辦時間皆為1月的第三個週日)之後展開。關於這三項活動的起源,其實系出同源:13世紀時,有10位從婆羅洲移民來菲律賓的酋長,與當地國王簽署土地合約,滿足他們和平移居他鄉的心願,而這些皮膚黝黑的原住民土著被稱為Ati,因此有了阿替漢狂歡節之名,表演者還會刻意將皮膚塗黑,貼近Ati的真實樣貌。

文章插圖

「聖嬰萬歲」!

這些活動不僅用樂舞、戲劇或遊行形式,在街頭展演,訴說百年前的部落故事,也同時紀念城市的守護者「聖嬰」。西元1521年,環遊世界的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Fernando deMagellanes)登陸宿霧島,並贈送酋長夫人一尊木雕耶穌基督聖嬰像充作受洗之禮,就此帶進天主教信仰,這也是宿霧聖嬰節的精神所在。

當原始部落與聖嬰相遇,象徵蠻貊得以開化,參與Dinagyang的團體在設計舞碼時,幾乎都會順著這個情境脈絡鋪陳:衣著色彩鮮豔的部落勇士,隨著震撼鼓樂激動熱舞,當聖嬰出現,如同一縷暖陽照亮了被惡魔猛獸盤據的村莊,於是作物豐收、百姓豐衣足食,最終齊聲感嘆「聖嬰萬歲」!

是節慶,也是競賽

Dinagyang不僅是節慶,也是競賽。表演團隊們必須在城市中的五處指定舞台,輪番演出五次相同劇碼,現場除了有觀眾圍觀,還有評審評分,最終獲得第一名的隊伍可拿下20萬披索(約新台幣11萬元)獎金。因此現場常可看到隊伍剛跳完一場,就得在烈日下急忙移動轉場,或抓緊時間迅速補妝,塗黑的皮膚被汗水洗出底色,穿戴好的衣冠在狂舞後略顯凌亂,不論過程如何艱辛,等會兒一上場,表演者們又是表情全神投入、肢體毫無保留地忘情演出,是為了獎金嗎?按按計算機,包含舞者、樂隊、道具組、後勤支援等,再加上服裝設計製作、舞蹈編排等幕後英雄,一團少說得耗費百餘名人力,光靠Dinagyang基金會補貼與贊助商補助,遠不及眾人投入的金錢與時間成本。即便得獎,每人獎金平均下來也稱不上多,為宗教奉獻的熱情,於此展露無遺。

文章插圖

居民珍惜文化資源

麥哲倫的光臨帶來基督信仰,也引來西班牙對菲律賓300多年的殖民統治,即使在治理末期,當地百姓起義反抗殖民政府,怡朗依舊忠於西班牙王室,被當時攝政王后瑪麗亞.克里斯蒂娜(Maria Cristina)封為高貴之都(Muy Noble Ciudad)。今日的怡朗乃至整個菲律賓,絕大部分人口信奉天主教,來這裡觀光遊覽,少不了參訪百年教堂等名勝古蹟,據說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日本占領的怡朗,之所以能不受美軍轟炸重創,保留下這麼多歷史建築,靠的是用床單在屋頂拼字、向戰機駕駛留言相求的成果,一方面展現生存智慧,另方面也可看出居民對文化資源的珍惜與重視。

值得參觀的古蹟教堂

在怡朗市區,有兩座值得一遊的古蹟教堂,一是位於Molo區、新哥德式建築風格的Molo教堂(Molo Church);二是聳立於Jaro區、羅曼復興式建築的Jaro教堂(Jaro Cathedral)。這兩座教堂同樣建於19世紀下半葉,年代相近,然而後者曾毀於大地震,至1956年修復重建。

走進其中、仔細抬頭觀察,您會發現兩者還有個有趣的對應:Molo教堂的廳堂兩側,豎立著16位天主教女性聖人塑像;而Jaro教堂的大廳則由男聖徒塑像分立。於是怡朗當地的年輕未婚男女有此一說:說女生喜歡到Molo教堂做禮拜,而男生則到Jaro教堂禮拜,衷心祈禱,能獲得美好姻緣。

神奇聖母像

Jaro教堂重獲新生雖不滿百年,但地位崇高,頗受當地信眾重視,原因在教堂外供奉了一尊神奇的秉燭聖母像。相傳這尊聖母像是從河中撈起,被安放在Jaro教堂,西元1981年,時任教宗的若望保祿二世訪問怡朗時,曾特別為這尊聖母瑪利亞像進行加冕儀式,成為菲律賓唯一獲得如此崇高地位的聖母像。

文章插圖

全球中央 logo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是高水準、具備國內強大國際訊息來源的雜誌。這本定位為以台灣角度看國際的雜誌,動員遍布全球近三十名的海外資深特派員,就國際間重要新聞事件,作深入淺出的分析報導,被各界視為客觀中立,有助於豐富國人國際視野的優質刊物,深獲好評。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1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