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總裁讓我賣 馬斯克豪擲440億美元收購Twitter

Twitter和馬斯克之間的愛恨情仇比八點檔還精采,這個故事以馬斯克入股Twitter為開端,中間以馬斯克加入董事會的前一刻反悔作為轉折,最後以馬斯克買下了Twitter來劃下了句點。

這段藍色小鳥和世界首富的羅曼史總算是告一段落。

文章插圖

我會開出一個他無法拒絕的條件

周一(25),Twitter總算是接受了全球首富、特斯拉(Tesla)兼SpaceX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的提議:用440億美元(折台幣約1兆2,867億元)買下Twitter。這場收購進行順利的話,這將是科技公司史上最大的收購之一,並可能大大左右了社群平台的發展方向。

前情提要:馬斯克入股Twitter

馬斯克與藍色小鳥的羅曼史發展已久,早在2017年就有人開玩笑地叫馬斯克買下Twitter,而最近的風波始於4月4日,馬斯克藉由買下Twitter約9.2%的股份而成為了Twitter的最大股東,Twitter的執行長阿格拉瓦爾(Parag Agrawal)也敞開雙臂歡迎馬斯克加入董事會。

加入董事會的前一刻踩剎車

然而到了4月9日,劇情急轉直下,這天本來是馬斯克加入董事會的日子,但在當天早上他便表示,他不加入董事會了。在這段期間,馬斯克不斷發表各種抨擊Twitter的推文,像是「Twitter死了嗎?」。

這個髮夾彎的決定也替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埋下了伏筆,因為如果照著原本馬斯克加入Twitter董事會的劇本發展,他在董事會的任期之間不能持有超過14.9%的股票,也代表著他這段時間內無法買下整個Twitter。

霸道總裁逼我賣

4月14日,馬斯克開出了大膽的條件──以每股54.20美元(折台幣約1,594元)、總共約430億美元(折台幣約1兆2,648億元)的價格收購Twitter。消息一出,Twitter內部也對此提議召開了相關會議,而當時的Twitter還沒準備好把自己拱手賣給馬斯克。根據一份Twitter在15號發布的公告,Twitter當時想採用一項稱為「毒藥丸計畫」(poison pill)的防禦手段,藉此來降低任何個人或團體獲得Twitter控制權的可能性。

雖然Twitter原本想拒絕霸道總裁馬斯克的提議,但在馬斯克詳細介紹了他的收購計畫之後,Twitter的態度便有所軟化,最後決定答應馬斯克。

想分手?很貴喔

不過雖然Twitter已經點頭答應,但實際上的收購還得經過Twitter股東們的批准,才能在今年完成。如果股東們不准,或者是Twitter找到了新買家,或甚至是馬斯克籌不出錢的話,馬斯克還需要支付高達10億美元(折台幣約294億元)的分手費(break-up fee)給Twitter。

文章插圖

Twitter員工措手不及

有Twitter員工表示,在聽到馬斯克和Twitter達成交易時,他們沒聽到管理層解釋這項決定會對大家造成什麼影響,這讓員工們不免感到有點沮喪。

也有些負責審查工作的員工擔心,他們先前所做的努力將付之一炬,也有人擔憂馬斯克難以預測的管理風格、突如其來的發言會破壞Twitter的文化。

除此之外,員工們最關心的便是他們的薪水。許多Twitter員工一半以上的報酬都來自Twitter的股票,因此他們相當煩惱馬斯克會影響到這些股票的長期價值。

沒有任何員工在收購過程受到傷害……吧

在25號的員工會議上,主管們也試圖安撫員工,保證員工在收購完成的一年內都可以享有相同的待遇與福利,而且近期公司也沒有裁員計畫。執行長阿格拉瓦爾表示,員工手上的股票期權將轉換為現金。

Twitter要更自由!

「我希望即使是最唱衰我的批評者也可以繼續留在Twitter上,因為這才是言論自由的真諦。」馬斯克在一則推文中提到他對Twitter上言論自由的高度期待,他也自稱是「言論自由的絕對主義者」(free speech absolutist)。

Twitter多年以來希望能促進平台上「健康的討論」,於是增加了內容審核機制,這樣的設計讓大家褒貶不一,像馬斯克就覺得這是種對言論自由的箝制。

新老闆的新期待

除了言論自由之外,馬斯克也希望Twitter逐步減少對廣告的依賴,將重心轉往訂閱制。在2021年,廣告就佔了Twitter約90%的總收入。

馬斯克提出的建議包羅萬象,包含增加萬眾矚目的編輯按鈕、杜絕垃圾訊息機器人、放寬280字的推文長度限制等等,他甚至還想關閉Twitter在美國舊金山(San Francisco)的總部大樓,然後不給董事會發薪水。

幾家歡樂幾家愁

馬斯克為許多保守派人士帶來了一絲希望,他們希望馬斯克能把言論自由的空氣帶回Twitter,也希望被Twitter封鎖的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能藉此機會重返平台。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對馬斯克的到來感到歡欣鼓舞,有些人就擔心馬斯克只會激化網路上的仇恨言論。像是英國演員賈米爾(Jameela Jamil)就認為,在馬斯克的領導之下,無限制的言論自由將會讓這個平台上的仇恨言論達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因此她就決定離開Twitter。

「我不想要仇恨言論的自由,因為這對被壓迫的人非常不利。」她在Instagram貼文中寫道:「如果他們認為那些在app上令人厭惡的謾罵就是所謂的『自由』,沒人是安全的。」

賈米爾在Twitter上發布了她的最後一則推文。

文章插圖

馬斯克背後的中國勢力?

雖然馬斯克舉著言論自由的大旗買下了Twitter,但也有許多人對這個口號感到懷疑,也有人擔心中國政府會藉由馬斯克來箝制Twitter上對北京政府不利的言論。這個憂慮並不是空穴來風,因為馬斯克很大一部分的商業利益來自中國。

中國外交部在周二(26)表示,這些中國政府會利用特斯拉來影響Twitter的猜測都無憑無據。

貝佐斯:拭目以待

馬斯克的太空競爭對手──藍色起源(Blue Origin)的執行長、亞馬遜(Amazon)的前老闆貝佐斯(Jeff Bezos)轉推了《紐約時報》的記者傅才德(Mike Forsythe)的推文。傅才德在推文中提到,中國不但是特斯拉在全球第二大的市場,還是電動車的電池主要供應來源。在2009年,中國政府就封鎖了Twitter,因此在Twitter上幾乎沒有直接的影響力。

「有趣的問題。中國政府是不是剛在市民廣場獲得了一點影響力?」貝佐斯在推文寫道,然後自問自答:「我自己覺得大概不是。比起Twitter的審查制度,特斯拉在中國的複雜性更可能首當其衝。但我們等著看吧。馬斯克非常擅於駕馭這種複雜性。」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