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自動漲薪抗通膨 對勞工是福還是禍?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田習如 

比利時的薪資會隨著物價調漲,今年通膨嚴重,薪資漲幅和頻率是數十年未見。然而企業尋求轉嫁人事成本的一大手段就是讓商品漲價,因此反過來又推升了物價。

文章插圖

比利時物價上漲 薪水強制跟著漲

「今年(到4月)已經連調三次薪水,這種因為物價強制漲薪水,十幾年來我第一次碰到。」在比利時荷語區法蘭德斯歌劇院(Opera Ballet Vlaanderen)任職男中低音的台灣協會會長謝煜祥說。

2022年還沒過一半,比利時許多薪水族就已經「自動加薪」三次。這是因為比利時有著獨特的薪資跟隨物價滾動的調漲機制,以扣除部分項目如菸酒之後的物價指數2%為門檻,當過去四個月的平均指數超過門檻,調薪機制就啟動,但每次調薪上限為2%。

當地媒體法蘭德斯新聞(Flanders News)解釋它的運作方式:假設4月計算出的指數超標,退休金和社福金在5月就會漲2%,接著公部門薪水在6月調漲,再來就是民間企業及機構經勞資協商後跟進。

在2005到2010年間,比利時的薪資自動調漲了11.2%,平均一年約漲2%,但今年的漲幅和頻率是數十年未見。

比利時「漲」聲連綿不停

根據歐洲央行(ECB)的報告,這個制度在比利時民營部門的覆蓋率幾乎百分之百,同時,歐元區裡還有盧森堡和塞普勒斯(Cyprus)採取類似的自動機制,不過盧森堡是以通膨2.5%為門檻、每六個月檢視調整一次,塞普勒斯也是一年檢視兩次,且私部門覆蓋率約65%,因此比利時可說是執行最為頻密的國家。

資方自然叫苦連天,而企業尋求轉嫁人事成本的一大手段就是讓商品漲價,反過來又推升了物價。

「這對比利時來說特別危險,因為我們是出口型經濟。」比利時企業協會負責人提莫曼斯(Pieter Timmermans)告訴美國政治新聞媒體Politico,他擔心比利時的成本提高,產品售價隨之上升,就會失去出口競爭力。

「瓦斯漲價是最近最誇張的話題。」謝煜祥說,比利時家戶的能源費用計算複雜,視不同能源公司和合約方案而不同,許多會隨市價浮動,以剛過去的冬天來說,「有人單月瓦斯漲了250%,但下個月就變成漲90%」。據比利時政府發布,2月能源通膨率60.99%、3月57.22%,是40年來僅見。

文章插圖

想凍結自動加薪制? 猶如不可碰的禁忌

高通膨不只影響受薪階級,對企業的經營成本也是巨大壓力,加上疫情限制經濟活力,在在讓許多中小企業吃不消。根據經濟資訊公司Gaydon,比利時3月有973家企業宣告破產,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0.4%。連老牌百貨公司Inno也在4月宣布將裁員一半。

薪資隨物價自動調漲的制度,溯自1930年代經濟大蕭條之後的工會壓力,許多歐洲國家也都曾採行。《紐約時報》1975年曾有篇報導指出,在石油危機下,1974年比利時的勞工僱用成本上升了22%,其中就包括八次啟動自動調薪機制。加上比利時規定房租也隨物價調漲,從大企業到小店主都抱怨連連。

《紐約時報》用電影《科學怪人》(Frankenstein’s monster)的典故來比喻,意思是比利時人一手打造了他們後來無法控制的暴走怪物,讓薪資與物價進入了不斷互相推升的循環。

經歷1970年代的物價狂飆之後,丹麥、法國、義大利、荷蘭等國陸續放棄了調薪自動盯住物價的制度,只剩比利時等少數國家堅持下來。後來,甚至歐洲央行、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ECD)都曾奉勸比利時改一改。

其實1996年比利時曾立法提供民營企業緩衝措施,若加薪將使人力成本高過出口競爭的荷、法、德等國,企業可設出調薪上限。去年比利時企業界便想以年度加薪上限0.4%與工會協調,結果遭到拒斥。

2016年比利時也曾暫時凍結薪資自動調漲和基本薪資調漲,以挽救競爭力。如今,希望免除或改革自動調薪機制的聲浪再起。

對此,總理德克魯(Alexander De Croo)在年初回應:「晚一點再說,如果有多數人支持的話。」以比利時目前七黨聯合執政的結構,看來仍難撼動這個制度。比利時美國商會(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形容,它是比利時不可觸犯的「禁忌(taboo)」。

比利時工會:自動調薪不能亡!

但為它辯護者也大有人在。比利時荷語區工會ACV發言人范伯林根(David Vanbellinghen)告訴Politico,自動調薪機制是為了確保比利時消費者的購買力,這對人們和經濟都很重要。

比利時4月22日各地工會串連罷工,抗議政府對能源狂漲束手無策,自動加薪卻又設上限。且當地法語媒體《L’Echo and De Tijd》披露,比利時前20大上市公司執行長的報酬較2020年增加了14.4%,更讓民怨火上加油。

比利時中央銀行預估,2022到2024年薪資成本將上漲13%,同時不諱言鄰國的薪資雖也會因通膨而上升,但不會像有著自動機制的比利時那樣快速,致使這段期間比利時競爭力處於不利地位。

對老百姓而言,加薪會不會反而追高物價?這種「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就留給經濟學家去傷腦筋,他們的煩惱除了瓦斯飆漲,還有隨物價指數調漲的房租。

文章插圖

勞動法還有新改革:周休三日

歐洲媒體偶爾會用「惡名昭彰」來形容比利時勞動法規的繁瑣嚴苛,2月間比利時執政聯盟推出了一套法案,試圖翻轉形象,目標讓人們和企業更自由地安排工作時間。

根據新法案,勞工可向雇主提出一週工作四日,但每日延長工作時間,讓一週的總工時維持在38小時即可。除了週休三日,新法案還有「下班禁Line公事」,亦即員工下班後不用回覆主管或客戶的電話、電郵、社群訊息等,關機也OK。這項規定在1月從公務機關開始實施,員工超過20人的民間企業也將比照。

不過商界反對下班禁談公事的規定,荷語區的商會人員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這等於把疫情期間擴大的工作彈性又限縮回來,「(政府)顯然不信任雇主安排工作的能力」。

「我感覺比利時愈來愈成為一個『勞工優先』而非『商業優先』的國家。」數位行銷公司ADD-Design創辦人倫斯(Didier Rooms)告訴《全球中央》。這位比利時新創業者在2014年從薪水族變老闆,他坦言不支持自動調薪制,因為它既追不上通膨,也讓企業面臨更多人事、租金成本上升的不確定性。

面對人事成本壓力,倫斯只能用辦公室無紙化、讓員工更多時間在家上班等方法節省開支,畢竟新創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保住人才。他也說,彈性對企業很重要,對客戶提案愈快愈好,因此下班禁止溝通公事將窒礙難行。

比利時繳稅世界第一高

政府試圖用各種綿密法規保護勞工,想鬆綁卻又用更多規定綁得更緊,讓「科學怪人」愈長愈大。不過,比利時的中產階級對自動加薪機制其實沒有特別感受,真正讓他們更有感的是高所得稅。

根據OECD報告,2021年全球勞工薪資所得稅最高的國家,就是比利時,單身勞工薪資所得稅率高達51.5%,其次才是德國(49%)、奧地利(47.3%)和法國(46.6%)。

任職學術界的一位當地居民告訴《全球中央》:「老實說,我以前拿比利時薪水時,就算加薪,在層層扣稅之後,其實也感覺不到多少。」另一位居民補充:「自動加薪就像『無痛加稅』,最後的錢還是落入政府的口袋。」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