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繳稅的民族 瑞典人相信高稅收保障生活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黃齡儀 

不同於其他國家人民對繳稅的負面態度,瑞典人對公家機關與政府機構有著高度的信任,對於稅務局拿走薪資三分之一的行為,他們不但不抱怨,還心存感激和微笑。

文章插圖

瑞典人相信繳稅保障生活

瑞典以其高昂的個人稅而聞名,平均來說,瑞典人必須將辛勤工作所得的三分之一上繳國庫,並且,由於累進稅率,薪水越高稅負越重,可高達57%。然而,不同於其他國家人民將繳稅視為厭煩的事情,許多瑞典人不僅容忍,甚至歡迎高稅收。

根據斯賓塞.巴斯塔尼(Spencer Bastani)和丹尼爾.瓦爾登斯特倫(Danie lWaldenström)在2019年調查瑞典人對稅收態度的研究,有過半的瑞典人支持當前稅收制度,且不同於刻板印象所認為的,收入越低的人越支持稅收,收入越高越討厭。事實上,最支持目前稅收制度的是收入中上的中產菁英階級。

究其緣由,這是因為瑞典人習慣了福利國家,並且對它在醫療保健、學校、長照等方面提供的品質有相當高的信任。此外,與其他國家相比,人民對政府機關和公務人員也有很高的信任度。一些瑞典人認為,稅收得到了充分利用,不會因貪腐憑空消失。

公共機構值得信任 搖籃到墳墓的全包服務

市場研究機構凱度西弗(Kantar Sifo)2015年的一項調查指出,在27個主要政府機構中,瑞典稅務局的聲譽排名第三,僅次於財產劃分(Lantmäteriet)和瑞典專利註冊局(PRV)。因其客戶服務和「為社會做出積極貢獻」而獲得高分。瑞典稅務局是如何拿走人們的錢,卻又讓他們之中的大多數人心存感激和微笑?

首先,應該指出的是,稅務局的工作不僅僅是收稅,它也是負責人口登記的機構,統籌每個瑞典人生活的許多重要事件。當嬰兒出生時,該機構進行出生登記,並發出個人身分證號碼,然後父母申請登記嬰兒的名字,之後便能夠獲得育兒津貼等各種福利。

當決定結婚時,申請人必須向稅務局申請「婚姻障礙調查」以證明申請人有資格喜結良緣;每次搬家時,必須在一週內通知稅務局新地址;死亡後,宣布死亡的醫生需要通知稅務局,由稅務局頒發火葬或埋葬證明。在大多數瑞典人看來,這些生老病死的全包式服務都很好、很方便。他們的「老大哥」心存善意,不是僅僅將「錢」收走,人們從「他」身上獲得的更多。

文章插圖

瑞典語中的「稅」即是寶藏

與一些納稅被視為消極因素的國家不同,瑞典稅務局一直保持高支持率的一個很好的起點是,許多瑞典人容忍,甚至歡迎高稅收。越來越多的人願意接受更高的稅收,以建立一個基本公平且運作良好的社會,擁有體面的公共服務和普遍的安全網。事實上,瑞典語中的「」(skatt)還有另一個含義:寶藏。稅收一詞在許多語言中都具有如此積極的含義。

除了對稅收普遍持積極態度外,稅務局受歡迎的另一個原因是它的便利性和友好性。許多差事可以通過網路完成,也可以通過手機應用程式、電話甚至簡訊,提交所得稅申報表。2015年,多達540萬人通過電子方式提交了納稅申報表,獎勵之一是他們可以提早獲得退稅。

高稅收也並非人人愛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贊成高稅收,尤其對於需要繳交超高稅負的富豪來說。此外,偏右翼的選民也對高稅收和公共浪費持批評態度。

著名的反對人物是瑞典卡車製造商斯堪尼亞(Scania)前老闆萊夫厄斯特靈(Leif Östling)在被詢問為什麼將錢放在國外避稅時,他的名言是「我的錢到底能得到什麼」。這句話已經成為右翼輿論領袖中的一個著名口號。

另外,企業家、電影製作人和作家馬丁.博格斯(Martin Borgs)也寫了一本名為《365種浪費稅金的方法》的書,還拍了一部叫《別人在付錢》的電影,以及一部非常有名的紀錄片《1兆2000億》。

1兆2,000億是瑞典稅務局每年籌集的稅金。這部電影幽默風趣,比如他問街上的人是否願意花錢請他打保齡球(註:瑞典的一個小城市為市民建了一個免費的保齡球館),還讓街上的人向瑞典手工業捐款(註:手工業組織從政府獲得大量補貼)。

他想表明,如果人們作為個人不想為這些東西買單,為什麼他們應該被迫通過稅收來支付。他還在瑞典北部一條新建的高速公路上停車休息了幾分鐘,以批評沒有人使用等等。儘管批評者仍在,大多數瑞典人還是相當歡迎和支持高稅收制度。

文章插圖

全球中央 logo

全球中央

《全球中央》是高水準、具備國內強大國際訊息來源的雜誌。這本定位為以台灣角度看國際的雜誌,動員遍布全球近三十名的海外資深特派員,就國際間重要新聞事件,作深入淺出的分析報導,被各界視為客觀中立,有助於豐富國人國際視野的優質刊物,深獲好評。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