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Tuber吸金千萬 可愛外表背後卻藏情緒過勞、低薪黑暗面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數位時代文/ 王珮羽 

近年,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網路線上活動蓬勃發展,VTuber從原先的小眾文化躍升成為人熟知的虛擬直播文化。然而,隨著這股風潮的興起,其背後扮演者——「中之人」的低薪、情緒過勞的陰暗面,也慢慢地開始被眾人攤開檢視。

文章插圖

不再是冷門小眾,Vtuber風潮成焦點

上週五,玉米片品牌Frosted Flakes的吉祥物東尼虎(Tony the Tiger)作為VTuber(又稱虛擬直播主)在直播平台Twitch上首次亮相,勾起許多人小時候吃玉米片的回憶。雖然有外媒形容東尼虎的直播「很尷尬」,但與最近祖克伯元宇宙的「自拍」相比起來,還是自然多了。而且,這也不可避免地彰顯了虛擬直播主在TwitchYouTube等平台上已經掀起的文化浪潮。

圖為東尼虎於8月19日首次開台。

虛擬直播主比真人直播主更吸金

自2020年疫情爆發以來,人們上網的時間劇增,直播文化也趁勢而起。而結合遊戲動漫元素創造出的「虛擬直播主」VTuber更是成為焦點。《華爾街日報》曾經形容虛擬直播主是「日本傳統漫畫和動畫的演變,為漫畫和電視螢幕上的人物提供了即時互動」。

VTuber的原理是捕捉直播主本人(被稱為「中之人」或「魂」)的動作或面部表情之後,投射到2D的圖層或3D模型上。背後的製作者或是團隊會給予投射出的角色人格背景設定,經常會容有奇幻、科幻元素,並且圍繞這些設定來直播和互動。

對觀眾而言,有趣的直播、結合貼近角色的扮演,更具魅力。根據YouTube數據分析平台PLAYBOARD去年的統計,2021全年超級留言的「抖內」(Donation,字面意義為「贊助」)榜單中,前十名就有九位是VTuber,第一名就由所屬Hololive的虛擬直播主潤羽露西婭(潤羽るしあ)奪得,高達5000萬新台幣。

文章插圖

直播之外,靠周邊、廣告創造更大收入

對VTuber經紀公司來說,除了粉絲抖內,還可以推出不同類型的周邊。根據日本知名VTuber事務所「彩虹社(にじさんじ)」的母公司ANYCOLOR今年四月釋出的財報,周邊販售就占了營收的44%,超過了直播收入(31%),廣告業配則有14%,可見VTuber直播外巨大的商機。

雖然疫情危機已經在2022年暫時緩和,但VTuber的風潮仍然不減。以YouTube為例,Hololive English旗下的VTuber「Gawr Gura」今年訂閱數突破400萬,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虛擬直播主。而今年五月出道的現象級VTuber「壹百滿天原莎樂美(壱百満天原サロメ)」,也在出道13天後就超過100萬訂閱,成為訂閱數爬升最神速的虛擬直播主。

同時,不只玩遊戲,VTuber也可能精於繪畫、擅長聊天,甚至是專業歌手。Hololive English旗下的「Mori Calliope」(YouTube逾200萬訂閱)就在今年與環球音樂簽約,在主流音樂市場出道,並推出專輯,也在七月於日本舉行了現場演唱會。

圖為Hololive English旗下的Vtuber成員,4位組成以海為共同話題的團體「UMISEA」,展開一連串直播活動。

VTuber分成企業經營或單打獨鬥

VTuber產業的崛起主要是由較大規模的經紀公司所推動,例如Hololive、彩虹社和VShojo。由經紀公司推出的直播主通常被稱為「企業勢」VTuber,他們通常擁有較多資金和資源,也能憑藉經紀公司在娛樂產業的影響力,參與更多營銷和廣告活動。相較之下,單打獨鬥的VTuber就被稱為「個人勢」,可能就較為辛苦,但產出內容的過程也相對自由。

不過這一年內,有許多大型企業也開始推出屬於自己的VTuber,以和觀眾建立更親切的連結。例如,串流平台Netflix推出了宣傳大使「N-ko Mei Kurono」,她的設定是一個半羊半人的角色,主要在YouTube的Netflix Anime頻道上為即將上映的動漫或其他日本節目宣傳。甚至連台灣的電子硬體品牌微星也有面向日本市場的VTuber「美星メイ」,目的是在於將最新的硬體零件推廣到日本市場。

VTuber粉絲文化是一門學問

但營銷和VTuber領域專家Teddy Cambosa指出,儘管粉絲黏著度高,要吸引VTuber粉絲群並不只是參與那麼容易。「想要進入VTuber領域的品牌要了解,對於這個產業的研究不該只是短期的」,Cambosa這樣說,「一旦他們了解粉絲的文化和行為,他們就可以利用粉絲的忠誠度,將他們變為潛在客戶並長期留住他們。」

回過頭看,這次東尼虎VTuber可能就因企業對虛擬直播領域或是Twitch文化不熟悉,被外媒PCGAMER酸溜溜地評論是「毫不修飾的廣告直播,懷疑能不能吸引到年輕人」,畢竟家樂氏也曾想跟風玩TikTok卻弄得「尷尬又老梗」。

而VTuber背後就算有再多技術和資金支持,還是必須要「真實」才能與粉絲建立連結;儘管互動的只是虛擬的圖層或建模,但要產生與觀眾的共鳴,終歸還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共享歡樂、支持甚至痛苦和悲傷。

文章插圖

可愛、帥氣的虛擬外表下,他們也是「人」

光鮮亮麗的皮、精湛的角色扮演之下,VTuber仰賴的虛擬設定和匿名也是產業的雙面刃。由於只由虛擬角色呈現,很多觀眾其實不在乎背後的人是誰,對於「中之人」的真實生活所知甚少,且獲得的薪酬並不透明,粉絲甚至會忘記帥氣或可愛的2D皮背後,終究還是一個有血有淚、會疲憊的「人」。

今年五月,中國演藝經紀公司「樂華娛樂」與「字節跳動」旗下的虛擬女團A-SOUL就炸出了薪資和過勞的醜聞。根據報導,除了這些VTuber背後的的月收入僅不到1.2萬人民幣,且身染職業病,甚至有VTuber以私人帳號抱怨「被動態捕捉服裝劃傷」,公司也不聞不問。

另一方面,角色扮演帶給觀眾的親切感與真實感,因此會有觀眾模糊了虛擬與真實的界線,或忘記了自己與直播主之間的距離。彩虹社所屬的VTuber新星「Vox Akuma」就曾在表達這種困擾,「有些過度崇拜的粉絲,已經到了如果我請假超過一天,就會出事,產生爭執」。

上週(8月18日),另一位彩虹社虛擬直播主Axia Krone(アクシア・クローネ)就無預警宣布暫停活動,除了因毀謗與惡意中傷,也公開影片自述「過激粉」(指過度投射個人情感或價值觀等的粉絲)和將他當成小孩對待的粉絲如何造成困擾,有時粉絲會過度指點他在直播上「該有與不該有」的行為,或是惡意攻擊與他合作的其他直播主,令他相當為難。

但由於VTuber「中之人」在業界體系當中,都是「合約聘員」,不算是公司員工,因此很多福利或是輔導體系仍不完善。要等到經紀公司有完善相關條例,或是像演藝公司一樣提供直播主完整身心理輔導系統,或許還有很長的改革之路要走。

數位時代 logo

數位時代

長期聚焦於全球、台灣與中國等地最新的科技、網路、創業、數位行銷等議題的動態及趨勢。受到企業領袖與新世代菁英的喜愛,更引領台灣社會對「新商業」的關注與討論。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9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