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算出來的畫作,還能算是藝術嗎?AI畫作奪冠,藝術家的生存之戰

寫論文與小說、譜寫交響曲、下棋、唱歌、繪畫...AI(人工智慧)就像初生之犢,不斷地挑戰各個領域。這個超級新「人」每次出手,都會對該領域帶來不小的衝擊、激辯與反思。

本(9)月初,在美國與中國,人們又分別因為一場比賽與一則貼文,而看見AI繪圖工具如何挑戰了藝術的定義。

文章插圖

AI畫贏大獎 藝術家受網友質疑  

九月初,遊戲公司Incarnate Games的執行長暨董事長——Jason Allen以AI繪圖工具Midjourney所繪製的作品《太空歌劇院》(Théâtre d’Opéra Spatial),在美國科羅拉多州博覽會(Colorado State Fair)舉辦的Fine Arts Exhibition中,奪得數位藝術組(digital arts category)之大獎。本為美事一樁,但當Allen得獎的作品與消息傳至推特時,輿論開始發酵。

讓網友言詞針鋒的原因是,人們只需要輸入關鍵字提示,Midjourney便會生成構圖、用色皆屬上乘的圖片。因而有人懷疑Allen得獎的正當性,反駁者則主張Midjourney也只是創作工具之一。至此,這份勝利的宣言演變成支持與反對AI繪圖工具兩派的論戰。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支持者認為使用Midjourney作畫與利用Photoshop修圖其實相去不遠。有人甚至將此事件與19世紀相機初發明時,藝術圈的反感態度作對比,暗示著在新科技問世時,藝術家的態度時常都是比較意興闌珊的那方。

然而,反對派的憤懣也不是沒有道理。透過AI繪圖工具,人們只需要付出極少的成本便能獲得品質極好的圖片;相比之下,聘用真人來創造美,反而成了一個相對耗費金錢與時間的選擇。故而,有人擔憂此類AI繪圖工具的推出,可能會對人類藝術家的活路造成威脅。但,更多批評聲浪是衝著Allen而來。他們不認同《太空歌劇院》是Allen的創作,反而覺得他的行徑是一種作弊,同時也是對藝術的褻瀆。

雖然Allen拒絕提供自己為了製作《太空歌劇院》而輸入Midjourney的關鍵詞,但他有出面澄清,自己於報名時便充分揭露了自己的作品是由Midjourney所製作的事實。事後,二位評審也坦承評選時他們並不知曉Midjourney的運作機制,即便如此,他們也表示,在充分理解後,依然認為Allen的作法沒有問題,奪得大獎仍是實至名歸。

真懂還是假會?一場名為AI的鑑賞力實驗

同樣於本(9)月初,在中國網路上,AI繪圖工具也製造了一場鬧劇。名為「槽邊往事」的微信公眾號貼出了一幅山水畫,聲稱由AI繪成,邀請網友們鑑定一下AI繪圖工具的火候。

多數網友毫不領情地寫下「意境不佳」、「線條生硬」、「構圖缺乏留白」等批評,但最後都被發文者反將一軍,因為他揭曉了謎底——山水畫其實截取自元朝畫家黃公望的《天池石壁圖》。

這樣的作法也招徠其他網友議論。有人指責他有「誤導民眾的嫌疑」,也有更多人為那些把注意力放在構圖上的網友辯護,認為發文者截取原畫一隅的行為確實是造成沒有留白的主因,且畫作之賞析本來就該看整體而非局部,因此這些批評皆屬有憑有據。該文現已刪除。

公眾號「槽边往事」的意圖鮮明,無非是打著「AI」的旗幟測試網友對行家與名畫的識別度與鑑賞力,而顯然在他的標準下,多數網友都沒有通過這場測驗。但,這樣的實驗結果,是否透露著人們面對AI所作之藝術,會很自然地產生排斥、抗拒的心理呢?這是否也反應了,面對AI的強勢,人類所產生的恐懼與焦慮呢?

文章插圖

藝術何以為藝術?

當人們在談論藝術時,人們在談論的到底是什麼?如果藝術的標準是「美」,那Jason Allen的《太空歌劇院》似乎有達到門檻,這幅爭議之作混合了洛可可(Rococo)與超現實(Surréalisme)兩種風格,圖中明亮巨大的圓圈彷彿有吸引人墜入的魔力。

如果藝術的底線是人類的「工藝」,換言之,所有被認定為藝術者皆需出自凡人之手,那《太空歌劇院》肯定不符合這項規定,但其他數位藝術也該被驅逐出藝術的範疇之外。又,如果藝術需要「名氣」的背書,在這越來越水平、分眾又沒有共識的網路時代,真正的藝術似乎正在凋亡。

AI繪圖工具所掀起的風波,看起來在短期內只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藝術的定義,更是亙古以來人們未解的難題之一。少數可以肯定的是,如Jason Allen為自己的事件所總結的——AI繪圖工具已經誕生,人們能做的只有承認並接受這件事。

文章功能

comment 1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