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不讓演算法主導創作 」拒絕迎合IG 藝術家考慮出走

自2016年Tiktok殺入市場以來,Instagram在社群爭霸戰中打下的江山便顯得搖搖欲墜。比起Instagram上靜態的照片,Tiktok上連續播放又五光十色的影片似乎更受年輕一代用戶所青睞。為迎戰如此強勁的競爭者,Instagram時時修正自己的服務與定位,他們改變演算法、借鑑Tiktok的影片功能,目的就是斬斷用戶想跑票的念頭。

然而,這番改革不只招來多數用戶批評,甚至拖垮了一群藉Instagram嶄露頭角、販賣作品的藝術家。近期,藝術家們甚至打算出走了。

文章插圖

Instagram定位髮夾彎

近年,Instagram逐漸放棄如照片插畫等靜態圖像的版圖,幾次改版下來都以發表或升級影片功能為主。Instagram負責人莫瑟里(Adam Mosseri)甚至在他的帳號宣布Instagram將正式脫胎換骨,以方形照片為主流的時代已去,未來他們也將並重影片之發展。

言論一出,很多人都感到心灰意冷,因不管他們怎麼抱怨被推播沒興趣的影片,或看不到親友發布的貼文,Instagram似乎都不願傾聽用戶的心聲,修正越來越糟糕的使用者經驗。

藝術家無力招架想下車

而在眾多的嘆息聲中,有一群人更是心死,他們便是曾藉Instagram博得曝光、贏取名聲的攝影師、插畫家、漫畫家等靜態圖像藝術家。

以往,Instagram精準的演算法可以將他們推送至潛在的粉絲與客戶前,但在Instagram選擇影片、放棄照片後,他們的貼文與帳號便顯得無人問津。下降的觸及意味著銳減的收入,藝術家們面臨一個進退兩難的窘境:他們該留在仍有粉絲的Instagram,抑或離去,投奔其他社群平台?

文章插圖

留下的人尋求解方

比起被Instagram和演算法牽著鼻子走,攝影師Tatiana Bruening更希望可以將改變的契機賭在溝通上。她在Instagram上貼了一張白底黑字的圖片,上頭寫著「讓Instagram回歸Instagram」(Make Instagram Instagram Again),並在Change.org上發起相關請願活動。貼文一出,很多用戶都覺心有戚戚,目前已累積了超過兩百萬個讚。

▵✖️tati(@illumitati)分享的貼文

以藝術家為服務對象的非營利組織Artists Support Pledge也轉載了Bruening的貼文,並表達了更明確的訴求,其中包含照片與影片平權、回歸以前的演算法、移除「推薦的連續短片」功能等。

即便如此,Instagram對用戶的客訴卻遲遲沒有動作,直到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與凱莉・珍娜(Kylie Jenner)等明星級的用戶也分享此文,他們才出面稍作回應,澄清他們依然歡迎各種靜態圖像,試圖撫平用戶的怨氣。

Artist Support Pledge(@artistsupportpledge)分享的貼文

離去的人開創新局

有些藝術家則已另尋新出路。插畫家Deb JJ Lee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便不諱言地表明此刻他已把經營社群的重心放至Twitter。Instagram雖有試著提出解決方案,願意付費請藝術家與網紅們繼續使用Instagram,但他們開出的價碼太低,甚至不敵他在外接案的費用。另一名插畫家Maddy Mueller則透露,Twitter讓她找到更蓬勃的藝術家社群,也有了更豐富的工作機會,但在她正式跳槽前,她每天都得過著與標籤(hashtag)和演算法拼搏的生活。

IG or Twitter?

從推廣作品的角度來看,Instagram和Twitter的差異究竟有多大?根據英國《衛報》報導,以拍攝落日與濃霧聞名的英國景觀攝影師Sam Binding便曾在兩款社群上傳相同照片做實驗。他發布了一幅從紫色薰衣草田中捕捉太陽輪廓的照片,兩天後他統計了一下,該則貼文在Instagram上共累積了5595人次的流量,約等於他半數的粉絲;在Twitter上則吸引了5611人來觀看,但弔詭的是,他當時在Twitter上的粉絲只有333人。

Sam Binding(@sambinding)分享的貼文

另名英國攝影師尼克.沃普林頓(Nick Waplington)也曾做過實驗,與Instagram的演算法鬥智。以往,他每個月都會增加最少一百名粉絲,可惜這樣的光景已不再。在某則貼文開出了創新低的觸及率後,他決定在網路上隨手抓取模特兒坎達兒・珍娜(Kendall Jenner)的照片並將其張貼。最後,這張照片竟成了他在Instagram上最多人按讚與觀看的貼文,令他倍感意外。

藝術家尋找新棲身之地 

Instagram上的低觸及率與對特定內容的偏好使藝術家紛紛倒戈,轉向其他社群經營事業。Twitter相對公平且合理的演算法使其成為新的熱門,而緊接其後的是同樣頗具人氣的視覺化社群VSCO、BeReal,及更專業的Artfol和Bubblehouse等。

另,也有人拒絕再受社群上的演算法綁架,自行架設網站,開闢自己的新天地,如上述的Deb JJ Lee、Maddy Mueller、Sam Binding和Nick Waplington都有自己的網站供人搜尋。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