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4個月也無法遏止 國際醫護人員持續對抗西非伊波拉危機

30號時,香港傳遊非洲女子帶著伊波拉病毒回到香港,引發許多人恐慌,所幸經過疾管局查證是誤報。事實上從2月至今,這波致命病毒已經奪走許多西非居民的生命,截至27號已知至少有660人死亡。

BBC駐幾內亞的記者前往疫區,並描述了她的親眼見聞,當地的醫療人員每天必須在一場場的死亡前振作精神救人,他們擔憂,就算到2014年底,這場史上最大規模的伊波拉危機也難停止。

 

日前30號時,香港傳出遊肯亞女子帶回伊波拉病毒引發恐慌,經過查證是誤報,香港衛生防護中心聲明中就提到:「自二○○八年七月起,病毒性出血熱,包括埃博拉(伊波拉)病毒病,為法定須呈報傳染病,本港至今沒有錄得個案。衞生防護中心公共衞生化驗服務處有能力檢測出這種病毒。」
 

BBC記者前往伊波拉疫區
各界都因為這致死率高達9成的病毒騷動時,BBC記者駐幾內亞記者瑪茲姆達爾(Tulip Mazumdar)就描述了她在疫情前線的見聞: 
 
「我們前往位在幾內亞當地的伊波拉治療中心,這裡就位在東南方蓋凱杜省(Gueckedou)的一座森林小鎮上,當我們到達時,看到的場景是那麼讓人憂心:小張的行軍床上包著白色塑膠布,一旁滿臉嚴肅的男子正把一罐罐的消毒劑裝到貨車上。
 
我們受邀到此的目的,就是準備要看他們即將進行一項讓人痛心的任務。我們跟著他們開車又前進幾分鐘,最後進到了森林內,抵達時可以看到地上已經挖好了一個洞。
 
這是法亞(Faya),一名僅4個月大的寶寶的安息處,他也是伊波拉病毒最新的受害者。法亞從媽媽那邊感染到病毒,他的媽媽在數周前已經過世。在這片灰暗又孤寂的林地中,法亞成了第20具無名屍。」
 

 

3月底時,西非的幾內亞地區就傳出致命病毒伊波拉肆虐的消息,感染到伊波拉病毒的患者虛弱躺在床上


小補充:侵襲靈長類的伊波拉
根據疾管局網頁介紹,伊波拉病毒在1976年首度被發現,並以病毒被發現的地點命名。伊波拉病毒只會侵襲人類與靈長類(猴子、大猩猩及黑猩猩),病症為突然出現高燒、不適、肌肉痛與頭痛,接著出現咽喉痛、嘔吐、腹瀉、與斑點狀丘疹與特異出血現象。重症者常伴有肝臟受損、腎衰竭、中樞神經損傷、休克併發多重器官衰竭。

有關伊波拉病毒的疫情現況,可至疾管局網站查詢。


 

醫療人員正脫下防護裝束。

每天面對死亡的無力感
「被無國界醫生組織(MSF)從鄰近村落招聘來的護士艾戴兒(Adele Millimouno)說:『他(法亞)死前我就在一旁,我當時才餵了他喝牛奶,我離開休息一下時,就被人叫回去,他們說法亞死了。我好心痛。』」

「這只是在前線對抗伊波拉病毒的人員再度得面對的一個日常,蓋凱杜省這邊在3月時開始出現第1起病例,目前在當地協助救援的醫療慈善單位就認為,這史上最嚴重的病毒爆發至少會一直持續到2014年末。現在,西非地區已經超過670人死於伊波拉病毒」

「上週時,奈及利亞也正式成為因伊波拉病毒入侵釀死的國家,目前在當地救治的無國界醫生組織、還有國際紅十字協會一起帶領近400名的醫療人員對抗這場致命病毒風暴,他們表示,西非的伊波拉病毒已經超出控制範圍。」

「截至7月22日,無國界醫生團隊在蓋凱杜省這設立的醫療中心已經接獲152名伊波拉患者,其中有111人已經死亡。護士艾戴兒說,這項救人工作讓她備感無力,幸好有那些倖存下來的患者,成了她可以繼續下去的動力。

「她說:『我鼓起勇氣接受招募來這工作,我想拯救我住的地方。我對我所從事的工作感到驕傲,目前我們從伊波拉病毒手中救回了40名患者。』」


 

無國界醫生人員要換上防護裝進入隔離區

醫療人員想摘器官
「隔天一早,我們隨著衛生單位的官員往12公里外的另一處「科羅奔高」(音譯,Kollobengou)村前進,之前有衛生人員想進入村中時遭到攻擊,並被威脅不得再進來。」

「護士艾戴兒受訪時說:『好多人死在我面前,對我來說,看著年幼的孩子死去是最痛苦的時候,有時候我實在受不了就會跑到外面去哭。有些人過世前,我們會握著他們的手,摸著他們的頭,坐在他們身邊一會。』」

「這邊的民眾,有許多人認為是醫療人員把病毒帶到他們的家園,他們相信醫療人員想從死人身上摘器官,也有的民眾,儘管他們相信有伊波拉病毒的存在,卻因為太害怕而不敢向外求援。」

沒有乾淨水怎麼防護?
「現在,就在村子(指科羅奔高村)再度傳出另一人死於病毒,而當地村長和我們協商後,我們終於得到他們的許可,讓醫療人員可以進駐到村中。」

「當我們進到村子時,你很明顯可以感受到那股害怕的情緒,村民們膽怯地從他們的小屋內探頭出來,再一一走到村內的廣場上。」

「當地的衛生官員,他們肩負和民眾溝通對抗病毒的責任,就鼓勵村民不要害怕,要讓醫療人員進駐並接受檢查,讓醫療人員可以評估哪些人可能患病。」

「衛生官員也發放肥皂還有氯給民眾,因為只要保持良好個人衛生習慣就能避免掉病毒的感染。」

「但是,也有村民直接點出:『我們沒有乾淨的水源,你怎麼能要我們無時無刻都去洗手保持乾淨?』

之後,村中有兩個家庭把2名生病的家人帶出來,醫療人員也很快地將患者送往醫療中心,事實上,他們日前已經注意到這個村內有4名患者死於病毒,最後確認時才發現更早前已經有3人死亡。總共有48人接觸到伊波拉病毒,這些村民必須在接下來3周中,一邊等待醫療人員的檢查結果、一邊接受人員的每日追蹤觀察。」




 

1995年的電影《危機總動員》(Outbreak)就是以伊波拉病毒為靈感,描述非洲地區出現類伊波拉病毒莫塔巴(Motaba),病毒更進一步現身美國本土,主角們在電影中必須與時間賽跑找到解藥。

爆發初期溝通不良釀禍
「在蓋凱杜省這,還有2處村莊不讓醫療人員進駐,但和數個月前的情況比起,現在的情況算是有很大的進步,因為當時有28個村莊拒絕協助。但這些現象還是讓人擔憂。」

「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賈薩雷維克(Tarik Jasarevic)表示,病毒爆發初期,衛生人員無法清楚解釋原因,是造成之後村落陸續關閉拒訪的部分因素,他說;『人們一聽到伊波拉病毒沒有藥可醫,他們就開始心想:『既然都沒藥醫了,那我又何必再跑到醫療中心去?』,或是,有些民眾真的到了醫療中心,但卻死了,這樣讓某些村民留下 “離開村子就確定是要死了” 的印象。』」
 
「賈薩雷維克繼續說:『當時,我們沒有向民眾強調醫療中心內有倖存者,也沒有特別提到如果早點到醫療中心救治不只可以提高生存機率,也可以避免家族其他成員感染。其實,伊波拉病毒的高危險群應該是照顧患者的醫療人員,因為他們暴露在病毒感染環境中最多。』」


 


流通國境間
在蓋凱杜省協助調解村民的衛生官員阿布杜拉曼(Dr Abdurahman Batchili),他表示現在的情況進步許多,因為每天竄出的病例數字正在下滑,他說:『人們開始認知到這波病毒的危險,我們懷抱決心,希望能在接下來一到兩個月中結束這場病毒危機。然而,在國界地帶還是有風險在,像是獅子山共和國正處在病毒爆發的危難時期,所以我們也會嚴加觀測邊境地帶。』

「在7月20-23日之間,獅子山共和國就新增了71個新病例;賴比瑞亞也有25個新病例,幾內亞當地則是傳出12起新病例。」

「每一週,數千名民眾在幾內亞、獅子山共和國、以及賴比瑞亞之間移動,但這些國境之間卻只有13個監測疫情站。」


2014年底前無法遏止
國際醫療組織認為,現階段期待伊波拉病毒可以立刻受到控制是不可能的事情,負責幾內亞當地救援行動的無國界醫生高傑(Antoine Gauge)就說:『我們對能否在2014今年結束這場爆發感到遲疑,伊波拉病毒不會因為國界受限,這邊的人們四處移動旅行,他們有親戚住在獅子山或是賴比瑞亞;當然,以幾內亞的情況來說,目前算是有最大的進步,但我們無法確切告訴你很快就不會有病例。

「再回到我一開始到達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吧,這天13歲的阿爾馮茲(Alfonz)來看他的小妹妹瑪麗安,阿爾馮茲本身就是從伊波拉病毒中痊癒的患者;他看著橘色封鎖線另端的妹妹,她正被穿著防護衣的醫療人員抱在手上。還是有好消息的,因為瑪麗安的伊波拉初步檢查是陰性反應。
 
但是,伊波拉病毒的攻擊是殘忍且不分對象的,這對孩子的母親日前已經染病,很可能會死亡。
 
讓人傷心的是,現在病毒危機持續下去,這2名孩子面對的情況將會不斷出現。」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Saving lives on the Ebola front line in West Africa
 
延伸閱讀:《月死上百人  西非封國界防堵伊波拉
關閉國界防擴散 西非受致命伊波拉病毒威脅
 

我們為您在DQ飛行船預留了VIP位子,期待您登船贊助DQ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