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國改變態度給放行 難民:我好驚訝

上周末,馬其頓警方用警棍和震撼彈驅離難民的影像引起國際社會譁然,而最新報導指出,馬其頓改變心意決定放行這些難民一路往北,現在換成北邊的匈牙利開始緊張,當地也傳出建立 4公尺高圍籬準備阻擋難民潮。

文章插圖

驅趕不走  難民潮湧入

歐洲東部與南部正因大量湧入的難民焦頭爛額中,歐洲各國都提高警戒來因應大量難民潮。

CNN報導影片中,可以見到難民們在馬其頓邊界處與警察發生衝突,警方發射催淚瓦斯想把難民們趕走。

上週末時,希臘和馬其頓共和國交界處就傳出馬國警察阻擋難民越境,使用催淚瓦斯和震撼彈驅趕難民的消息,許多難民在衝突中受傷,有的家庭更因此走散,混亂中可聽見大人激動叫喊以及孩童哭泣聲不斷。根據最新報導,原本強硬逼退難民的馬其頓,決定放行讓難民搭車往北邊的塞爾維亞邊境去。

忍無可忍的馬其頓

《路透社》指出,光是七月,從中東渡海到希臘的難民數量創下 5萬人紀錄,這就像是把中東戰火的衝擊擴大到了歐洲區,而難民前仆後繼的態勢難以阻擋,也釀成國與國間的緊張,例如馬其頓,當地平均每天有 2,000名難民湧入自家國門,這讓他們忍無可忍一度動用武力想驅逐難民,同時,這也讓希臘和馬其頓之間原本不佳的外交關係更緊張。

經過上週末兩天的衝突,馬其頓政府打消驅趕難民的主意,決定派巴士和火車載送難民往北部靠近塞爾維亞的邊境區。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西歐,我的夢

對上萬難民來說,富裕的西歐是他們的夢想,而德國就是難民們的熱門選項之一,德國當局統計,今年(2015)將有 75萬人到境內尋求庇護。

《路透社》進一步訪問敘利亞難民時, 41歲的比拉爾(Abdullah Bilal)表示對馬其頓目前的平靜景象很詫異,他說:「我之前有看到電視新聞,所以我到現場後很驚訝」,「我以為我會碰上(之前被驅趕)一樣的情況,但我到了之後發現現場一片和平。馬其頓的警察還對我們說:『歡迎來到馬其頓,我們已經備好巴士與火車給您。』」

另一位受訪的敘利亞人, 35歲的阿爾巴亞提(Mohannad Albayati),他與太太一起帶著兩個孩子加上三位兄弟一起踏上這場危險之旅,受訪時他說:「我已經踏出一步了,但距離抵達目的地還有段很長的距離,透過阿拉真主的庇佑,我將一路往德國前進。」

塞爾維亞:準備好了

目前,越過馬其頓的難民們必須以走路的方式前進到塞爾維亞,而塞爾維亞當局則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他們表示不會把難民限制在一個地方,也不會架起圍籬阻擋他們,賽國當局已經規劃南邊的普雷舍沃鎮(Presevo)當作難民的收容區。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匈牙利緊張 架起4公尺圍籬

到了塞爾維亞就好了嗎?其實,難民的目的地不是塞爾維亞,塞國並非歐盟成員,許多人是希望能進一步往北再往西前進到西歐各國尋求庇護,所以目前是塞爾維亞北邊的匈牙利開始緊張。

匈牙利政府已在 175公里長的邊境架設了 4公尺高的圍籬,同時部署數千警力到邊境維安,希望能阻止難民透過他們深入到西歐等地。

匈牙利會如此緊張的原因,一方面因為他們是歐盟成員國,再來他們是申根簽的會員國(註)之一,換句話說,一旦難民進入到匈牙利後,就不須太擔心在國境被搜查護照等證明文件,他們有機會在各國間(英國與愛爾蘭除外)移動。

二戰來最大規模難民潮

從 2014年開始引爆的難民潮,目前成了歐盟相當頭大的問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Merkel)也曾談到難民問題比歐債還嚴重,歐盟也表示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規模的難民潮,以希臘為例,當地光是在 2015年就已經迎來了 16萬名以上的難民,仍未從經濟危機中復原的他們,難以招架數萬難民湧入。

註:根據歐洲的申根公約,只要有成員國的有效身分證或是申根簽證就可以在申根成員國之間自由旅行。目前申根公約的成員國一共有 26個國家。

文章插圖

小補充:為什麼希臘和馬其頓互看不順眼?

你知道其實世界上有兩個地方都取名叫做馬其頓嗎?TestTubeNews要解釋給你聽(可選擇中文字幕):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