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美軍氫彈試爆事件簿:消失在日本築地市場的輻射汙染鮪魚

by:時穿
21570

隨著下個月 6號,日本東京最大的魚市場築地市場(Tsukiji Ichiba)即將要遷到豐洲新址,有一群漁夫擔心起 64年前的歷史將被世人遺忘⋯⋯

post title

圖為 1954年3月1日,美軍在比基尼環礁進行「城堡行動」氫彈試爆的第一場行動「Bravo」的景象。美軍原先推算,「Bravo」的爆炸威力只有 6百萬噸(Mt),但實際上的爆炸威力高達 15百萬公噸。

Photo: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En

城堡行動  代號「Bravo」

1954年3月1日,美軍在太平洋馬紹爾群島(Marshall Islands)的比基尼環礁(Bikini Atoll)展開代號為「Bravo」的氫彈試爆「城堡行動」(Operation Castle)。

沒即時逃出的鮪魚漁船

在美軍進行氫彈試爆的當下,比基尼環礁附近還有數艘日本的鮪魚漁船,其中距離試爆地點最近的鮪魚漁船「第五福龍丸」,雖然不在當時美軍設定的危險範圍內,但由於鮪魚漁網收繩時間過長,導致船上 23名船員長時間暴露在輻射落塵(nuclear fallout)下。

post title

這張圖是以代號「Bravo」氫彈試爆地點為圓心繪製而成,圖中長方形點狀區域為美軍設定的危險範圍,可以看到「第五福龍丸」(打叉處)並不在美軍設定的危險範圍內。根據「第五福龍丸」當時的航海日誌,在美軍進行代號「Bravo」的氫彈試爆時「第五福龍丸」位在北緯11度53分、東經166度50分的位置,比基尼環礁東方 160公里左右。

Photo: 国際文化情報社「国際文化画報(1954年5月)」

輻射汙染魚  就地掩埋

兩周後,「第五福龍丸」回到築地市場,結果發現「第五福龍丸」的鮪魚和鯊魚受到輻射汙染無法販售。當時《朝日新聞》在報導中寫到,這些魚的輻射劑量相當於 1毫克的鐳,輻射值強到人們只要在距離這些魚 30公分以內的地方待上一段時間,就會受到影響,更不用説吃下去對人體造成的風險。

《讀賣新聞》則在報導中寫到,當晚東京都衛生局緊急召開會議,決定將這些受到輻射汙染的漁獲埋在市場外停車場地下 2公尺深處。在埋好這些魚後,他們將整個停車場清洗過,並確定沒有在停車場測到輻射。

post title

圖為當年的大阪中央市場,因為發現遭輻射汙染的漁獲,而圍起封鎖線禁止非相關人士進入該區域。

Photo: 『アサヒグラフ』 1954年3月31日号
post title

圖為當年在靜岡縣燒津市的一間魚店,在看板上寫著他們沒有賣「原子鮪魚」(編註:當時常用「原子マグロ」或「原爆マグロ」來稱呼受輻射汙染的鮪魚),消費者可以安心購買。

Photo: 『アサヒグラフ』 1954年3月31日号

民眾恐慌  魚價暴跌

然而,雖然政府決定將這些受到輻射汙染、總重約 2公噸的漁獲(3條鮪魚和 28條鯊魚)埋藏在築地市場某處地面下。但在當局測出「第五福龍丸」漁獲輻射劑量超標的同時,築地市場便陷入一陣恐慌,不只鮪魚價格暴跌,更連帶影響到築地市場內的其他漁獲。

「合格」也救不起來

為了要平息民眾的恐慌,東京都政府在所有通過輻射劑量檢查的漁獲上都會蓋上「合格」印章,但還是沒有辦法讓民眾和市場附近的店家安心。

就地掩埋  或棄置近海

除了築地市場之外,同年在各地的漁港上岸的漁獲當中,總計有 856條受到輻射汙染。

這些受到輻射汙染的魚不是被埋入地底,就是被丟棄在近海。

post title

圖為 1954年3月,「第五福龍丸」的船員在上岸後接受醫生診治。

Photo: 『アサヒグラフ』 1954年3月31日号

圖為 1954年4月,一名「第五福龍丸」船員因為氫彈試爆的關係,頭頂出現掉髮症狀。

Photo: 『アサヒグラフ』 1954年4月7日号
post title

圖為 1954年9月,「第五福龍丸」無線電通訊長久保山愛吉生前最後的身影。久保山是當年「第五福龍丸」船員當中最先離世的。久保山在臨終前曾說:「我希望自己是最後一位因為氫爆過世的犧牲者。」

Photo: 『アサヒグラフ』 1954年9月15日号

十年內  丟了原子彈又試爆氫彈

當時,「第五福龍丸」被美軍氫彈試爆波及,距離 1945年美軍在日本丟下兩顆原子彈不到 10年,加速了日本國內的反核武聲浪。

然而,當時的日本經濟得仰賴美國,所以日本政府不想讓美國不高興,但日本政府迫於民間壓力,也急需一筆錢賠償受害者——根據日本政府估計,他們大約需要 15億日圓來賠償「第五福龍丸」受害者和受影響的於漁業業者。

美國只給了一半

最後,日本政府和美國達成協議,日本不會追究美國的責任,而擔心日本會從「反核」變成「反美」的美國政府,則在隔年(1955年)決定基於善意、非因法律義務的賠償(ex gratia)日本政府 200萬美金(按照當時日幣和美金固定 1:360的匯率,相當於當時的日幣 7億2,000元),這個金額只有日本政府提出的一半不到。

post title

圖為 2010年1月,在東京築地市場,商人們正在紀錄每隻鮪魚的品質,準備等一下在拍賣會場上喊價。

Getty Images

謎樣的「鮪魚埋藏地」

然而,至今沒有人能確定當年「第五福龍丸」的漁獲究竟是埋藏在哪裡。

1996年,因為地下鐵大江戶線的工程要在築地市場新建地下鐵出口,需要檢測工地附近的輻射值有沒有問題。東京都政府便順帶在築地市場的正門附近,找看看當年這些魚是否還在,但卻連鮪魚的骨頭都沒有看到,輻射值也沒有異常。

沒有資料記載

築地市場設備課長的吉田順一表示,雖然一直都有傳言說當時這些鮪魚是不是埋藏在正門附近,但並沒有明確記載的資料。

在大家原以為的「鮪魚埋藏地」沒找到鮪魚,也讓「當時的鮪魚到底埋在哪」成了一大謎團。

post title

這是前「第五福龍丸」船員大石募資製成的金屬製紀念牌,紀念牌上寫著當年「第五福龍丸」的漁獲上岸後被測出受到輻射污染,而被埋藏在築地市場內的某處。

Photo: Lover of Romance

募資蓋「鮪魚墓碑」

這讓不想讓這段歷史被人遺忘的前「第五福龍丸」船員大石又七決定,他要在日本全國巡迴演講,向小孩們一個人募集日幣 10元(折台幣不到 3元),在築地市場建一個「鮪魚墓碑」。

市場只有紀念牌

然而,由於築地市場當時正在討論要如何整修,所以政府不願意讓大石在市場建一個「鮪魚墓碑」,雙方最後討論的結果,就是在築地市場外擺一塊金屬紀念牌,而「鮪魚墓碑」則和「第五福龍丸」擺在東京夢之島公園的東京都立第五福龍丸展示館(東京都立第五福竜丸展示館)。

post title

圖為位在東京江東區夢之島公園的東京都立第五福龍丸展示館,在這裡可以看到「第五福龍丸」本尊。

Photo: Takahiro Matsuzawa
post title

圖為位於東京都立第五福龍丸展示館的「第五福龍丸」(已經除去「第五福龍丸」上的輻射污染)。

Photo: carpkazu

紀念牌留存未定

隨著下個月 6號築地市場就要正式熄燈,11號開始改建成 2020東京奧運專用停車場,築地市場外這塊金屬製紀念牌的去留東京都政府卻一直沒有定案。

「現在再不說就來不及了」

上周六(22),正值「第五福龍丸」首位死者久保山愛吉的忌日前一天,大石等人聚集在「鮪魚墓地」附近,希望「第五福龍丸」和鮪魚的故事能夠被流傳下來。

大石説:「世界上有很多核電廠和核武,什麼時候會發生(和「第五福龍丸」)一樣的狀況誰都不知道,很多人完全忘記這起事件。現在再不說就來不及了,能不能在築地市場留下石頭(指鮪魚石製墓碑),是我接下來最重要的工作。」

從這支影片可以一窺「第五福龍丸」內部樣貌。

上線時間:2018/09/26
增修時間:2018/09/27  修正錯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