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整成自拍照中的自己 從Snapchat來的身體畸形恐懼症

by:時穿
6779

你喜歡自拍嗎?最近有整型外科醫生指出,十年前人們都會帶著自己喜歡的名人照片,和醫生說想要整成照片中這個人的樣子。然而現在,人們雖然還是會帶一張照片去整形外科診所,但那張照片上的人物不再是別人,已經漸漸換成個人修圖過後的自拍照了。

post title

最近,整型外科醫生表示,他們發現有越來越多人會帶著修圖過的自拍照,和整型外科醫生說他們想整成照片中的樣子。

Photo: Kyle Glenn

手機讓修圖變簡單

近幾年來,隨著修圖越來越普遍,只要有一台智慧型手機就能輕鬆下載各式各樣的修圖軟體,不管是要修掉臉上的痘痘或調整一下輪廓都能辦到。

2015年曾有一項調查指出,三分之二以上的女性受訪者認為,雜誌上的照片不應該修圖,但有 57%的受訪者坦承,他們時常會先修一下個人照,再上傳到社群網站上。

社群媒體改變了整形界

去年,美國顏面整形重建外科醫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Facial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曾指出,55%的患者想整型的原因是「想讓自己的自拍照變得更好看」,這個比例相較於前一年(2016)多了 13%。

當時他們在報告中認為,這是社群媒體的「文化力量」改變了整形外科產業。

post title

隨著Snapchat、Instagram的濾鏡讓修圖變得更方便,有些人沉浸在濾鏡中的美貌,希望能讓現實中的自己也能長得和照片中的自己一樣。

Photo: Darius Bashar

濾鏡效果  瞬間達成

然而,修圖APP不斷推陳出新的結果,現在點開Snapchat、Facetune或Instagram,不只可以瘦小臉、讓膚質看起來更好,還能改變眼球顏色、加上動物外型的濾鏡等。

最近,一篇刊載在《美國醫學雜誌‧臉部整形外科》(JAMA Facial Plastic Surgery)的文章指出,Snapchat和Facetune等社群媒體APP讓人們可以在一瞬間將自己的外表改變成不切實際又難以實現的美麗容貌。

相信濾鏡世界才是真的

該篇文章中提到,現在有越來越多上門求助整型外科的患者會帶著自己修過圖、加過濾鏡的自拍照,並表示希望能整成和照片中的自己一樣。

當人們看著這些修圖或加了濾鏡的自己,他們會越來越相信這才是自己的長相,進而希望能透過整形手術的方式,將自己整成照片中的自己。

這個現象稱為「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Snapchat dysmorphia),由英國整形外科醫生艾索(Tijion Esho)所創。

post title

英國整形外科醫生艾索認為,現代人因為Snapchat等社群平台讓人們開始追求濾鏡中的自我,就像一種身體畸形恐懼症,而將這種現象稱為「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

Photo: Andrei Lazarev

小補充:什麼是「身體畸形恐懼症」?

身體畸形恐懼症」(body dysmorphic disorder, BDD)指的是患者過度在意自己的外表,主觀認為自己的身體形象(body image)醜陋或有所缺陷,有些患者甚至會出現重複照鏡子等強迫性行為(compulsive behavior)。

模糊現實與虛幻

至於「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它就像身體畸形恐懼症的變形:Snapchat等自拍修圖APP提供人們理想化——有時又超乎人類世界——的美麗新標準,讓人們得以在Snapchat的世界裡呈現出現實生活中無法達到的外貌,模糊了現實與虛幻世界。

post title

瓦西認為,「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和社群媒體脫不了關係,特別是在Snapchat推出之後,有越來越多患者希望能整成Snapchat的濾鏡效果。

Photo: Mike Corbett

想變成Snapchat濾鏡照

波士頓大學整型與雷射中心主任瓦西(Neelam Vashi)表示,她遇到的患者都會帶著用特定角度、特定打光方式拍下的照片說要整成照片中的樣子。

瓦西說:「我看到很多非常不真實的照片,它帶給患者不切實際的期望,因為這些患者想讓自己變成幻想中的自我。」

瓦西指出,在Snapchat興起之前,大多數想整容的患者以隆鼻居多。但現在的患者是希望能和Snapchat濾鏡效果一樣:把嘴巴變大、把眼睛變大、臉要變得更對稱或改變臉部各器官的比例。

社群網站讓人們更在乎外表

瓦西認為,Snapchat、Facetune等社群網站讓人變得非常在乎外表,「在Facetune上調整一下,就能讓皮膚變光滑、牙齒變更白、眼睛和嘴唇變更大,接著就能快速分享到Instagram,『喜歡』和留言就會接著出現」,是社群媒體造就了「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這種現象。

post title

社群網站讓人們得以從第三者的角度,在網路上看到自己的照片與長相,這可能也是造成「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的原因。

Photo: Omar Lopez

自拍時代只看到自己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整型外科主任拜恩(Patrick Byrne)認為,「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這個問題的本質在於自拍時代的人們,只注意到自己的外型。

照片雖然過去到現在都一直存在著,但從來沒有一個時代像現在這樣,在一年之內人們會看到自己的臉上千次。當我們能在一天之內看到自己的臉數十次,就會有越多時間去注意到自己長相上的細節,而逐漸對自己的外型感到不滿。

改變人們怎麼看自己

康乃爾大學心理學家庫魯桑(Kaylee Kruzan)則指出,社群平台肯定會改變人們看待自己身體的方式。透過Snapchat、Instagram或Facebook等社群網站,人們變成從觀察者、第三人的角度看到自己的照片,就會變成是用戶在評斷自己外型的好壞,而非評斷他人的外型。

post title

面對「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艾索和拜恩都認為這是心理層面的問題,而不該照著患者需求替他們整形。

Photo: Fares Hamouche

不需要動手術

創造出「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一詞的艾索表示,她拒絕替「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的患者整形,因為他們真正需要的不是整型外科手術,而是心理上的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ural therapy)。

給患者一面鏡子

拜恩也同意,「Snapchat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需要的是心理層面的協助,就和一般身體畸形恐懼症患者一樣。他說:「即使你讓他們看起來更好,你也沒有幫到他們,這還可能會加深他們的癡迷並強化這種想法。」

拜恩說,現在的他每周至少會遞給一名患者鏡子,讓患者比較鏡中的自己和在自拍照裡的自己,患者就會發現明明是同一張臉,但從鏡子中看到的樣子和照片裡的不一樣。他們是因為看到照片中的自己而感到困擾,而不是鏡子裡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