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人愛看「吃播」?

by:徽徽
5823

你有看過「吃播」嗎?這是一種由直播主在網路平台上直播吃飯給觀眾看的一種娛樂形式,但你知道為什麼「看別人吃飯」這件事這麼誘人嗎?

post title

一名南韓吃播主正在鏡頭前吃給大家看,她的面前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美食。

路透社/達志影像

從南韓紅起來的吃播熱

說到「看別人吃飯」就不得不提到「吃播」,顧名思義就是在網路直播平台的鏡頭前吃飯給別人看,這種直播節目從 2010年左右開始從南韓紅到全世界。

靠吃飯給別人看賺錢

吃播主可以在鏡頭前把桌上堆成山的食物給一次掃光,還可以邊吃邊和網友互動。不少有名的吃播主也靠著「吃飯給別人看」賺進大把銀子,讓各式各樣的餐廳、食品廠商捧著鈔票希望他們可以吃指定的食物。

為什麼有人喜歡看?

在吃播當道的現在,你有想過為什麼有人愛看吃播嗎?究竟這只是一種娛樂形式的流行,還是蘊含了更深刻的社會意涵呢?

post title

在現代社會,有越來越多人一個人吃飯,這個時候要是可以搭配吃播一起吃,或許就不會那麼寂寞了。

路透社/達志影像

越來越多人單獨吃飯

綜觀這個時代,過去被視為是一種團體活動的「吃飯」,開始慢慢成了個人活動,有越來越多人因為家庭成員稀少的關係,變成一個人自己吃飯。

獨食者的好夥伴

而一人用餐難免會感到寂寞,這時吃播就可以成為獨食者最好的陪伴。「終結寂寞運動」(Campaign to End Loneliness)組織發言人史翠德(Alice Stride)提到,寂寞是一種非常個人化的體驗,「觀看別人準備食物還有吃東西,或許能帶給某人很大的安慰,尤其當他們長期一個人生活時」。

post title

吃播風潮從南韓開始流行到全世界,圖為一名南韓吃播主的直播現場。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透過電腦和別人一起吃

來自加州聖地牙哥的吃播主電子艾瑞克(Erik the Electric)認同這種看法,他說:「我認為人們會看吃播是因為他們自己一個人,所以想要透過電腦和別人一起吃飯。」

享受有人在身旁的感覺

台灣著名吃播主千千也提到:「現在每個人都很忙,很少有時間和人見面吃飯。我認為人們透過看吃播來享受和某人一起吃飯的那種感覺。」

過去,吃播主大都是在自己家裡吃給大家看,但現在也有不少出外景的機會,到特定的餐廳為網友探路。

除了食物的「色」

更厲害的地方在,吃播已經進化到除了呈現食物的「色」給觀眾,還要呈現食物的「聲」,吃播主們會添購專業收音設備和高品質的麥克風,確保他們在吃東西時,閱聽眾可以聽到他們在咀嚼食物的聲音,讓他們更身歷其境。

聽出食物的嚼勁

南韓吃播主朴俊赫(音譯,Park Jun-ha)就說:「聲音能幫助形容炒麵的質地或是麵條多有嚼勁。」

post title

一名男子看著牆上厭食症患者的照片。吃播主電子艾瑞克表示,他可以透過拍攝吃播影片來對抗厭食症。

美聯社/達志影像

化身成觀眾的替身

除了陪伴一人用餐者進食,吃播主還可以化身成閱聽眾的虛擬替身,同時達到助人開胃跟控制飲食的目的。

宣洩飲食失調的管道

吃播主在鏡頭前源源不絕地進食,讓厭食或暴飲暴食的人可以有管道宣洩和討論自己飲食失調的狀況。

吃播主電子艾瑞克就說,他注意到有些觀眾「比較節制飲食,想要透過看我吃飯來代替大吃大喝」。其實,電子艾瑞克自己多年來一直在對抗厭食症,他說拍攝吃播影片有助於讓他對食物的態度更放鬆,並且給他一個平台來談論他對食物的熱情。

在影片中,美國吃播主電子艾瑞克挑戰在鏡頭前吃下超過 1萬5,000大卡的高熱量食物。

南韓、美國大不同

美國吃播主琳達(Linda)則提到,吃播可以幫助觀眾控制飲食這件事,凸顯出美國和南韓觀眾對吃播態度大不同。她說:「南韓人比較把吃播當作一種娛樂,我則注意到美國收看吃播的閱聽眾往往是飲食失調的人。」

「我的許多觀眾都有厭食的歷史,所以他們會看吃播幫助開胃。」

看吃播主吃飯就飽了

除了上述原因,對有些人來說,光看吃播主把眼前的食物掃光就會讓他們「飽」了。一名收看吃播的觀眾就說,是吃播幫助他度過齋戒月禁食的那一段時光。

post title

英國「終結寂寞運動」組織發言人史翠德表示,她還是建議大家一起吃飯。

Photo: Priscilla Du Preez

還是建議大家一起吃飯

雖然看吃播或許對飲食控制有效,但「終結寂寞運動」組織發言人史翠德還是表達了她對年輕人「一個人」吃飯配吃播的擔心,她說:「整體而言,我們還是提倡面對面的接觸,但我們知道這之間的拿捏很微妙,不一定處在光譜的兩端。」

人際關係專家:看吃播沒什麼不好

英國自信專家和人際關係教練愛德華茲(Ben Edwards)總結道:「我一直都鼓勵人們去做會讓自己覺得更好的事情,只要這個事情是個健康的習慣就好。」

「我當然會鼓勵人們去社交,但如果人們透過看別人準備食物和吃東西獲得滿足,我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