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鐵也能煉成金 「都市礦山」是什麼?

by:時時
5049

你知道 2020年東京奧運的獎牌,要用廢棄家電回收再製而成嗎?這可是源自於日本的「都市礦山」計畫喔!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2月,在日本東京都廳舍舉辦的活動上,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彎著腰,仔細端詳黃色的舊手機回收桶。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都市礦山」採礦

在南韓一間煉金工廠裡,工人們忙著在報廢手機和電腦裡「採礦」──他們的工作就是從這些報廢的電子產品當中挑出鋰電池,或分類出其他種類的貴金屬回收再製成電動汽車所需的電池。

歡迎來到「都市礦山」(都市鉱山, urban mining)的世界,在「都市礦山」裡,工人們利用現代社會為數可觀的報廢小家電「採礦」,從家電當中分類出貴金屬,回收再製成可以使用的金屬。

自產自銷貴金屬

以南韓為例,近年來因為全球鈷、鋰等貴金屬礦產短缺,為了要取得電子產品所需的原物料,有越來越多公司將焦點放在「都市礦山」上。

南韓工業技術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的報告指出,2016年南韓從「都市礦山」中冶煉出總價值 19.6兆韓圜(折台幣約 5,400億元)的金屬,佔南韓金屬需求量的 22%。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4月1日,在東京某處的展示桌上擺著 3公克的黃金(左)和 100支舊手機,象徵只要 100支手機就能煉出 3公克的金。當天是 2020年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向大眾募集廢家電的第一天,主辦單位表示,只要能募集到 8公噸的原物料,就能提煉出 2公噸的純金屬,來製成 5,000面獎牌。

美聯社/達志影像

垃圾也能變黃金

「都市礦山」一詞最早是由日本東北大學選礦製煉研究所的南條道夫教授,在 1980年代所提倡的概念。當時南條道夫的想法是從回收的角度,將都市大量廢棄的家電產品看成一座「礦山」。

日本「礦產」超豐富

根據日本國立研究開發法人物質材料研究機構在 2008年的推算,日本的「都市礦山」在貴重金屬的種類和數量上,在規模上絕對能排進世界上前幾大貴金屬礦產國。

在金礦上,全世界的蘊藏量有 4萬2,000公噸,而日本的「都市礦山」就有 6,800公噸,相當於 16%。其他像是全球銀礦蘊藏量 6萬公噸當中,日本的「都市礦山」就有 22%、銦礦可以佔全球蘊藏量 61%、錫礦佔 11%、鉭礦佔 10%。

光是這座「都市礦山」,就能讓日本的礦產量佔全球一成以上。如果改看世界各國的蘊藏量的話,日本「都市礦山」的白金蘊藏量,就可以排進全球前 5名。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7月,時任英國外交大臣的強生(Boris Johnson)出訪日本時,他也和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一同響應 2020年東京奧運的「都市礦山」做獎牌計劃。

路透社/達志影像

募集廢家電  一起做獎牌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3年4月日本推出《小型家電回收法》,致力於推動回收廢棄小家電,並交由專門業者回收再利用。

也因為日本推廣「都市礦山」的概念行之有年,去年 4月,2020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更宣布,2020東京奧運的金、銀、銅牌就要用「都市礦山」的方法向大眾募集廢棄小家電製成獎牌。

銅牌已達標  金礦銀礦繼續拚

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表示,製作獎牌分別需要 30.3公斤的金、4,100公斤的銀和 2,700公斤的銅。截至今年 6月,他們已經募集到 54.5%的金和 43.9%的銀,而銅牌所需的銅已經 100%達標了。

東京奧運組織委員會呼籲,這項「都市礦山」獎牌計畫將持續募集到明年 3月,希望大家在年底大掃除時可以多將小家電交給他們回收。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4月,在南韓群山市(Gunsan)的一座「都市礦山」,可以在「礦場」看到一袋袋的廢電池聚集於此。

路透社/達志影像

貴金屬價格飆漲  「都市礦山」正夯

除了日本和南韓之外,上個月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辦的歐盟原物料周(Raw Materials Week),也在提倡「都市礦山」的概念。「都市礦山」一詞會受到世界各地的矚目,則和近年貴重金屬價格飆漲有關。

今年 3月,鈷金屬的價格上漲到每公噸 8萬7,615美元(折台幣約 269萬6,127元),相較於 2016年1月的鈷價漲了 4倍。

貴金屬變貴  進口量也增加

同一時間在南韓,製造鋰離子電池所需的貴金屬進口量也有所提升。

根據南韓地球科學與礦產資源研究所(Korea Institute of Geoscience and Mineral Resources)的數據,2017年鈷進口量相較 2016年上漲了 3.4%,來到 1萬3,972公噸,而鎳礦則多了 2%共 350萬公噸。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4月,在南韓群山市的「都市礦山」裡,工人們皆戴上口罩和手套,整理著檯面上的廢電池。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都市礦山」的另一區,則有另一群工人負責整理廢電池。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資源的替代方案

南韓漢陽大學的「都市礦山」專家朴再具(Park Jai-koo,音譯)認為,利用回收電子廢棄物「採礦」的方式,可以幫助南韓降低對外國貴金屬的依賴度,抑制高價。他說:「南韓需要資源,但大多數都是進口來的」、「都市採礦有機會成為替代方案。」

「我們沒有別的選擇」

南韓都市礦山協會主席廉恩柱(Yum Un-joo,音譯)也同意這樣的看法,他認為南韓如果在都市礦山的採礦技術上能夠發展得當,就能在業界領先。他說:「對於南韓來說,我們沒有別的選擇,但當我們有再生資源時,這就能變成我們的優勢。」

post title

這是「都市礦山」的「採礦」──工人必須要仔細拆解、分類所有被送來「都市礦山」的廢家電零件。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工人完成拆解、分類之後,就能得到「都市礦山」重要「礦產」:手機廢電池。

路透社/達志影像

回收成最大問題

不過「都市礦山」目前面臨到最大的問題,其實在於廢家電的回收。

歐洲非鐵金屬遊說團體Eurometeaux的總幹事錫蘭恩(Guy Thiran)便指出,目前在歐洲有超過 50%的銅和超過 60%的鋁都是回收再製成的原物料,「都市礦山」已經是歐洲很重要的生產項目之一,然而一旦產品不再是簡單的鐵、鋁罐,換成構造複雜的家電、電子產品,回收率就會降到三分之一。

post title

「都市礦山」的工人們鏟起一大匙紅棕色的硫酸鈷粉末,這些粉末都是由「礦產」提煉而成的。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南韓群山市的「都市礦山」裡,一名工人拿著一塊剛製成的再生銅板。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4月在日本東京,奧運游泳選手松田丈志(右)和殘障奧運游泳選手山田拓朗(中),看著在一名NTT Docomo電信行的門市小姐如何將一支舊手機報廢。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通常不會交給廠商

歐洲家電產業工會APPLiA秘書長法爾喬尼(Paolo Falcioni)也說,一般民眾發現家電壞掉時,都會直接去買一台新的家電,但不會將廢家電交還給專門的製造商,回收再利用。

修改法案  獎勵回收

目前除了日本的《小型家電回收法》外,南韓在今年 1月修改法規,希望能夠透過提高廢物回收的價格,來鼓勵回收。

歐盟也在今年設立新的回收目標,要讓鐵製品回收率達 80%、鋁製品達 60%,但還沒有特別針對廢棄家電的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