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駐古巴人員遭「聲波攻擊」 科學家找到聲音來源

by:時穿
22236

2016年底,美國駐古巴工作人員表示,他們遭到了「聲波攻擊」──他們在聽到一種「高亢的聲音」後,陸續出現類似腦損傷的症狀。最近,一項研究找到了這種「高亢聲音」的來源……

post title

圖為 2018年9月,在古巴駐美國大使館內,來自古巴的研究員索沙(Mitchell Joseph Valdes Sosa)在記者會上就美國駐古巴大使館遭到「聲波攻擊」發表談話。

美聯社/達志影像

聽到怪聲  出現腦損傷症狀

2016年11月,美國駐古巴外交官們表示,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常常聽到「高亢的聲音」。有人形容這種聲音是「嗡嗡嗡」、「磨金屬的聲音」,也有人形容這是「刺耳的尖叫聲」。

有的人聽到這種聲音之後,還會出現像頭暈目眩、噁心、耳鳴、頭痛,或甚至聽力受損等類似腦損傷的症狀。

美國和古巴的「聲波攻擊」

美國國務院便擔心,這些駐古巴的工作人員是受到「聲波攻擊」(Sonic Attack),因此大量召回駐古巴工作人員。

但古巴當局強調,這些美國駐古巴工作人員的症狀與他們無關,並批評這些報導背後有政治力在操作,目的在破壞美國和古巴的關係。

「高亢的聲音」是蟋蟀

雖然目前仍找不出這群美國駐古巴人員發病的原因,外界推測這種「高亢的聲音」很有可能是來自某種爆炸聲或微波。

2017年10月,《美聯社》公開了一段由駐古巴大使館工作人員錄到的「高亢的聲音」。最近,研究人員分析《美聯社》的音檔後發現,這其實是印度短尾蟋蟀(Anurogryllus celerinictus)的聲音。

這就是《美聯社》在 2017年公開的錄音檔,想聽聽看印度短尾蟋蟀的叫聲請點這裡

蟋蟀獨有的特徵

4號,英國林肯大學感官生物學教授蒙特亞格爾-札帕達(Fernando Montealegre-Zapata)和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昆蟲學家斯塔布斯(Alexander Stubbs)發表了他們的研究結果。

他們在論文當中寫到:「《美聯社》音檔當中,每一個脈波都會出現頻率衰減(frequency decay),這是蟋蟀獨有的聲學特徵。」

聽起來很像昆蟲聲

斯塔布斯表示,當他第一次聽到《美聯社》音檔時,他想起自己之前在加勒比海地區聽過的昆蟲聲。當他們進一步觀察這音檔的波形時,他們注意到這個音檔脈波(pulse)間隔和最高頻率與某些昆蟲很類似。

如果「聲波攻擊」真的是蟋蟀聲的話,蒙特亞格爾-札帕達和斯塔布斯認為,他們一定能找到叫聲符合《美聯社》音檔的物種。

就是印度短尾蟋蟀

他們分析完佛羅里達大學線上資料庫裡,所有棲息在北美的昆蟲叫聲音檔後發現,《美聯社》音檔的「嗡嗡聲」頻率 7,000赫茲(Hz)的脈波,不管是脈波時間(duration)、脈波重複率(pulse repetition rate)等性質,正好都和印度短尾蟋蟀一樣。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8月,在美國駐古巴大使館前豎立著一支美國國旗。蒙特亞格爾-札帕達和斯塔布斯認為,《美聯社》音檔和野外聽到的印度短尾蟋蟀叫聲不同,和外交官們是在室內錄下有關。

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聯社》音檔不一樣

然而,自然界中的印度短尾蟋蟀叫聲和《美聯社》音檔不太一樣的地方在於,野外的印度短尾蟋蟀叫聲很規律,一個嗡嗡聲接著一個嗡嗡聲,但《美聯社》音檔聽起來很不規律,透過人耳聽沒有辦法預測下一聲什麼時候會出現。

室內錄音vs.戶外

蒙特亞格爾-札帕達和斯塔布斯推測,這種差異可能是因為,資料庫的蟋蟀聲是在野外錄的,但《美聯社》音檔是古巴外交官們在室內錄下來的。如果他們是在室內錄音,就很有可能會錄到回音。

蒙特亞格爾-札帕達和斯塔布斯的下一步就是要測試看看,如果在室內播放印度短尾蟋蟀的叫聲,是不是真的會聽到不規則的回音。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8月,在古巴首都哈瓦那(Havana),一輛車內的擋風玻璃上插著古巴和美國的國旗

美聯社/達志影像

加上回音就很像

根據他們的研究結果,只要在室內播放蟋蟀聲,當蟋蟀聲透過牆壁、天花板之間來回反彈,產生回音的效果之後,在室內記錄下來的波形結構就會和《美聯社》音檔很相似。

「這一切看起來很合理」

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專門研究昆蟲聲音溝通的專家波拉克(Gerald Pollack)表示,他認為這次蒙特亞格爾-札帕達和斯塔布斯的研究在聲學分析上做得很好,「這一切看起來很合理」。

post title

圖為 2017年9月,一名工作人員在美國駐古巴大使館內頂著一疊紙箱。

美聯社/達志影像

有人沒聽到  有人聽到很多種

負責美國外交官健檢的醫生史密斯(Douglas Smith)則質疑,這次研究單憑《美聯社》的錄音檔可以揭發多少真相。他指出,有些出現「聲波攻擊」症狀的患者,並沒有聽到任何異常的聲音,有些人則聽到很多樣的聲音。

史密斯說:「我想知道這些到底是什麼聲音,但對我們來說更重要的是──找出這些患者的大腦到底出了什麼事,以及我們能(為患者)做些什麼。」

《美聯社》音檔就是蟋蟀聲

斯塔布斯回應道,他知道醫學界對於「聲波攻擊」對人體的傷害有很多的爭論,他們也不排除有其他造成美國駐古巴大使館工作人員身心受害的可能性,但這次的研究至少可以確定《美聯社》的音檔就是印度短尾蟋蟀聲,至於美國駐古巴大使館工作人員的健康問題不在這次的研究範圍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