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稱「阿勒坡貓男」 在敘利亞戰區救貓的男人

by:波波
16024

敘利亞內戰在 2012年波及北部城市阿勒坡後,暱稱「阿力」的阿爾賈力沒有加入逃難居民的行列,反而留在受戰亂而困的城內。他不是反政府軍的一員,他只是想餵貓。

post title

戰爭爆發後,阿力在阿勒坡街頭開始餵貓。

路透社/達志影像

人稱「阿勒坡貓男」的貓咪守護人

暱稱「阿力」的阿爾賈力(Mohammad Alaa Aljaleel)是一名住在阿勒坡市(Aleppo city)、超級愛貓的水電工。戰亂爆發後,他原本有機會逃離阿勒坡市,卻選擇留下來,一邊開救護車賺錢,一邊用賺來的錢照顧街上的流浪貓。

「這些飼主逃難的時候來不及把貓帶走,原本只有二、三十隻貓,牠們呼朋引伴,一年後增加到一百多隻。」阿力抱著貓在 BBC的採訪影片中說道。

蓋了又炸、炸了又蓋的貓咪庇護所

餵貓三年,2015年阿力的夥伴阿比丁(Alessandra Abidin)協助他建立臉書專頁,透過群眾募資蓋了一間貓咪庇護所。2016年一場空襲炸毀庇護所,阿力帶著活下來的 6隻貓在城市的不同街區之間移動避難,順手救了幾個居民,擠上他的救護車逃到土耳其。

在土耳其休養一陣子後,阿力又帶著一隻叫恩奈司特的貓,偷渡回敘利亞,在阿勒坡西部郊區又蓋了一間庇護所,也就是現在的敘利亞恩奈司特貓咪庇護所(Ernesto's Sanctuary for Syrian Cats)。

紮根當地,教育和照護居民

在新的庇護所四周,阿力擴建了一間幼稚園、一座遊樂場以及一間動物醫院,致力於為當地居民和動物提供政府與國際團體無法或拒絕提供的教育與照護資源。他和團隊成員購買了數台發電機,確保庇護所內有穩定的電力供應,挖了幾口水井,囤積了一堆食物,做好因應戰亂的準備。

post title

從魔法世界動物園被阿力救出的老虎之一,2017年 10月被安置在荷蘭。

歐新社/達志影像

從街邊餵到動物園

阿力愛貓的名聲在敘利亞聲名遠播,不但有人在逃難前特別把家裡的貓咪送到他的庇護所,就連遠在敘利亞南部的魔法世界動物園(Magic World Zoo)也打電話給他,拜託他想辦法到動物園幫忙餵飽園中的獅子和老虎。

幫動物園拯救大貓

危險重重的恐怖組織檢查哨也阻止不了他南下,溜到動物園餵大貓吃飯。他到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是政府農業部向動物園推薦他。最後,他聯絡了國際組織,想盡辦法把這幾隻大貓拯救出來,送去比利時、荷蘭及鄰國約旦。

post title

在庇護所中,受戰火波及的孩童與貓咪相互陪伴。

歐新社/達志影像

孩童和動物是戰爭中最大的輸家

現在,他的庇護所收留了兩百多隻貓、四隻猴子、一匹正在徵老婆的阿拉伯純種馬、幾隻鴿子、幾隻兔子和幾條狗,還有一隻堅信自己是貓的雞。

同時,他也負責照顧 105位兒童,其中有 85位在戰亂中失去父母,這些孩童在庇護所中獲得教育、食物和衣服。「孩童和動物是敘利亞戰火下最無辜的受害者。」阿力說:「做壞事的都是成年人。」

透過陪伴動物走出戰爭創傷

從小就愛貓的阿力相信,孩童能透過照顧動物學會對萬物抱有愛護與同理的心,與動物作伴更能幫助他們從戰火的陰影走出來。他在庇護所中開設動物福祉課程,教導孩童如何與動物相處。

post title

庇護所的孩童與貓咪建立情感,學習關愛生命。

歐新社/達志影像

擺脫炸彈,又差點被綁架

儘管現在不需要擔心空襲和炸彈,阿力仍然暴露在諸多威脅下。他所居住的區域被反政府軍控制,處於半無政府狀態,當蠻橫的街頭幫派發覺阿力的庇護所會向外收取資金捐贈時,他們便試著綁架他,他的人身安全仍然無法獲得保障。

印T-shirt當專業貓奴

不過,就算時時處在危險之中,阿力還是充滿幽默感。他指派一隻叫「國王Maxi」的虎斑貓任職首席群募長,還做了一件印著「Maxi的奴僕」的T-shirt。

庇護所的其他貓咪也有自己的名字。有隻常常來庇護所偷食物、恐嚇其他貓咪的黑白貓被取名為「巴格達迪」,也就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的首領。另一隻橘貓因為髮型很像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被暱稱「庇護所的橘色總統」。

阿力的庇護所中,虎斑貓「國王Maxi」的地位最高。

最大的志願就是助人與餵貓

阿力沒有特定的政治立場,他認為所有參與戰爭的人都有錯,他說:「我不想變成難民,我只想好好住在我的國家裡。」

我相信幫助人和動物會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運也最快樂的人。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會和我的庇護所站在一起。 阿勒坡貓咪守護者 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