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20個人會說!加拿大導演拍片護原民族語

by:波波
4760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料,加拿大原住民海達族的母語已經成為極度危險的瀕危語言,為了保存族語文化,海達族導演用族語拍攝了一部電影。

post title

海達族從殖民時代開始被政府強制禁止母語教學與文化傳承,至今只剩下 20多位族人會講母語。

美聯社/達志影像

比外語還陌生的母語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資料,全世界共有 5,000多個不同的原住民文化,其中有 2,680個原住民族語已經面臨失傳危機,海達語就是其中之一。對居住在加拿大西南部海達瓜依(Haida Gwaii)群島的海達族而言,他們的母語還比外語更顯得陌生。

曾經強盛的海島住民

海達族是生活在西北太平洋地區的美洲原住民,主要分布在加拿大西南部的海達瓜依群島與美國阿拉斯加。他們曾以工藝、貿易與航海聞名,是武力強盛、高度社會化的原住民。19世紀期間,海達族受天花疫情影響,人口銳減,現今只剩 2,000多人。

只剩20人會講族語

在殖民勢力與基督教文化的擴張下,加拿大政府強迫海達兒童以英語為母語接受教育,導致族內文化斷層與語言失傳。近年來,海達族逐漸在政治與文化上取回一些權利,但會說海達族語的人只剩族內 20多位長輩。為了保存族語傳承,海達族導演艾登蕭(Gwaai Edenshaw)用族語拍攝了一部電影。

加拿大電影《刀鋒》全片由海達族語演出,劇組與團隊成員都是海達族人,取景拍攝也在海達瓜依完成。根據導演艾登蕭的說法,電影佈景、服裝、道具都是由海達族人一手創造,以維持最傳統貼切的文化特色。

大多數族人都講英文長大

艾登蕭從小在海達瓜依長大,和很多族人一樣,他在學校學了一點海達族語,但在家中都用英語溝通。隨著村中會說海達語的長輩老去、死亡,海達語也漸漸走向消失的命運。他告訴《衛報》記者,他與族內少數會說海達語的族人都無法坐視不管族語逐漸消失。

組建當地劇組拍電影

因此,他在當地招募了 70多名族人,組建了一個全由海達族人組成的劇組和拍攝團隊,將海達族的古老傳說拍成一部名為《刀鋒》(暫譯,海達語原名SGaawaay K'uuna,英語譯名Edge of the Knife)的電影。

只用族語拍攝

這部電影斥資 130萬美元(折台幣約 4,000萬元),在海達瓜依當地取景拍攝,劇本先用英語撰寫,再請當地長老翻譯成海達族語。電影全片對白都使用海達族語進行,再用英語字幕輔助觀眾理解劇情。這部電影將作為復興海達語計劃的環節之一,搭配海達語辭典和錄音推出。

post title

一名海達族女童身穿傳統服飾,跟在成年族人身邊跳舞。

美聯社/達志影像

族人第一次學習母語

對許多參與拍攝的海達族演員而言,這次的拍攝經驗不但是演戲初體驗,更是他們第一次學習母語。在開始拍攝前,演員們花上好幾個月接受密集的語言學習課程,習慣海達語和英語完全不同的發音規則和文法架構。

海達語比英語複雜許多

海達語是不屬於任何一個語系的孤立語言,不但文法複雜,詞語的涵義也很多樣,光是代表「雨」的單字就能列滿三頁。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人類學教授戴維斯(Wade Davis)指出,英語完全比不上海達語的博大精深:「海達語有上千種不同的表達方式和理解方式。」

劇組時常在Facebook上分享拍攝進度。圖為拍攝前,演員和語言老師坐在一起練習海達族語。

發音規則像小鳥叫

不過,對英語使用者而言,海達語的發音是最為困難的。海達語有 35個子音和 8個母音,海達語使用很多喉音,其中有 20種發音不存在於英語裡面。其中一名演員羅斯(William Russ)向《紐約時報》敘述學習海達語的過程:「我很不習慣用這種方式講話。海達語就像在學小鳥和渡鴉講話一樣。」

劇組在Facebook上發佈的幕後花絮照片裡,海達族族人在拍攝期間於傳統獨木舟上休息。

語言剝奪的創傷

對參與拍攝的族內長輩而言,這部電影讓他們有機會面對語言文化被政府剝奪的創傷。村中的瓊斯奶奶回憶起小學被政府強制送入寄宿學校的往事,校內嚴禁任何與原住民文化有關的行為舉止。有次老師抓到她跟同學在練習海達語,她被體罰拔下三片手指甲,從此以後便再也不敢講族語。

寄宿學校壓迫原住民學生

她不是唯一一個經歷寄宿學校壓迫的原住民學生。2015年,加拿大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公開了一份報告,內容指出從 1883年至 1998年期間,無數原住民學生在公立寄宿學校內遭受性暴力、肢體暴力與忽視,有超過 3,000名原住民學生因此死亡。

政府經費著重主流語言

該委員會列出 94項和解政策建議,其中更極力呼籲政府復興原住民族語。根據報告內容,加拿大政府每年花費 3億4千8百多萬加元(折台幣約 80億元)維持英語及法語這兩項官方語言的教育,卻只向數個原住民語計劃投入 9百萬加元(折台幣約 2億元)。

post title

圖騰柱是海達族的信仰與文化中心。左二為在當地推廣母語教學的布朗老師。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立起圖騰柱前,身穿傳統服飾的海達少女朝圖騰柱灑下羽毛。

美聯社/達志影像

殖民主義衝擊當地語言傳承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另一名人類學教授圖靈(Mark Turin)告訴《衛報》,全球目前有超過一半的語言面臨滅絕風險,原因皆指向殖民時代的政策。「英國殖民主義最糟糕的就是認為英語可以作為溝通和互動的唯一語言。」他說,這導致了許多語言在世代之間失傳。

長期文化創傷難以抹去

在當地高中推廣族語教學的布朗老師(Diane Brown)表示,這段語言被強制剝奪的記憶對族人而言是難以面對的文化創傷,也是族語推廣過程中遇到的難關之一。從 1998年起,她在族內長輩的幫助下,錄製了超過上千部錄音檔,記錄常用海達語對話和編製成語音教材。

重新找回族語語感

參與電影的拍攝讓瓊斯奶奶有機會重新學習海達語,也是瓊斯奶奶事隔這麼多年第一次重新開口講出海達語。「只要太久沒有說,就會忘記如何使用嘴巴內的空腔。」已經 73歲的她把一支筆插進嘴裡,努力矯正自己的海達語發音,「可以毫不害怕地講出族語的感覺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