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制服、社區服務、唱國歌 義大利充滿爭議的「難民訓練學院」

by:波波
3399

在義大利一間建築物裡,身穿制服的成年學員在集會時齊聲道謝、前往社區做志工服務、練習唱義大利國歌。這是義大利貝加莫的市立「難民訓練學院」,該學院致力於協助「有上進心」的難民融入義大利社會。

post title

位在地中海沿岸的義大利是來自非洲的難民第一個抵達的歐洲國家,作為接收難民的前線國家,義大利政府和非營利組織推出了各項計畫和課程,協助難民融入義大利社會。

美聯社/達志影像

穿制服、唸口號

在義大利西北部城市貝加莫(Bergamo)的一棟建築物裡,35名身穿制服的成年男性整齊地排成兩排,以稍息姿態站立,齊聲說道:「我們是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Accademia dell'Integrazione Grazie Bergamo)第一班的學員,我們感謝貝加莫的幫助。」

難民訓練學院

這些年紀介於 18到40歲的 35名「學員」其實是來自非洲國家和巴基斯坦、在義大利尋求庇護的難民。為了在義大利社會獲得一席之地,他們加入了市立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接受為期一年的語言、文化及職涯訓練。

義大利的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於 2018年10月招收第一批學員,協助他們學習義大利語、培養工作技能,為融入義大利社會做準備。

讓難民成為人民

2017年,義大利政府發布了他們第一個正式的難民輔導計畫,列出幾項協助難民融入義大利社會的實施要點,其中包含教育難民尊重女性、教導他們義大利語等。義大利內政部長米尼迪(Marco Minniti)表示,內政部的目標是讓難民不再是「難」民,而是「人」民。

參與者優先獲得住宿和職缺

這項計畫專門服務的對象是已在義大利獲得庇護資格或補助保障資格的 7萬5千名移民。若他們接受義大利文化和價值觀課程,並在社區中積極擔任志工或參與社區活動,這些移民就會被列入住宿和職缺的優先分發名單上。

計畫受歐盟支持

此計畫不但受到歐盟的資金支持,也緊密地與政府各部門、當地政府機構和各種非政府機構合作執行。

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以嚴謹的每日課表和管理風格為特色,並經常在Facebook上分享學員的學習狀況和社區服務成績。

城市建立難民訓練學院

儘管不是該計畫的一部份,位於貝加莫、與天主教非營利團體和義大利工業總會(Confindustria)合作的這間難民訓練學院的經營內容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從 2018年創辦以來,該學院就與特別寄宿中心(Centre for Extraordinary Hospitality,CAS)共享同一棟建築空間。不過,這兩間機構雖然都致力於服務難民,作風卻大相逕庭。

嚴格管理學員生活

寄宿在CAS的難民平時可以在建築物內自由走動,或在房間裡做自己的事,而且可以無限制地使用手機。與CAS不同,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為學員提供義大利語言課程、當地工廠實習機會,也嚴格管理學員的生活起居和行為舉止,並安排學員為貝加莫提供免費的社區勞動服務。

外媒記者親自走訪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採訪、跟拍學員一天的行程,了解機構內的課程與活動內容。

白天學語言、進行社區服務

每天早上,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的學員必須在六點半準時起床吃早餐,接著開始義大利語課程。午餐後,學員們會在貝加莫城市各處進行社區服務,像是清掃公園、為學校外牆刷油漆或替退休之家送餐等等。

晚上學文化、唱國歌

晚餐後,他們會接受數學或文化課程,練習唱國歌和義大利的民謠,直到晚上十點半準時熄燈。他們一天只能使用幾個小時的手機,大部分時間都不能待在房內,在機構中也禁止用義大利語之外的外語交談。

門禁出入管理嚴格

學員們在周末時可以自由進出機構,但需要在十點半門禁之前回來,就算只是遲到五分鐘也可能面臨懲罰。除此之外,他們必須依照室內、外出等情境隨時換穿三種制服。其中,外出制服可以讓他們免費搭乘城市內的大眾交通工具。

post title

一名身穿社區服務工作服的非洲移民,牽著腳踏車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照片攝於義大利南部城市卡拉布里亞雷焦。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不適合想偷懶的人

貝加莫市長戈力(Giorgio Gori)告訴《半島電視台》的記者:「這不是任何人都能來的學院,喜歡偷懶的人絕對不適合。」他強調,學院的學員必須尊重共同生活的一系列規定,並「以獲得工作為前提」接受強制性的職涯訓練。

需要通過三輪面試篩選

如果想要參加學院的一年制訓練營,學員必須先提交入院申請,再通過三輪面試,考核他們義大利語的程度、學歷和遵守規則的能力。貝加莫市政府辦公室負責人桑切斯(Christophe Sanchez)相信,義大利現行的難民管理制度「只給權利、不給義務」的做法「非常失敗」。

傳統社會訓練計畫毫無效率

根據他的說法,傳統的難民收容中心所實施的社會訓練一點效率也沒有。「他們沒辦法強迫難民去上義大利語課程、讓他們停止耍廢。我和戈力市長因此決定建立一個不同的系統。」桑切斯說:「想要融入社會、了解我們如何生活的學員會自己做出選擇。」

為產業和難民創造雙贏局面

桑切斯進一步指出,該學院其實可以算是一個經濟發展計畫,因為該學院的一年制訓練營結束後,並不會保證提供難民永久居留權,而是協助他們取得工作合約。「這是一個雙贏的局面,他們能獲得工作,公司業者也能找到人才,社區黑工人數也隨之減少。」

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的學員每天下午都必須在貝加莫市區進行各式各樣的社區勞動服務,從清掃公園落葉、維持公共環境整潔,到油漆學校牆面、外送午餐到退休之家,都在他們的工作範圍之內。

難民需要證明自己值得被庇護?

不過,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的作風也引起一群人的質疑聲浪。貝加莫反歧視人權組織的成員夸德里(Stefano Quadri)認為,該學院的種種規則間接暗示,難民們必須證明自己具有上進心、喜愛義大利、遵守規則,並對社區和當地懷抱感恩的心,成為「值得被庇護的人」。

社區服務破壞當地就業環境

他表示,難民庇護應該是普世基本人權之一,沒有人需要證明自己值得被庇護。他也指出,這些學員被要求執行的免費社區勞動服務「會破壞當地的就業市場」。

隔離居住不一定對融入社會有幫助

一位在學院內工作的員工也匿名告訴《半島電視台》,他很擔心讓學員完全居住在與當地居民隔離的環境不是正確的安排,「畢竟融入社會代表讓一個人與社會環境有所連結」。

今年二月,貝加莫之恩社會訓練學院的學員舉辦了異國食物展,以食物會友,和當地居民相互交流。

每人每月獲得一千歐元資源

對於這些質疑,學院管理階層堅持該計畫十分有用。「我們已經完成了 380個小時的社區服務,而且所有學員都能用義大利語溝通。」市長戈力也針對社區服務做出回應:「包含食物、住宿和課程,我們每個月都在他們每個人身上投入了一千歐元(折台幣約 3萬4,698元),所以他們的社區服務並不算是免費勞動。」

學員表示對計畫有信心

一名於 2016年從非洲幾內亞共和國來到義大利的學員茂東(Madou)表示,他過去常常把休閒時間拿來睡覺,現在他很開心自己能對城市做出貢獻。另一名來自巴基斯坦的學員克汗(Khan)也說:「在完成訓練後,我希望自己能開始工作,達到經濟獨立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