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很簡單吧!」鮑伯魯斯在《歡樂畫室》的畫都到哪去了?

by:泥仔
38601

你有看過鮑伯魯斯的節目《歡樂畫室》嗎?那些作品現在到底在哪裡呢?

post title

圖為鮑伯魯斯的桌遊「冷靜的藝術」(The Art of Chill Board Game)。

美聯社/達志影像

快樂的雲朵  快樂的樹

「讓我們從這裡開始」、「畫朵快樂的雲朵」、「稍微碰一碰、稍微推一推」、「你看,很簡單吧!」,電視節目《歡樂畫室》(The Joy of Painting)的主持人鮑伯魯斯(Bob Ross)一頭爆炸頭、用輕柔語調教觀眾繪畫的形象可說深植人心。

在這個從 1983年播到1994年、有31季共 403集的節目裡,鮑伯魯斯都會從一幅空白畫布開始,一點一點地教大家怎麼畫風景,有時候則是邀請來賓來作畫。

一幅畫  有三張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鮑伯魯斯每一幅在節目上的畫都有三個版本:一幅初稿、一幅在電視上畫的,以及一幅更仔細、要刊在書上的版本。

撇開鮑伯魯斯可能在其他場合的畫作不談,這樣算下來,直到鮑伯魯斯在 52歲因為淋巴瘤過世前,他起碼在世上留下了上千幅作品,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想在畫作市場找到鮑伯魯斯的作品,應該不會太難對吧?

事實證明,很難。

透過影片,可以一探鮑伯魯斯的奇妙魅力。

只有「受到鮑伯魯斯啟發」

如果上網搜尋,就會看到一些網友描述他們想方設法要買到鮑伯魯斯原畫卻徒勞無功的故事,在拍賣網站Ebay上也大多是「受到鮑伯魯斯啟發」的作品,鮑伯魯斯的真跡可說寥寥無幾。

所以說,上千幅畫到底到哪去了呢?對此,《紐約時報》找到了答案:大部分在鮑伯魯斯公司(Bob Ross Inc.)的倉庫裡。

post title

陪伴許多人童年的鮑伯魯斯,現在也常出現在大眾文化裡。

Photo: Thayne Tuason

裝箱、編號、倉庫裡

來到維吉尼亞州城鎮赫恩登(Herndon),在這裡可以找到一個又一個寫有標號的紙箱整齊地疊放於此,執行助理史托(Sarah Strohl)說:「這些箱子都有按照順序整理,但有的時候我們還是得打開箱子,確認裡頭的物品。」

「我碰到畫的時候都快嚇死了,」史托笑道:「畢竟這些畫可能比我還有價值欸。」

左看右看  就是倉庫

這真的就是一間鮑伯魯斯公司的倉庫,不是藝廊。該公司本身則是一間普普通通、沒有對外開放的辦公室,人們雖然可以在鮑伯魯斯公司的官方網站買到鮑伯魯斯的簽名書、紀念品、DVD等等,但就是沒辦法買到畫。

post title

一名講師戴起鮑伯魯斯的爆炸頭假髮,專心教導學生作畫。「大家都能動手畫」的想法,是鮑伯魯斯時常傳遞出的訊息。

Photo: University of the Fraser Valle

商業夥伴:沒有想過

談起公司為什麼不賣畫,鮑伯魯斯的商業夥伴柯沃斯基(Annette Kowalski)坦言他們從來都沒想過,她說:「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柯沃斯基也提到他們其實沒在用溫度控制、戴白手套之類的方式來保存畫作。

不要用買的  自己來畫

來自史密森尼學會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的珍許特(Eric Jentsch)則從側面角度給出自己的觀察,她認為鮑伯魯斯「並不是把自己當畫家來行銷,而是在行銷『每個人都可以當畫家』這個點子」,換句話說,鮑伯魯斯希望大家能靠著他在節目上提供的技巧、自己動手作畫。

鮑伯魯斯自己在 1990年受訪時也曾說:「我們向大眾證明了,每個人都可以畫出令自己驕傲的作品...這樣就夠了。」

post title

據稱,鮑伯魯斯一開始是因為不想剪頭髮才留了爆炸頭,然而,等到他想換髮型時,這顆爆炸頭已經變成公司logo了,讓他想換髮型也不行。

Photo: publicdomainpictures

真跡鑑定  沒問題

不過鮑伯魯斯公司確實有提供真跡鑑定的服務。如果有任何人想知道手上的作品是否出自鮑伯魯斯之手,就可以把畫帶給柯沃斯基親自鑑定(他們不接受掃描或電子檔)。

柯沃斯基表示,除了一些筆觸跟作畫習慣、她在識別鮑伯魯斯的簽名上也很有一套,而一旦確認這是真跡後,公司就會提供畫作擁有者證明文件。

post title

鮑伯魯斯的創作概念雖然都很相似,但只要仔細看,就能看到辨識出更多細節。

Photo: haiden goggin

史密森尼學會的博物館要收藏

不論如何,鮑伯魯斯在美國社會的標誌性地位,也讓史密森尼學會的美國國家歷史博物館決定要收藏幾幅鮑伯魯斯的作品,負責此項計畫的珍許特為此挑了 4幅畫作。她也提到他們可能在不久後就能展出這些作品。

絕對不會擺在這裡?

有趣的是,當鮑伯魯斯在 1994年被脫口秀主持人唐納修(Phil Donahue)要求「大聲說你的作品永遠不會掛在博物館裡」。鮑伯魯斯回應道:「這個嘛,很難說,只是它們大概不會擺在史密森尼學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