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那一場改變歐洲的野餐

by:徽徽
5844

30年前,在奧匈邊界的一場野餐,改變了歐洲和無數民眾的命運......

post title

1989年8月19日,超過 600名東德人帶著一家大小參加了「泛歐野餐」,從匈牙利邊界逃往奧地利。

歐新社/達志影像

將圍籬打開3小時

1989年8月19日,奧地利和匈牙利邊界舉辦了一場讓兩地民眾交流的野餐會,位於奧地利布爾根蘭州(Burgenland)的聖馬加雷騰(Sankt Margarethen)和匈牙利的索普隆科西達(Sopronkőhida)小鎮將擋在彼此之間的木製圍籬打開 3個小時,象徵支持一個沒有隔閡的歐洲。

自由西歐 vs 蘇聯鐵幕

當時,奧地利代表著自由西歐,匈牙利則位於蘇聯鐵幕之下。

超過600名東德人逃跑

很快的,人們發現這場被稱為「泛歐野餐」(Pan-European Picnic)的活動充滿了政治性和象徵性,它也成了推動蘇聯鐵幕落下的第一道裂縫,以及柏林圍牆倒榻、兩德統一的前兆,因為在短短的 3個小時內,有超過 600名東德人從匈牙利入境奧地利,逃離蘇聯鐵幕的監控和東德不穩的經濟。

post title

圖中紅色地標處,就是當時舉行「泛歐野餐」的奧匈邊界。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1989年8月19日,奧匈邊界警衛將木製圍籬拉開 3小時,宣告「泛歐野餐」正式開始。現在,原本的奧匈邊界空空如也,木製圍籬早已撤除。

Photo: Cuchulainn

逃離鐵幕的出口

當時,匈牙利陸軍中校貝拉(Arpad Bella)和奧地利首席督察哥特(Johann  Göltl)負責看守奧匈邊界。直到今日,他倆對於當天東德人大逃亡的情景仍歷歷在目,內心中依然充滿疑問:原本一個單純的野餐活動,怎麼會變成東德人逃離鐵幕的出口?

上百人越界到奧地利

貝拉回憶到,當邊界一開放,他看到上百名男女和小孩往他們這裡跑過來,不到幾秒內就進到了奧地利的領土、抵達了自由西歐。

穿越邊界遭射殺

在接下來幾周,同樣的事情一再上演,就算邊界已經關閉也一樣,這也導致某些東德民眾在穿越奧匈邊界時遭警衛射殺。

post title

在索普隆科西達小鎮的「泛歐野餐」紀念公園內,一名男子拿著相機拍下匈牙利雕刻家梅洛可(Miklos Melocco)的作品《突破》。

歐新社/達志影像

以度假作掩護  默默準備逃亡

其實,早在「泛歐野餐」舉行前,東德民眾就已經在默默準備,他們利用到匈牙利巴拉頓湖(Lake Balaton)度假的機會默默等待逃離東德的那一天,他們也不時聽到奧匈邊界看守不嚴、有機可乘的消息。

兩國外長剪斷圍籬

事實上,在 1989年5月,時任奧地利外交部長的莫克(Alois Mock)和匈牙利外交部長的久洛(Horn Gyula)就已經象徵性地剪斷了奧匈邊界的圍籬。

匈牙利傳授逃跑小技巧

對東德民眾來說,這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時機,許多東德人乾脆不管他們的匈牙利簽證已經過期,決定留在匈牙利等待逃亡。與此同時,有的匈牙利民眾開始傳授東德民眾逃跑越界的小技巧,包含瞭望塔警衛何時換班、什麼時候會出現空窗,以及怎麼偷偷接近邊界不被發現。

西德在背後推一把

除了匈牙利民眾偷偷在背後幫東德人逃亡,有人懷疑西德也在背後推了一把。

負責舉辦「泛歐野餐」的匈牙利反對黨「匈牙利民主論壇」(Hungarian Democratic Forum,MDF)成員納吉(Laszlo Nagy)說,在 8月19日「泛歐野餐」舉行前,他看到了一名西德駐布達佩斯大使館的司機沿著巴拉頓湖發野餐傳單,上頭用德文和匈牙利文寫著「邀請」。

post title

在索普隆科西達小鎮的「泛歐野餐」紀念公園內,當時負責看守匈牙利邊界的陸軍中校貝拉在鐵網前留影。

路透社

匈牙利警衛選擇不開槍

撇開背後有多重勢力在運作,當時負責看守邊界的匈牙利陸軍中校貝拉的決定改變了歐洲。

照理說,有這麼多東德民眾違法逃到奧地利,貝拉應該要下令開槍,但貝拉決定用另一種方式來面對:他叫所有的匈牙利警衛轉過身假裝沒看到東德民眾,並且把全部精力花在仔細檢查來邊界野餐的奧地利民眾手上的文件。

到底背後發生了什麼事?

匈牙利總理內梅特(Miklós Németh)聲稱,當時當局曾偷偷派人傳話給貝拉,告訴貝拉不要開槍,然而這道指令在傳送時不小心落了鏈,最後並沒有傳到貝拉手上。時至今日,許多研究人員都在調查,到底「泛歐野餐」背後發生了什麼事,貝拉是否已經知道東德人要越境,所以故意不開槍?

匈牙利中校否認知情

對於這點,貝拉曾多次在媒體上否認自己知情,他還開玩笑道,他的好夥伴──奧地利首席督察哥特直到現在都還不相信他不知情。

post title

圖為當時負責規劃「泛歐野餐」的馬加斯,他在匈牙利索普隆科西達小鎮的「泛歐野餐」紀念牆前方留影。

路透社

「我們締造了歷史!」

無論如何,當時負責規劃「泛歐野餐」的馬加斯(Laszlo Magas)說:「對用這種方式逃跑的東德人來說,這是扭轉命運的一刻。當時我們受到了起訴的威脅,不過隔天我發現我們讓世界著火了。一名朋友跟我說:『我們締造了歷史!』」

擋不下來的浪潮

隨著越來越多東德人從奧匈邊界逃往奧地利,擋不下這股浪潮的匈牙利總理內梅特也飛到西德和時任總理的柯爾(Helmut Kohl)見面,討論兩國的下一步。

山不轉路轉  就是要逃離東德

1989年9月11日,奧匈邊界正式開放,將近有 3萬名東德人從這邊逃向西歐。為了防止人民不斷出走,東德政府開始禁止民眾到匈牙利,想出走的東德民眾改從捷克斯洛伐克轉往西歐。

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

在東德緊縮邊界的同時,東德民眾的不滿日益高漲,最終造成 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遭到破壞,以及隔年的東西德統一。最後,這一連串的連鎖效應讓蘇聯鐵幕落下,東歐國家的共產黨政府紛紛下台,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和蘇聯解體。

post title

19號這天,德國總理梅克爾和匈牙利總理奧班舉行聯合記者會,紀念「泛歐野餐」30周年。

美聯社/達志影像

紀念野餐滿三十年

30年後,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和匈牙利總理奧班(Viktor Orbán)來到索普隆市紀念「泛歐野餐」30周年。

梅克爾反對圍牆

對於圍籬,德國總理梅克爾向來是最強而有力的反對者,她在今年美國哈佛大學的畢業典禮演說上,呼籲民眾「將無知和狹隘的牆拆下」,偷偷地譴責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美墨邊界建圍牆一事。

奧班支持建圍牆

然而,匈牙利總理奧班和梅克爾不同,他支持建圍牆擋下移民、保護歐洲。在匈牙利南部與塞爾維亞接壤的邊界,奧班政府就興建了一道圍牆,避免來自非洲和中東的移民進入匈牙利。這些移民的最終目的地大都是德國。

post title

現在,在「泛歐野餐」紀念公園內仍然可以看到圍籬,不過這道圍籬早已不是當時的木製圍籬,其上也被掛上了愛心鎖。

歐新社/達志影像

兩國對移民看法不同

2018年7月,梅克爾和奧班在一次會面上火藥四射,梅克爾當時直接譴責奧班反移民的論述和政策,並且指控奧班不尊重人道。

這一次見面,梅克爾坦言兩國對移民的看法仍然存在著諸多不同,但她對即將上任的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有信心,她相信馮德萊恩能替解決歐洲移民問題注入新意。

為了守護歐洲的和平

當被問到在南部邊界建立圍牆,和 30年前匈牙利開放邊界給東德民眾有多大的不同時,匈牙利總理奧班回覆道:「這兩種行為完全相符。」

奧班表示,1989年柏林圍牆的倒塌讓人們可以住在一個和平且安全的環境,而現在他們在匈牙利南部興建的圍牆正是要守護歐洲的和平和安全。

鐵幕和圍牆不一樣

負責舉辦「泛歐野餐」的匈牙利反對黨「匈牙利民主論壇」成員納吉認同奧班的作法,他說:「鐵幕是建來囚禁我們的,2015年在匈牙利南部興建的圍牆則是由民選政府建來保護我們的。」

現在長得怎麼樣?

現在,當初舉辦「泛歐野餐」的奧匈邊界人來人往,木製的圍籬早已不見蹤影。匈牙利索普隆市更靠著低廉安全的牙科吸引大批德國和奧地利人前來醫療觀光,成千上萬的匈牙利人則到德國和奧地利尋找薪水更高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