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工作自己救,日本UberEats送貨員成立工會

by:徽徽
10938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文/ 張郁婕 

本月月初,日本Uber Eats出現了兩大變革,改變了日本Uber Eats送貨員的工作待遇。

post title

Uber Eats改變了外送市場,越來越多人習慣用Uber Eats的APP訂餐。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人擔任Uber Eats的送貨員。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本月初,對於日本Uber Eats的送貨員來說有兩大變革:本月 1號,Uber Eats宣布新增「傷害補償制度」,萬一Uber Eats的送貨員在送貨途中發生意外,Uber Eats將會提供送貨員慰問金。接著在 3號,Uber Eats的送貨員正式成立工會,今後Uber Eats的送貨員就能由工會和Uber Eats談判勞資糾紛,或要求Uber Eats提供更好的待遇。(本文只會針對日本Uber Eats的狀況進行討論,以下所有的送貨員皆指Uber Eats的送貨員)

Uber Eats送貨員工會成立總會的活動海報。事實上,日本Uber Eats的送貨員們早在今年 6月起,就在籌組工會。

3年前進軍日本,送貨員粗估1萬5,000人

Uber Eats是美國共享汽車(在台灣應歸類為多元化計程車)Uber旗下的子公司,主打送貨員可以隨自己喜好想接案就接案。自從 2016年9月Uber Eats正式登陸日本以來,目前以東京、橫濱、大阪、川崎、京都、神戶、埼玉、名古屋、福崗、千葉縣市川市與船橋市等大城市為據點,在今年 6月合作商家已經突破 1萬間。根據報導指出,日本目前粗估約有 1萬5,000名送貨員。

然而,Uber Eats送貨員看似「想接案就接案」工作彈性高,但日本Uber Eats送貨員和Uber Eats的關係並非勞資關係,而是屬於「個人事業主」,如果Uber Eats送貨員在工作期間發生意外(工傷),並不適用勞災保險。

Uber Eats送貨員勞動條件問題多

在Uber Eats送貨員醞釀籌組工會階段,送貨員們就曾經點出幾項問題,包含:

1. 送貨員的薪資不夠透明:在決定是否要接案之前,只知道要去哪間商家取貨,但不知道要送去哪裡,也就不能推測送貨距離有多遠,送貨距離換算成報酬大約會有多少。

2. Uber Eats送貨員要接案,一定要透過Uber Eats的專用APP。但Uber Eats說,只要送貨員在送貨期間發生交通事故,Uber Eats有權暫停Uber Eats送貨員帳號,這無疑是Uber Eats可以單方面剝奪送貨員的工作。

3. 送貨員和Uber Eats的聯繫平台不夠完善,當送貨員遇上問題須尋求Uber Eats協助時,Uber Eats並沒有能隨時待命即時替送貨員處理狀況的專員。

一名Uber Eats送貨員在推特上分享,自己在送貨期間不小心翻車後,就收到Uber Eats來信關切,表示若類似事故一再發生,這名Uber Eats送貨員就有可能被Uber Eats永久停權。

Uber Eats:送貨員是「個人事業主」

面對Uber Eats送貨員早前提出的疑慮,《FNN富士電視台》詢問了Uber Eats。總結來說,Uber Eats主張Uber Eats送貨員屬於「個人事業主」,而非Uber Eats旗下員工,這麼做才能達到Uber Eats想要追求的工作彈性。

面對有Uber Eats送貨員反應,他們的帳號無故被停權,APP突然不能用。Uber Eats則回應道,他們事前都有提供明確的合作規範,萬一Uber Eats送貨員發生違反規範的行為,Uber Eats有權停止送貨員的帳戶。

至於送貨員擔心在接單之前不能預先得知送貨距離一事,Uber Eats表示他們擔心如果事前告知送貨員送貨地點,有可能會造成送貨員過度取消接案,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護隱私,但Uber Eats會繼續摸索新的方式,來提供給送貨員更好的合作經驗。

post title

2016年9月,日本Uber Eats在東京召開記者會,向媒體示範它們的外送流程。

路透社/達志影像

代賠受害者,不賠送貨員

在這次Uber Eats推出「傷害補償制度」之前,如果送貨員在工作期間發生交通事故,Uber Eats有和日本國內的保險公司簽約,Uber Eats會賠償被送貨員撞傷的受害者,但如果是送貨員本身受傷的話,送貨員只能看自己買的保險能不能賠償。換言之,Uber Eats原本的制度是Uber Eats會代替送貨員賠償受害另一方,但Uber Eats並不會賠償旗下送貨員,因為Uber Eats認定送貨員是「個人事業主」,是獨立的接案個體,而不是隸屬於Uber Eats旗下的員工。

這次Uber Eats推出的「傷害補償制度」為,當送貨員在送貨期間(確定接下工作到餐點送交顧客手中期間,如果在送貨期間取消訂餐,則計算到取消訂餐的時間為止)受傷,Uber Eats會提供送貨員慰問金:醫療費用最高 25萬日圓,如果傷重致死最高 1千萬日圓,另加葬儀費用最高 100萬日圓。但是,如果是送貨員因自身有重大過失而造成自己的傷亡,Uber Eats並不會提供上述慰問金。正確來說,Uber Eats這次推出的「傷害補償制度」並不是能全額給付醫藥費的勞災保險,只是「慰問金」,而且在送貨員因傷休息期間,Uber Eats並不會提供送貨員任何補償,如果Uber Eats送貨員的腳踏車或機車因此受損,Uber Eats也不會賠償代步工具。

post title

在享受外送食物的方便和美味時,不要忘了Uber Eats送貨員的工作條件和環境也值得關注。

路透社/達志影像

現狀下第二好的辦法

曾經當過一段時間Uber Eats送貨員,同時也是號召Uber Eats送貨員組織工會的日本全国ユニオン事務局長関口達矢指出,按照現行法規,即使Uber Eats送貨員成立工會,也會因為「個人事業主」的關係不適用勞災保險。所以Uber Eats選擇和三井住友海上火災保險簽約,提供送貨員慰問禮金,算是在現行體制下第二好的做法,送貨員如果能適用勞災保險當然最好。

関口達矢也提到,Uber Eats在 1號宣布推出「傷害補償制度」,但工會是 3號才成立,其實工會方面並沒有正式向Uber Eats提出需要勞災慰問金的要求,但工會在正式成立之前就有在網站上寫到這條,也許Uber Eats總公司有看到他們的官網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