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愛滋汙名 紐西蘭設立第一座HIV陽性精子銀行

by:泥仔
9850

本周,紐西蘭開張了全世界第一家愛滋病毒陽性的精子銀行,希望可以打破人們對愛滋病的汙名化。

post title

2018年11月在聯合國發布的愛滋推廣資訊中,強調愛滋病毒陽性的患者只要及早接受檢測並持續接受治療,就能有效阻止病毒傳播、建立家庭。照片中的杜卡夏(Mandisa Dukashe)在 2002年被確診為HIV陽性,但是有接受治療的她在結婚生子後,不論是她的老公、生下的兩名孩子都沒有感染愛滋病毒(HIV陰性)。

Photo: United Nations

HIV陽性之後  飽受歧視的過往

尼爾(Damien Rule-Neal)在 26歲時驗出愛滋病毒(HIV)陽性,讓他不論是私人生活或在職場上常常碰到歧視性言語。

當尼爾在工作兩年後獲得升遷,決定把自己感染愛滋病毒的事情告訴老闆後,他卻因此遭到資遣。

雖然尼爾隨後在人資的介入下回去上班,卻開始遭到其他同事排擠,尼爾說:「有的人說我很髒,還有人不願意跟我握手。」種種的遭遇都讓尼爾不堪負荷,最後還是選擇了離職。

他們為去除愛滋汙名化不遺餘力

尼爾的經歷是許多愛滋病患者的縮影,現在,他總是不斷說著自己的故事,希望可以喚起更多人對愛滋病汙名化的重視——這也是為什麼在 12月1日世界愛滋日前夕,紐西蘭愛滋病基金會(New Zealand Aids Foundation)、樂觀女性(Positive Women Inc)、正向身體(Body Positive)這三個組織要創立全世界第一家「陽性精子銀行」(Sperm Positive)。

post title

這張拍攝自 1989年、來自掃描電子顯微鏡(SEM)下的圖像,紀錄下人類免疫缺陷病毒-1(HIV-1)在人工培養的人類淋巴細胞中的模樣。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都是「不具傳染風險」的精子

包括尼爾,現在已經有三名愛滋病毒陽性的男子前來捐贈精子,這三人都是有接受治療且體內處於「病毒量測不到」(undetectable viral load) 標準的愛滋病毒感染者,意味著他們體內的病毒數量已經低到無法被檢測到,可被視為「不具傳染風險」。

配對過程會明確告知

「陽性精子銀行」目前已經和當地的生育診所接洽,過程中他們會向診所明確強調所有捐精者都被驗出愛滋病毒陽性,但是他們已經有經過治療並杜絕了病毒傳播的可能性。

post title

2014年11月在澳洲的海德公園裡,著名的海德公園方尖碑被套上了粉紅色保險套,用來呼籲各界重視安全性行為之於防制愛滋病毒傳染的重要性。過去許多討論均指出,如果每次性行為都全程且正確使用保險套,對於預防愛滋病毒非常有效。

歐新社/達志影像

U=U:測不到等於不具傳染力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在 2006年的報告指出,愛滋病毒雖然沒辦法被治癒,但只要透過持續治療就能有效阻止病毒傳播。在本月 25號,台灣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也才召開記者會推廣「測不到等於不具傳染力」(undetectable= untransmittable, U=U)的概念,指出外國大型研究已經證實,愛滋感染者只要接受治療且測不到病毒量超過 6個月,就無法透過性行為傳染愛滋,台灣也有愛滋患者透過自然懷孕生下健康的小孩的案例。

這裡說的大型研究包含 2016年,歐洲 14國共 75個研究中心聯合針對異性戀、同性戀伴侶進行的研究,發現在 5萬8,000次無套性行為中,「測不到病毒量」感染者藉由性行為傳播 HIV 給另一半的次數為零。另一份在 2019年的研究也有類似發現。

器官移植也沒有問題

今年 3月,全球也出現第一個愛滋病毒陽性的患者把腎臟移植到另一名愛滋病毒患者身上,而且都沒有出現排斥反應。

而台灣也在 2018年5月通過修法,讓病情控制良好(即病毒量低)、且有器官移植需求的愛滋患者,可登錄為器官待移植者,將器官捐贈給其他的愛滋患者。

post title

在 2018年12月1日的世界愛滋日上,一名女性在胸口別上紅絲帶,希望喚起人們對愛滋議題的重視。

路透社/達志影像

雖然有實例  擺脫汙名難

然而,種種研究與實例仍然很難化解社會上對愛滋病患者的刻板印象,本身是傳染病醫生、在奧克蘭大學任教的湯瑪斯(Dr Mark Thomas)指出,雖然這 30多年來關於愛滋病毒的公眾輿論有了明顯轉變,但患者還是深受伴隨著愛滋而來的負面標籤所苦。

「害怕被汙名化跟歧視會讓有些人不敢接受檢測,」湯瑪斯說道,他也擔心這種恐懼會讓患者逃避接受治療,反而增加了愛滋病毒的傳染風險。

就算接受治療  也不敢擁抱新生

此外,就算是定期接受治療的HIV帶原者,也常常會擔心自己把病毒傳染給自己的伴侶或小孩,因而在生活上戰戰兢兢。

身為陽性精子銀行捐精者之一的尼爾對此也是心有戚戚,自從他在 1999年被驗出愛滋病毒陽性後,就已經接受治療 18年,他不僅結了婚,現在還有 2名孩子跟 3名孫子,他說:「我認識了很多HIV帶原的朋友仍然順利地成家立業。」但是他很清楚紐西蘭社會仍然缺乏對於愛滋病毒(HIV)、愛滋病(AIDS)的理解。

post title

今年 9月在法國一家生育醫院裡,醫務人員在實驗室裡準備冷凍胚胎和精子。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這不代表人生的終結

這一切就回歸到陽性精子銀行的成立初衷,來自紐西蘭愛滋病基金會的、歐琳(Rodrigo Olin)解釋道,他們希望能透過成立HIV陽性的捐精銀行,一方面讓大眾知道持續接受治療的HIV患者其實跟一般人無異。

另一方面,他們也希望能藉此鼓勵愛滋病毒患者走出擔心受怕的陰影,讓他們知道自己還是可以創造新的人生、建立家庭,歐琳說:「我希望更多患者可以明白,只要在接受治療的情況下,被診斷出感染愛滋病毒並不代表你的人生就此結束了。」


註一:更多關於「測不到等於不具傳染力」(U=U)的概念,可以參考台灣露德協會所整理的「U=U共識 常見問題集」。

註二:想進一步理解愛滋病毒與愛滋病;以及其會/不會傳染的途徑,可以參考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所整理的資訊

上線時間:2019/11/29
增修時間:2019/11/29  增補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