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不抗議,明天變奴隸」印度《公民身份修正法案》排除穆斯林引爆全國抗議

by:徽徽
6631

自從國會在上周通過《公民身份修正法案》後,印度各大城市的穆斯林民眾紛紛走上街頭,抗議這份新法案涉嫌宗教歧視、對穆斯林施以差別待遇。批評者認為,新法凸顯了莫迪政府持續往印度教立國和印度國族主義的方向前進。

post title

目前,印度人口約有 80%信仰印度教,14%信仰伊斯蘭教。自從信仰印度教的莫迪擔任總理以來,便傳出多起當局在政策和法案上歧視穆斯林的消息。圖為希望當局無條件撤回CAB的孟買穆斯林。

路透社/達志影像

穆斯林,還是穆斯林

今年八月初,在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領導下,當局取消了穆斯林齊聚的查謨—喀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的自治權、圍捕當地成千上萬名穆斯林;同月月底,印度阿薩姆邦(Assam)公布了最新版的國家公民登記(National Register of Citizens)名單,名字不在這份名單上者都是需要被遣送出境的外來移民,其中大部分是穆斯林。

法案適用對象獨缺穆斯林

上述兩大事件都被批評者視為莫迪政府反穆斯林的證據,而上周四(12)國會通過了《公民身份修正法案》(Citizenship Amendment Bill,CAB),當中包含讓信仰印度教、基督教、佛教等宗教的移民盡快取得印度公民身分,唯獨缺了穆斯林,這也是批評者認為莫迪政府目前為止最明顯的歧視表現,凸顯出莫迪想把印度變為印度教國家,如此一來將讓佔了印度 2億人口的穆斯林居於劣勢。

post title

在印度第七大城艾哈邁達巴德(Ahmedabad),一名穆斯林小男孩高舉寫著「不要分裂我們」字樣的牌子,抗議CAB。

美聯社/達志影像

無法享有一樣的待遇

根據CAB的內容,來自印度鄰國(包含巴基斯坦、孟加拉、阿富汗等),信仰印度教、基督教、佛教、錫克教、祆教、耆那教的移民可以加速取得印度公民身分,然而,在這些宗教中唯獨少了伊斯蘭教,也就是穆斯林移民無法享有和其他移民一樣的待遇,他們無法加速取得印度公民身分,甚至根本無法成為印度公民。

回到初衷:為了幫助弱勢宗教移民

莫迪政府表示,CAB的初衷是為了拯救那些在鄰國形同弱勢的移民,讓他們可以免於鄰國的迫害,盡快成為印度公民。而伊斯蘭教在這些鄰國中屬於強勢宗教,根本沒有所謂「弱勢」的問題,自然不包含在CAB中。

post title

12號這天,在印度第七大城艾哈邁達巴德,來自巴基斯坦的移民開心慶祝印度國會通過CAB,他們作勢要拿甜點給印度總理莫迪(左)和內政部長沙阿(Amit Shah)吃。

路透社/達志影像

莫迪:不會影響印度公民

周一(16),印度總理莫迪也親上火線,安撫為了CAB躁動不安的人民,他說CAB「不會影響任何印度公民,不管你信仰什麼宗教都一樣」,「這份法案僅適用於那些在外頭遭遇多年迫害、除了印度無處可去的人」。

對付久居印度穆斯林的手段

然而,反對者對莫迪的說法不買單,他們認為CAB是當局拿來對付居住在印度多年的穆斯林的手段。許多上一代就住在印度的穆斯林擔心,當局會要求他們拿出早已遺失的相關證明。如果是印度教徒碰到一樣的狀況,印度政府會視其為印度公民,但同樣的狀況放在穆斯林的身上就不一樣。

抗議從阿薩姆邦開始,擴散到各大城市

前印度國大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黨主席、曾在今年五月印度國會大選中挑戰莫迪大位的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表示:「CAB可以說是法西斯主義者放出來的大規模極化武器。」而CAB造成的極化現象演變成橫跨印度各大城市的抗議,從穆斯林群聚的阿薩姆邦開始擴散到孟買(Mumbai)、清奈(Chennai)、瓦拉納西(Varanasi)、海德拉巴(Hyderabad)、波帕爾(Bhopal)、帕特納( Patna)、朋迪榭里(Pondicherry)、新德里(New Delhi)等地。

post title

為了驅離在阿薩姆邦街頭的抗議民眾,當局派出了鎮暴警察和軍人,還切斷了網路與實行宵禁。根據統計,阿薩姆邦已經有六人因為抗議活動而死亡。

美聯社/達志影像

連印度教徒也不支持

上周,阿薩姆邦爆發民眾抗議CAB,有趣的地方在,參與抗議活動者除了穆斯林外,還包含了印度教徒與基督徒。許多住在阿薩姆邦的印度教徒一點也不喜歡CAB,他們擔心這會讓鄰國的移民大量湧入阿薩姆邦、影響當地人的生活。因此,儘管有人認為CAB具有推動印度教國族主義的潛力,卻在阿薩姆邦踢到鐵板,讓不同信仰的居民統一陣線、一起反對CAB。

實彈射死17歲學生

而在阿薩姆邦的抗議活動現場,目擊者表示,鎮暴警察朝人群中發射實彈,殺死了一名今年 17歲正準備走回家的基督教學生。於是,憤怒的示威民眾燒毀了火車站,並且對警察發動攻擊。

派出軍人、斷網、宵禁

對此,莫迪政府除了派出鎮暴警察,還派出了軍人、切斷網路、實行宵禁,手法就跟今年八月鎮壓查謨—喀什米爾邦時如出一轍。

post title

在位於新德里的國立伊斯蘭大學外,抗議CAB的學生和鎮暴警察發生衝突,周遭充滿警方發射出的催淚瓦斯。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立伊斯蘭大學學生抗議

周日(15),這股抗議CAB的示威風潮吹到了新德里,國立伊斯蘭大學(Jamia Millia Islamia University)的學生和抗議群眾一起上街,人數加起來有 2,000人。目擊者表示,活動一開始很和平,但在其中一組暴力的示威民眾加入隊伍、和警察發生衝突後,情況便失控了。

警察進入校園拘留學生

警察開始無差別攻擊抗議民眾、施放催淚瓦斯、痛毆學生,甚至是進入校園宿舍、圖書館、廁所等處將學生揪出來施暴,並且拘留了超過 100名學生,場面陷入一片混亂。

朝圖書館投擲催淚彈

當時人在大學圖書館的 26歲學生阿札姆(Waqar Azam)表示,當他讀書讀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學生衝進圖書館,並且大喊警察就要來了,接著學生們把圖書館的門給鎖了起來。不久後,警方從窗戶往圖書館裡投擲催淚彈,讓整座圖書館充滿嗆人的煙霧。

今天不抗議,明天成奴隸

阿札姆說:「今天發生在印度穆斯林身上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如果我們現在不起身抗議,到最後我們會活得像奴隸一樣。」

15號這天,好萊塢影星約翰庫薩克(John Cusack)分享了國立伊斯蘭大學校園廁所遭警察闖入後的影片。

16號這天,新德里電視台將參與抗議CAB的印度大學用紅點標在了地圖上,可以看到相關抗議活動已經橫跨全國。

超過6,000人上街

同一天,在阿薩姆邦的第一大城古瓦哈提(Guwahati)有超過 6,000人上街抗議,當局派出軍警嚴陣以待,然而現場依舊衝突不斷,直到周一人潮都沒有散去,最後大約有 150人被捕,並且被關在設置於古瓦哈提市區公園的臨時露天監獄中。

呼籲當局撤回CAB

阿薩姆邦學生總會(All Assam Students Union)首席顧問巴塔查里亞(Samujjal Bhattacharya)表示:「我們的口號非常清楚,當局要不撤回CAB,要不就逮捕我們,而他們選擇逮捕我們。」

當局沒人出來溝通

已經連續好幾天上街抗議的銀行家德卡(Gitanjali Deka)說:「沒有任何政府官員或部長和大眾面對面,他們沒有和我們溝通,國會裡同意該法案的 125名議員不能決定我們國家的未來。」

post title

在新德里街頭,一名男子跑過遭到抗議民眾縱火的公車。

路透社/達志影像

莫迪:暴力抗議令人遺憾

面對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批評和街上的動亂,印度總理莫迪在周一表示:「民眾採用暴力抗議CAB是一件令人遺憾並且深感沮喪的事情。辯論、討論和異議都是民主重要的一部分,但是,破壞公共財產和打亂正常生活絕對不是我們社會氛圍的一部分。」

莫迪想要神權國家

看到社會因CAB而衝突,本身非穆斯林的印度法學家、前印度最高法院法官斯里克西納(B.N. Srikrishna)表示:「他們(莫迪政府)想要一個神權國家,這將會把整個過家推向混亂的邊緣。」

世俗化政府不可或缺

斯里克西納法官和許多印度非穆斯林認為,對印度的國家認同和未來而言,一個世俗化的政府是不可或缺的基礎,而非目前以印度教為尊的政府。

國際組織譴責CAB

目前,國際社會也在關注CAB。聯合國官員、國際人權和宗教組織等紛紛發表嚴厲聲明,譴責CAB公然歧視穆斯林,有的組織甚至呼籲對印度政府實施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