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寄生上流》得奧斯卡獎之後 南韓民眾怎麼看?

by:徽徽
15711

9號晚間,南韓電影《寄生上流》在美國第 92屆奧斯卡金像獎獲頒「最佳影片」、「最佳導演」 、「最佳原創劇本」和「最佳國際影片」四個大獎。在它獲獎之後,南韓民眾又是怎麼看的呢?

post title

圖為在《寄生上流》片中出現的披薩店和披薩盒。在《寄生上流》獲得四項奧斯卡大獎後,拍攝場景都出現了不少觀光客。

歐新社/達志影像

《寄生上流》  風光抱回四項奧斯卡大獎

9號晚間,美國第 92屆奧斯卡金像獎得獎名單出爐,本屆最大贏家要屬南韓導演奉俊昊的作品《寄生上流》,它一共抱回四項大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 、「最佳原創劇本」和「最佳國際影片」。此外,它也創下了國際影片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紀錄,這不只證明了好故事可以跨越語言、引起全球觀眾的共鳴,也證明了南韓除了韓劇和韓流音樂外,擁有進軍國際文化藝術領域的能力。

全國上下歡聲雷動

就票房銷售而言,南韓電影產業排全球第五大,蓬勃發展的電影文化在《寄生上流》獲得奧斯卡獎後達到巔峰。在獲獎訊息傳回南韓後,包含南韓總統府、當地媒體和民眾在內,全國上下歡聲雷動,這部片可說是他們的國家驕傲。

為人民注入驕傲和勇氣

南韓總統文在寅在幕僚會議上先請大家替導演和《寄生上流》拍手,文在寅表示:「《寄生上流》利用一個南韓最獨一無二的故事打動了全世界民眾的心,它提醒了我們一部電影可以有多感人和多有力。」

稍後,文在寅也公開感謝奉俊昊「為我們的人民注入驕傲和勇氣」。而今年南韓電影振興委員會預計分配 1,000億韓元(折台幣約 27億5,600萬元)在電影發展上,比去年增加了 32%。

post title

在南韓首爾延世大學內,電影欣賞社的學生們開心慶祝《寄生上流》獲得奧斯卡四項大獎。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得知《寄生上流》抱回奧斯卡四項大獎後,南韓總統文在寅和幕僚在會議上鼓掌慶祝。

美聯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南韓各大報紙紛紛用頭版報導報導了《寄生上流》獲得奧斯卡大獎的消息。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改寫奧斯卡歷史  推翻好萊塢堡壘

在南韓媒體方面,各家媒體無不用頭條報導《寄生上流》得獎的消息。

南韓聯合通訊社(Yonhap)寫道:「《寄生上流》改寫了奧斯卡 92年的歷史。」一份報紙的頭條寫道:「《寄生上流》推翻了好萊塢堅不可摧的堡壘。」各家電視台也紛紛播放《寄生上流》特別節目和導演奉俊昊的特輯。

「老實說,我本來對這一片沒有什麼太高的期待,因為我覺得奧斯卡的評選標準保守,」今年 50歲的南韓影迷白英勛(Baek Young-hoon,音譯)提到,奧斯卡過去都很「白」,常常都由白人主演的電影獲獎。

「所以這對南韓人來說是莫大的驚喜,我們已經期待在奧斯卡獎獲得全球的認同好久了。」

《寄生上流》越過了那堵牆

今年 49歲的申慶哲(Shin Kyung-chul,音譯)看了四遍《寄生上流》,他說:「奧斯卡不會隨便頒獎給任何人,《寄生上流》越過了那堵牆。」申慶哲在高低不平的首爾附近開了一家飯館,他的小店就位在《寄生上流》的拍攝場景附近。

全由南韓演員出演

今年 28歲、在首爾手機配件店擔任店員的金基南(Kim Ki-nam,音譯)說:「奉俊昊和《寄生上流》讓我以生為南韓人為傲。這部全由南韓演員演繹南韓故事的南韓電影贏得了奧斯卡!」

post title

《寄生上流》的演員們在奧斯卡頒獎典禮的紅毯上自拍,這部全由南韓演員出演、描繪南韓社會、說韓語的電影引起了全球觀眾的共鳴。

路透社/達志影像

凸顯貧富不均的階級社會

去年五月,《寄生上流》開始在世界各地上映,一上映就抓住了南韓民眾的心,因為這部融合喜劇、諷刺和暴力的電影描繪的正是南韓貧富不均的階級社會。

當窮人「寄生」在富人身上

在電影中,編劇安排了位於貧富兩端的家庭相遇──住在半地下室的金基澤一家和住在豪宅的朴社長一家,並且透過金基澤一家「寄生」在朴社長一家的故事線來開展劇情,呼應了南韓「土湯匙」和「金湯匙」的社會問題。

說自己的故事  引起全世界共鳴

「世界各地的人對片中描繪的極端都能夠產生連結,」首爾退休教授許恩(Huh Eun,音譯)說:「這部片是一個延伸的隱喻,展現了在進步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嚴重的貧富差距如何滋養盲目的仇恨和犯罪。」

南韓電影人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電影系教授金鎮雅表示,雖然南韓電影產業多年來試著迎合好萊塢的觀影喜好,但《寄生上流》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引起美國觀眾的共鳴,「現在我們看到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做事、說自己的故事,並且這個故事能引起全世界共鳴」。

「無論是哪一國人,每個人都能真實地感受到階級的劃分。」

好故事就在自己周遭

在獲獎後,南韓導演奉俊昊表示,他的前一部電影《玉子》是南韓和美國合作拍攝,但全由南韓拍攝的《寄生上流》反而獲得比較廣泛的共鳴。奉俊昊說:「這件事讓我思考,或許我越深入研究我周遭的事物,故事就能越廣,對國際觀眾而言也越吸引人。」

post title

圖為《寄生上流》拍攝當時的工作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發行策略很聰明

除了故事和拍攝手法引人入勝,《寄生上流》的成功還在發行與背後出資的金主。

南韓電影專家貝克維茲(Jason Bechervaise)教授表示,《寄生上流》的發行商霓虹娛樂(Neon)的發行手法很聰明,「他們規劃了一套非常聰明和有效的發行策略,在去年 10月於美國上映的時候先在幾家電影院放映,之後再透過強大的口碑行銷擴張放映的電影院家數」。

「隨著它獲得越來越多的稱讚,它的票房也成長地越成功。」

南韓財閥支持《寄生上流》

而在製作和推廣《寄生上流》上,不能忘記幕後的推手──南韓CJ娛樂集團的副總裁李美敬。出生財閥家庭的她是一名真正的影迷,並且支持奉俊昊多部電影。BBC在報導中寫道,《寄生上流》這部描述階級戰爭的諷刺電影居然背後是由南韓最有錢的集團之一來支持,這點雖然看起來很諷刺,不過這種種都是造就《寄生上流》成功的因素。

post title

圖為《寄生上流》的電影海報,這部描繪貧富差距的電影背後由大財團全力支持。

歐新社/達志影像

20多年來  都在尋求進入好萊塢

回首這 20多年來南韓電影在國際上獲得的成就,從 2002年南韓電影在國際電影節展露頭角開始,便一直在尋求進入美國好萊塢的破口。

在《寄生上流》和紀錄世越號悲劇的短片《缺席》前,沒有任何一部南韓電影入圍奧斯卡金像獎。

奧斯卡不再在地

去年,當奉俊昊導演被問道為什麼過去沒有任何一部南韓電影入圍奧斯卡時,奉俊昊說:「這雖然有點奇怪,但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奧斯卡金像獎不是國際電影節,他們非常在地。」

9號晚上,奧斯卡金像獎總算證明自己不再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