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爸爸能請兩次育嬰假?關於日本育嬰假的種種

by:徽徽
4129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石川カオリ的日本時事まとめ翻譯。文/ 張郁婕  

自從小泉進次郎去年 8月宣布要和知名主播滝川クリステル帶球閃婚(預產期是 2020年1月),接著在 9月晉升內閣一員,被外界視為最有潛力的未來總理大臣候選人後,外界就一直期待小泉進次郎可以成為第一個「在議員任期期間成功請到育嬰假的生理男性」。

post title

陪產假和育嬰假不是女生的專利,雙方一起討論最適合自己的方式才能將社會福利發揮到最大功效。

Photo: Jude Beck

在小泉進次郎之前的「育休議員」

之所以要強調「第一個成功請到育嬰假的生理男性議員」的原因在於,早在小泉進次郎之前,日本政界少見的眾議員夫妻檔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當中的宮崎謙介就曾在 2015年12月底表示,在長子出生後希望能請 1–2個月的育嬰假,藉由開創國會議員先例,改變大眾對於男性也該請育嬰假,在家幫忙帶小孩的看法。

當時,宮崎謙介還在部落格上自稱為「イクメン(編註:イクメン是日文的「育(iku)」+男人(man),該詞曾獲選為 2010年日本流行語大賞前 10名)」,他不只成功地事先請到育嬰假,也成功地帶動不少討論。 然而,原本應為一則佳話的新聞,卻在宮崎謙介・金子恵美夫婦的長子出生後沒過幾天,劇情急轉直下——2016年2月,《スポーツニッポン新聞社》和《週刊文春》接連爆料宮崎謙介在金子惠美臨盆前幾天,有一名女性進出宮崎謙介在京都的住處。最後,宮崎謙介主動請辭,成為名副其實的家庭主夫,在家帶小孩。

關於這起事件的細節,請參考舊文《「育休議員」或許毀了男生也有責任請育嬰假的好印象》,或其後續發展的《不離婚也是一種選擇,太太懷孕期間背地偷吃的前育休議員分享心路歷程》。

post title

2019年8月7日,小泉進次郎和妻子滝川クリステル在告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兩人的婚訊後,在首相辦公室接受媒體訪問。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國會議員只有產假沒有育嬰假

今年 1月15日,小泉進次郎終於鬆口表示已經申請育嬰假。報導指出,小泉進次郎在妻子滝川クリステル生完小孩後的 3個月內請了總計 2星期左右的育嬰假。在育嬰假期間,一部分的工作交由副環境大臣或政務官代為處理,如果是因為事務聯絡需要開會時,則利用電子郵件或視訊會議處理公務。

國會議員和一般民間企業最大的不同是,國會議員並沒有所謂的育嬰假,更不用提國會議員育嬰假期間是否有支薪。小泉進次郎這次的做法,可以說是利用國會議員既有的假期彈性調整後的結果,但距離開創國會議員制度面的「育嬰假」還有一段距離。

回顧日本國會議員的育嬰假和產假,參、眾議院雖然在 2000–2001年間修改規則,得以讓有孕在身的議員以「生孩子」為由缺席會議,也就是所謂的產假。但遲至 2009年2月才有小渕優子眾議員請過產假,當時小渕優子眾議員身兼少子化對策擔當大臣,但她在生完孩子之後便辭去公職。時至今日,也只有 14名生理女性的國會議員請過產假,但並沒有為了「帶小孩」得缺席國會會議的規定,也就是所謂的育嬰假。

post title

2019年12月19日,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在記者會上談論日本面對氣候變遷所做的努力。

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官方部落格宣示

根據小泉進次郎在官方部落格上以〈關於取得育嬰假(育休取得について)〉為題的分享,他在太太懷孕之後得知,有 10%的孕婦在生完小孩後會出現產後憂鬱症,看到身邊的太太而萌生想要申請育嬰假的念頭。另一方面,2017年日本生產性本部的數據指出,生理男性的社會新鮮人約有 8成希望自己未來能請育嬰假,但現實上現在只有 6.16%的男性成功請到育嬰假。社會上,還有環境省內部有不少職員希望小泉進次郎能帶頭請育嬰假,來改變整個社會風氣。

挪威一份調查指出,如果職場內有同事先請到育嬰假,就能讓職場的育嬰假取得率上升 11–15%,如果是公司高層請到育嬰假,育嬰假取得率可以再提高 2.5倍。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也指出,如果爸爸在第一胎的時候育兒時間越長,就有更高的比率會生第二胎,再加上日本政府也希望男性公務員可以請「原則上 1個月以上」的育嬰假,所以他才下定決心請育嬰假。

三個月只有請兩週,只是做做樣子

然而,小泉進次郎這次只有請「3個月內總計 2週」的育嬰假,不少民眾認為他這樣實在是「半調子」的請法,但仍肯定他願意請育嬰假的做法。

post title

上表為網路媒體「mama+(ママタス)」的營運公司C Channel株式会社針對 1,251名生過孩子的媽媽的問卷調查結果

Photo: 張郁婕

《ディリー新潮》指出,小泉進次郎這一次會請 2週,可能是和法國的男性育嬰假有關。滝川クリステル本身就是日法混血,據說小泉進次郎在單身時代,就曾經和其他議員見過《為什麼法國可以克服少子化(フランスはどう少子化を克服したか,暫譯)》一書作者高崎順子,當時小泉進次郎拿著畫滿紅線的書一直問高崎順子關於第一章〈男人在兩週內變父親(男を2週間で父親にする,暫譯)〉的內容。

高崎順子在書中介紹到,法國的男性育嬰假制度分成 3天的陪產有薪假(Le congue de la naissance)和連續 11天的育嬰假(Le conge de paternite et d’accueil de l’enfant),合計起來共 14天。在伴侶剛生完孩子的前 3天,爸爸必須要到醫院學習幫寶寶洗澡、換尿布、餵奶等,接下來的 11天連假只要在孩子出生後 4個月內都可以請,但多數人都會一口氣兩個加起來請 14天。

post title

究竟,小泉進次郎是否會再請第二次產假,還有待觀察。圖為小泉進次郎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只有新手爸爸可以一胎請兩次育嬰假

話說回來,一般民眾有可能和小泉進次郎一樣「半育休(請彈性育嬰假)」嗎?事實上,根據日本《育児・介護休業法》,員工如果因為孩子出生需要陪小孩,可以申請每個月工作 80小時以下的「育嬰假」。這是 2014年修法後的結果,如果遇上天災人禍或緊急狀況,不得不「暫時工作」的話,在育嬰假期間可以每個月至多工作 80小時。對此,厚生勞動省表示,這條法律並不是以「育嬰假期間工作」為前提修法的,過去不讓大家在請育嬰假期間工作,就是為了要確保育嬰假休假的權利。但是,有些時候需要有點彈性的做法,如果男性能妥善利用「半育休」的話,就能在另一半剛生完小孩的前期,把手邊剩下的工作處理完或交接給其他人,就能更順利地進入休假模式。

不僅如此,日本的《育児・介護休業法》還可以讓新手爸爸生一胎請兩次育嬰假,而且這個生一胎可以請兩次育嬰假,還只限生理男性,媽媽不能請兩次。新手爸爸在太太剛生完的 8周內可以請一次產假,接下來在太太請完 8周產假進到最長 1年的育嬰假期間,新手爸爸隨時都可以以「協助新手媽媽回到職場」為由再請一次育嬰假。

然而,上述這些育嬰假制度只限勞工,像小泉進次郎這種國會議員並不適用。NPOファザーリング・ジャパン(Fathering Japan)的代表理事安藤哲也在 6號的活動上表示,他和小泉進次郎提了請兩次育嬰假的點子,小泉進次郎好像原本不知道男性勞工可以請兩次育嬰假這件事,表示自己獲得了靈感,接著他就在隔天的記者會上提到「第二次產假」。究竟小泉進次郎是否會再請第二次產假,還有待觀察。

post title

男性請育嬰假不只是照顧寶寶,更是要照顧整個家,洗衣、煮飯等家事也不應該缺席。

Photo: Chloe Skinner

在小泉進次郎之前的(男)政治人物

事實上,小泉進次郎並不是第一個成功請到(彈性)育嬰假的生理男性政治人物。2010年,東京都文京區長成沢広修就請過 2週育嬰假,緊接著廣島縣知事湯崎英彦也在同年(2010)曾請過育嬰假。近期還有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分別在 2012年和 2016年請過育嬰假,以及愛知縣西尾市市長中村健在 2019年11月宣布要接連 2個月取消晚上的公務活動,在家帶小孩,還有奈良縣三宅町町長森田浩司宣布要放「無限期育嬰假」也備受矚目。

取消晚上公務,早點回家帶小孩

以愛知縣西尾市的中村健市長為例,在次男出生之後,他每天晚上 6點多回到家,6點半一起吃晚餐,陪孩子玩一下之後就帶著長男去洗澡,晚上 8點半一起入睡。中村健說,他會決定要請育嬰假,一方面是因為地方首長多半是 60、70歲左右,所以之前就想過如果自己當上地方首長應該要請育嬰假來提起這個議題。聽了曾請過 2次育嬰假的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的話,覺得自己作為地方首長請育嬰假是很有意義,再加上生第一胎的時候正好是剛選上市長的時候,當時都交給太太照顧,覺得第二胎不能再這樣,所以才決定要請育嬰假。

中村健也說到,如果問太太的意見的話,自己應該還沒有做到滿分,但應該已經比第一胎好 5–10倍左右了。舉例來說,中村健不會煮飯,所以他只能找自己能幫忙的事情做,但有時還是會被太太說:「把洗好的衣服收進來摺好,把碗盤洗一下,希望這些不是直接和帶孩子有關的事情也都能一起做」這時候他就知道自己還做得不夠好。

被問到為什麼會想到「下班之後放育嬰假」的計畫,中村健說,當時他問太太什麼時候最需要幫忙,得到「傍晚之後到孩子睡著前的 3小時」的答案,而且太太還說「早上不用在家也沒關係」,就決定早上專心公務,然後早點下班回家帶小孩的結論。由於中村健的「下班後放育嬰假」正好是年底 11、12月最多應酬的時候,中村健說都是秘書在幫忙回絕邀約,不曾聽過有市民反對,但如果遇到一定要出席的情況,就會委託副市長幫忙,反而辛苦到的是副市長。

無限期(提早下班)放育嬰假

奈良縣三宅町的森田浩司町長也和愛知縣西尾市市長中村健情況類似,森田浩司的太太也和他說「比起老公一整天在家,晚上早點回家幫忙做家事還比較幫得上忙」,所以森田浩司現在每天早上 8點半左右上班,下午 7點左右下班,但他的「下班之後放育嬰假」計畫並沒有設期限,可以說是「無限期(提早下班)放育嬰假」。

post title

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表示,小泉進次郎用電子郵件跟他說,在他的彈性育嬰假期間,他要負責幫寶寶洗澡。

Photo: Henley Design Studio

不只率先請育嬰假,還要提倡育嬰政策

不論是請過兩次育嬰假的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或「無限期(提早下班)放育嬰假」的奈良縣三宅町町長森田浩司,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是在任內積極推廣育嬰政策。例如,森田浩司一當選三宅町町長(2016),就將送給新手爸媽的祝賀禮包價值從 1萬日圓擴充到 2萬日圓(2017年度上路),去年(2018)11月更新增育兒諮詢的政府窗口。

至於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則在上個月(2020年1月)宣布,要讓三重縣政府內的所有男性職員都可以請到育嬰假,成為第一個參與顧問公司ワーク・ライフバランス的「男性育休 100%宣言」的地方政府。根據日本總務省 2018年度的統計,三重縣知事的部門男性職員育嬰假取得率為 36.7%,是全國一級行政單位(都道府縣)當中最高的,如果是在妻子剛生完 5天內請的短假,則有 93.3%,今後三重縣政府預計讓男性職員因為育兒因素請的長假或短假(類似下休)達到 100%。另一方面,目前三重縣內民間企業的男性育嬰假取得率在 2018年度仍只有 4.4%,三重縣表示未來將會和縣內民間企業分享提高男性育嬰假取得率的做法。

三重縣知事鈴木英敬說,小泉進次郎會和他請教該如何照顧寶寶的事,小泉進次郎還用電子郵件報告說這 2週的彈性育嬰假期間,他要負責幫寶寶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