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著病毒保衛國土 烏克蘭千人街頭大抗爭 反對政府與東部武裝分子談判

by:山謬
5201

即使面臨病毒的威脅,烏克蘭人民仍然走上街頭舉行抗議。因為,在他們的心中,染上病毒仍有痊癒的機會;烏克蘭東部的國土一旦丟失,想要重新取回的機會實在渺茫。

post title

上個周末,烏克蘭人民齊聚在首都基輔的廣場上,抗議政府決定要與東部地區的武裝分子談判。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國土面前,病毒算什麼

上個周末,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宣布,將與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s)地區由俄國支持的武裝分子們展開談判。消息釋出後,立刻引發烏克蘭民眾不滿,走上首都基輔的街頭抗議。

政府的決定比病毒更危險

在民眾們心中,染上病毒仍有機會痊癒;烏克蘭東部的國土丟失,卻未必有機會取回。因此,即便籠罩在病毒的陰影下,烏克蘭人民仍然走上首都基輔的街頭,表達心中的不滿。

上周六(14)參與抗議活動的平面設計師卡芬頓(Yulia Kovtun)說:「烏克蘭政府的決定對國家利益造成的影響,遠比病毒更危險。」

疫情和緩,國土緊急

截至 17日為止,烏克蘭確診案例僅有 7例,相較於其他歐洲鄰居,並不算嚴重。這項成果部分歸功於政府迅速反應,有效防止COVID-19(武漢肺炎)進一步擴散。

即便政府下達禁止 60人以上大型集會的命令,為了表達保全國土的決心,民眾仍不惜違反禁令,站上街頭。

post title

圖為周三(18),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出席克里米亞一場頒獎典禮,並在典禮中發表演講的畫面。從 2014年以來,俄國計畫性地侵略烏克蘭,吞併克里米亞地區後,仍持續在烏克蘭東部地區挑起紛爭。

美聯社/達志影像

六年之後

自從 2014年,俄國對烏克蘭東部地區發起侵略行動以來,已經造成超過約 1萬3,000人死亡及超過 4萬人受傷。俄國更在佔領克里米亞後,壓迫當地韃靼族的人,並在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省殺害烏克蘭人。

在這六年間,俄國更扶持當地的武裝分子做為代理人,並視他們為當地居民的代表,藉此宣稱烏克蘭的衝突屬於「烏克蘭內戰」,而俄國在其中僅是一名觀察員。

禁止直接談判

因此在 2018年,烏克蘭通過了一項法律,禁止烏克蘭政府官員與東部地區的武裝分子舉行直接談判。若舉行直接談判,將視為犯下叛國罪。

在這項法令及政治考量下,烏克蘭政府一向拒絕與當地的武裝分子談判,除了避免違法,也是為了避免間接承認武裝分子的合法性。若真要談判,烏克蘭方面堅持必須在烏克蘭及俄國之間談判。

post title

圖為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發表電視演說前的畫面。澤倫斯基宣布將與烏克蘭的武裝分子展開談判,不僅有違反烏克蘭法律之虞,也引發民眾的不滿。

美聯社/達志影像

打破烏克蘭堅持的協議

但在今年 3月11日,烏克蘭的堅持被打破了。

烏克蘭、俄國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三方於白羅斯首都明斯克(Minsk)簽署了三方協議,將成立由烏克蘭政府和東部地區武裝分子,雙方各 10位代表組成的「顧問委員會」,就未來的俘虜交換、在烏克蘭及東部地區間設置檢查站等議題展開討論。

顧問委員會將以「促進雙方用政治手段解決烏克蘭東部衝突」為目標,俄國則是將以國際觀察員,而非衝突方的身分參與其中。

「沒有直接談判」

負責前往明斯克談判,代表烏克蘭政府的耶爾馬克(Andriy Yermak)表示,他不認為此舉承認了東部地區的武裝分子是相對於政府的實體。

但在記者指出這項計畫有違反烏克蘭法律之虞時,他說:「成立顧問委員會是為生活在烏克蘭領土及無法控制的領土地區的民眾,創造一個溝通的平台,並不算是直接談判。」

議員也不滿

在消息宣布後不久,248位澤倫斯基的同黨議員們便發表聲明,敦促總統撤回這項決定。

議員們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敦促澤倫斯基總統下令烏克蘭代表們遵守烏克蘭法律的決定,以避免實施政府所宣布的決定(與武裝分子談判)。」

post title

曾在烏克蘭前線上陣過的老兵們,也高舉著旗子出現在街頭示威的群眾中。

Newscom/達志影像

曾在前線出生入死,病毒沒什麼可怕的

周六街頭示威的組織者之一畢盧斯(Pavlo Bilous)是一名退役軍人,他認為人們必須持續走上街頭抗爭,否則政府會趁著隔離期間,實行未來會引發更大規模抗爭的政策。

他表示:「過去我們在前線出生入死,現在不過是些病毒,有什麼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