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到難以取消 東京奧運何去何從?

by:山謬
23992

現下世界各國COVID-19(武漢肺炎)的確診案例有增無減,2020東京奧運究竟要取消或是延期?不論如何,對日本而言都是損失慘重的可怕選項。

post title

圖為一名路人經過奧運的五環標誌前。對日本而言,不論 2020東京奧運取消、延期或是不開放觀眾進場,都是一場經濟浩劫。

 
路透社/達志影像

怎麼選都損失慘重

日本舉辦 2020東京奧運造成的包袱是前所未有的重。

在COVID-19(武漢肺炎)擴散全球的情況下,一場聚集全球運動員、觀光客、媒體及工作人員的賽事,是否會引爆一場更大的防疫危機,仍是未知數。

只有安倍相信會照常舉辦嗎?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先前才表示,東京奧運會如期舉辦,同時,他也沒有在短時間內宣布緊急狀態的打算。

日本民眾顯然不相信他,日本共同通訊社的一份民調顯示,每 10個人中就有 7個人不看好東京奧運會在夏天如期舉辦。

那麼,又回到最初問題:東京奧運怎麼辦?

人、時間、設備、場地

不論任何方案,都必須考慮四個面向:工作人員、場地、設備和基礎設施、合約及日程表。

不論是對於日本或是國際奧運委員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IOC)而言,留給他們的時間都不多。

接著,就按照嚴重程度從輕到重:不開放觀眾入場、延期、取消的順序分別來看看日本要付出的代價。

post title

圖為 2020東京奧運的主場館。若是不開放觀眾入場,單就門票收入一項,損失可能高達 10億美元。

路透社/達志影像

照常舉辦,不開放觀眾入場

奧運相關人員的健康及安全情形,永遠是這項賽事的第一優先。

雖然眼下看來,不開放觀眾入場可能是稍微好一點的選項,但是日本的疫情要在短時間內迅速緩和的機率實在不高。

更何況,讓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冒著在日本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或是把 2019-nCoV病毒帶來日本,都是個高風險的決定。

出局的選項

曾經協助三屆奧運轉播合約談判的皮爾森(Neal Pilson)就認為,不開放觀眾入場是個不大可能實現的選項。

他指出:「你不能說『為了不讓觀眾冒險,因此不開放觀眾入場』,卻說讓 4、5萬名運動員和工作人員冒險不算什麼。」

「這不可能發生,這個選項已經淘汰了。」

人們面對的是全球疾病

長期鑽研傳染疾病的日本山野美容藝術短期大學(Yamano College of Aesthetics)客座教授中原英臣(Hideomi Nakahara)說:「(奧運)不是國內活動。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都會參加,即便不讓觀眾入場,也仍然要面對這個問題。」

「如果只是在一、兩個國家間的傳染病還能考慮,但顯然這不是今天人們看到的情況。」

10億美元蒸發

目前在日本國內,已經賣出 448萬張奧運門票。不讓觀眾們入場觀賞比賽,勢必會讓許多選民和納稅人感到失望。SMBC日興證券(SMBC Nikko Securities)則進一步預估,若是禁止觀眾入場,日本將蒙受約 10億美元(折台幣約 300億元)的損失。

 
post title

圖為福島梓棒球場。奧運本身其實仰賴大量租賃設備運作,延期意味著所有設備都必須重新借調,光是設備就足以讓主辦單位頭疼。

路透社/達志影像

延期舉辦

延期舉辦雖然是最有可能的選項,但也是實施起來最複雜的選項。

原因很簡單,因為奧運是仰賴大量租借設備的活動。

「租」來的比賽

東京奧運預計會用到 33座體育場館,只有 11座是專門為奧運而興建。奇妙的是,國際奧運委員會和 2020日本奧運委員會並不是這些設施的擁有者,基本上是在特定時間租用場館作為特定目的使用。部分場館或場地在奧運結束後,還會有別的用途。

奧運舉辦期間臨時所需要的帳篷、推車、發電機、遊覽車和其他高單價設備多半也是向民間租用,奧運結束後另有用途,未必能隨時調用。

post title

圖為東京奧運選手村的廣場。部分奧運選手村早已售出,若延期勢必要為運動員另找住宿地點。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選手村?已售出

奧運結束後,選手村也預計改裝成超過 5,600間小公寓出售,預計可以容納約 1萬2,000人。

三井不動產(Mitsui Fudosan)發言人清本美嘉(Mika Kiyomoto)表示,選手村其中 940間已經登記出售,也收到了多達 2,200份的購買申請,部分更早已售出。

有運動員,沒有志工

即便設備和選手村的問題都有解,工作人員也是另一個大難題。

為了讓奧運順利舉辦,日本必須仰賴約 8萬名志工的協助才能順利舉辦。早在奧運開辦之前很久,部分志工就決定暫時放下手邊的工作,或想辦法讓自己在夏天時可以參與奧運的志工工作。

賽事延期,勢必會造成志工人力短缺困境,又是另一項令人頭疼的問題。

換時間,電視台就能轉播嗎?

像奧運這類受全球矚目的國際運動賽事,主辦單位都會和電視台簽署轉播合約。電視台支付一定數額的權利金,取得轉播賽事的權利。

對電視台而言,延期會和電視台原先預訂的秋季甚至冬季轉播計畫產生衝突。

post title

圖為去年的NFL超級盃冠軍賽。超級盃冠軍賽是美國重要的電視轉播節目,不只中場廣告,連電視轉播廣告的金額都高的嚇人。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奧運 VS NFL

以美國電視台NBC為例,NBC就指出若是奧運延期,將會使「奧運和NFL正面衝突」。

曾協助奧運轉播合約談判的皮爾森就指出:「NBC承諾會在周日晚間轉播NFL賽事;周六晚上則有大學美式足球比賽。」

「因此,比賽延後到秋季,奧運勢必不會得到像夏天一般的收視率。」

所有廣告合約重談

不只電視台的時間,電視台已經販售的廣告時段幾乎也要全數重新協商。

同樣以NBC電視台為例,NBC本月已經出售近 90%的廣告庫存,價值約 12.5億美元(折台幣約 377億元)。

皮爾森指出,若是奧運延期,所有的廣告合約也必須做出相應調整。

「那不是廣告商原先購買的時段。因此你無法在未協商的情況下,單純將廣告改在一年中的另一個時段播出。」

奧運規模太大,延後不了

延期究竟是否在國際奧運委員會的考量當中,外界仍不得而知。

上個月,前國際奧運委員會副主席龐德(Dick Pound)在一場記者會中表示,如果 5月底前國際奧委會宣布任何有關奧運舉辦日期的消息,大多只會是取消而非延期。

他說:「你不會想延後像奧運這種規模的活動。」

「太多環節必須考慮,太多國家和時間因素必須考量。其他賽季的舉辦時間、電視轉播的時間等。你的選項只剩下取消奧運。」

 
post title

一名戴口罩的路人,經過奧運五環的標誌前。對現在的日本而言,本屆奧運已經到了不得不舉辦的程度,任何延期甚至取消比賽,都將讓日本損失慘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取消比賽

取消賽事可能是最糟糕的一項決定,但也不是沒有先例。

1916年的夏季奧運曾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取消;1940、1944年的夏季奧運雙雙因第二次世界大戰而取消,而承平時期則尚未有奧運取消的紀錄。

損失難以估計

所有可以採行的方案中,取消奧運付出的成本可能是最難估計的一項。

根據日本會計檢查院(Board of Audit)的估計,舉辦奧運讓日本可能要支付超過 250億美元(折台幣約 7,500億元)的成本在賽事相關花費上,主要用在改善日本的交通網絡、場館興建和觀光設施升級等。

安倍政府原本預計由奧運帶動,觀光客在觀賞奧運之餘,也在東京旅遊幾天、甚至把握機會到日本其他地區旅遊的計畫,也將告吹。

奧運必須舉辦

更別提上述電視台、廣告商、贊助商、工作人員人力物力的投入,也將隨著取消東京奧運而消失。

日本公共政策諮詢組織亞洲策略(Asia strategy)主席亨利(Keith Henry)表示:「這場經濟浩劫將會散布到全日本。」

早稻田大學(Waseda University)運動科學系原田敦彥教授(Munehiko Harada)甚至指出:「如果日本放棄或是延後舉辦奧運,我們將會損失慘重,難以想像的慘重,包括錢、工作、人們的心力。」

「奧運必須如期舉辦。每件事都已經預訂好了,不可能現在喊停。」

post title

圖為今年奧運聖火自希臘點燃的儀式。對日本而言,2020東京奧運也是一場「復興奧運」,象徵日本脫離 2011年大地震的陰影,恢復往日元氣。

路透社/達志影像

金錢之外

拋開錢不談,運動員才是奧運取消損失最慘重的人。

運動員生涯的黃金期大多集中在 20-30歲左右,意味著運動員們能在奧運中奪得獎牌的機會窗口,其實異常短暫。

對於運動員而言,能夠在奧運中代表國家出賽不僅僅是一種榮譽,更是創造生涯成就的時刻,背後是長時間的訓練和大量個人犧牲累積而成。

貿然取消比賽,除了經濟損失,對付出大量時間和犧牲的運動員,更是金錢難以估計的損失。

復興奧運

在日本眼中,這次奧運又被視為一場「復興奧運」,象徵日本正式從 2011年地震的陰影中走出來。

奧運聖火預計將在 3月23日抵達福島,並在 7月24日奧運開幕前,到訪日本其他 47個一級行政區。

取消賽事,對日本國內信心而言又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post title

對國際奧運委員會、日本官方來說,留給他們決定奧運將延期或舉辦的時間已經越來越短。

 

 
路透社/達志影像

日本、國際奧運委員會的選擇

不論是日本或是國際奧運委員會,COVID-19(武漢肺炎)都給他們一道難題。

《奧運側寫》(Around the Rings)的創辦人及編輯,報導奧運活動及相關商業新聞將近 30年的胡拉(Ed Hula)表示:「對國際奧運委員會及日本而言,這是一場全新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