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的隔離生活:來去鄉下住好幾晚

by:徽徽
17875

在世界各國因為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紛紛下達全國封城令之時,國內有渡假小屋的民眾紛紛趁勢離開人口眾多的都會區,來到渡假小屋隔離兼渡假。然而,當地民眾形容這些都市人就像「入侵者」一樣,把疫情帶到了原本平靜的鄉下,讓醫療資源不足的鄉間更加捉襟見肘......

post title

圖為希臘聖托里尼島Santorini一景。面對全國封城令,富裕的歐美人士選擇在禁令下達前跑到渡假小屋「隔離」。

Photo: Hello Lightbulb

全境封鎖前逃出巴黎  到渡假小屋隔離

在 3月17日、法國實施全境封鎖前,位於大西洋沿岸旺代省(Vendée)的渡假小島努瓦爾穆捷(Noirmoutier)一夕之間人口飆升了兩倍、來到將近兩萬人,其中大部分人都是來自只有五個小時車程的巴黎。這些巴黎人在島上擁有渡假小屋,有預感即將封城的他們,決定舉家帶著筆電和衝浪板一起到渡假小屋「隔離」。

把病毒帶到鄉下

然而,這群「富有的都市人」卻沒有想到,他們也一塊把病毒帶到了當地。目前,當地約有 70個疑似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案例,而整座小島不僅醫療硬體設備不夠,醫生也只有六名。

六名小島醫生之一的瓦塔尼恩醫生(Cyrille Vartanian)說:「(這些人)既不負責任又自私。」

就像「入侵」一樣

當地首長福歇(Noël Faucher)則說:「我們無能為力,因為人們並沒有受限於只能在主要住所隔離。」福歇形容外地人湧入小島就像「入侵」一樣,雖然當地政府有想要封鎖唯一和大陸連接的橋樑、不要讓外地人進入,但中央政府表示這麼做違法。

post title

圖為法國渡假小島努瓦爾穆捷的海灘,這張照片攝於 2018年8月14日。

Newscom/達志影像

凸顯社會貧富差距

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法國渡假小屋的數量有 340萬間,位居第一。在疫情蔓延的現在,渡假小屋的出現凸顯了法國社會根深蒂固的貧富差距問題。

野餐、衝浪、慢跑  就跟渡假一樣

根據當地人和住在島上的巴黎人的說法,有的巴黎人一到島上就往海灘衝。不只如此,他們在島上野餐、玩風箏衝浪、慢跑和騎腳踏車,就跟一般渡假沒兩樣。

今年 47歲,在島上養殖牡蠣的農夫布卡德(Frédéric Boucard)說:「他們的行為令人難以接受,他們就好像在渡假一樣。」今年 55歲的當地人古羅(Claude Gouraud)說:「我們好幾個星期前就應該把橋堵住才對。」

沒在玩就是在囤貨

當這群巴黎人沒有在玩的時候,他們就是在當地超市囤貨。當地烘焙坊表示,有一個巴黎人一次就買了 20條法國長棍麵包。而在一家有機超市內,一名巴黎人買了好多的有機貓飼料,另一名巴黎人的購物車中則裝滿了要價 325美元(折台幣約 9,908元)的雜貨。除此之外,巴黎人更與當地人爭搶剛進貨的新鮮蔬果。

post title

隨著全境封鎖令的下達,過去充滿觀光客的巴黎羅浮宮現在門可羅雀。

路透社/達志影像

菁英下鄉避難是傳統

對法國菁英來說,遇到災難時跑到渡假小屋避難是傳統也是實用的作法。事實上,每當政治動盪、瘟疫、霍亂等爆發時,都有大批原本住在巴黎的菁英們下鄉避難。

「一腳在城內,一腳在鄉間」

巴黎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社會學家維亞德(Jean Viard)說:「一直以來,社會精英都是一腳在城內,一腳在鄉間。在流行病盛行的時刻離開城市,一直都是規則。」

加強執法  派出直升機巡邏

幸好,在努瓦爾穆捷島加強執法、要求民眾待在家中確實隔離後,情況有稍稍好轉。當局率先派出直升機沿著海岸線巡邏,確保無人跑到沙灘上玩耍,並且抓到違規者就報警。至今,負責巡邏的警官已經開出了 50張警告罰單給違規的民眾。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今年 59歲,從巴黎來到當地渡假小屋隔離的凱利(Bruce Kelley)說:「離開家的確是一項自私的行為,我們的腦海中永遠會記住這件事。」

「然而,真正殘忍的是被告知我們不能去海灘玩,海灘離我們家只有 200碼(182公尺),而且海灘上一個人都沒有。」

post title

在北義率先被封城之時,來自米蘭的民眾搭乘火車來到南義西西里島第二大城卡塔尼亞(Catania)避難。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義大利:從北義跑到南義

除了法國出現都市人出走潮,歐洲各國也不例外。在疫情最嚴重的義大利,許多人從重災區北義逃到南義。南義官員就說,雖然他們手上沒有掌握確實的數字,不過南義COVID-19(武漢肺炎)確診案例的增加和從北義跑到南義的人有關。

近日,西西里區域衛生委員會委員拉札(Ruggero Razza)就在電視上說,西西里自治區有將近 4萬人從其他區域湧入,而許多新確診患者都來自這一波出走潮,讓當地光是一天就有 846個確診案例。

希臘:就像特洛伊木馬

而同樣位於南歐的希臘,情形跟法國一模一樣,在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宣布全國封城前,就有上千名城市人不顧總理的勸說,離開城市跑到鄉下和渡假島嶼,這些地方完全無法應對疫情。

近日,數個愛琴海島嶼的首長要求中央政府下令,不准住在希臘本島的人們再進入愛琴海島嶼。米洛斯島(Milos)首長辦公室形容這些從本島過來的人「就像特洛伊木馬,他們會散播病毒到社區裡」。

西班牙:前首相引爆民怨

在西班牙,前西班牙首相阿茲納(José María Aznar)在首都馬德里宣布關閉所有學校的那一天,就打包行李前往地中海渡假勝地馬拉貝(Marbella)的渡假小屋,此舉引發了民眾的怒火,大家紛紛在社群媒體上發起「監控」活動,要求阿茲納只能在渡假小屋中,不可以出門。

比利時、克羅埃西亞、挪威明令禁止

與此同時,比利時、克羅埃西亞和挪威等國都明令禁止民眾跑到渡假小屋隔離。德國當局雖然表明不希望民眾跑到渡假小屋去,不過要是民眾為了工作的目的,這項禁令似乎也沒有那麼絕對。

post title

2007年7月,時任美國總統的小布希(George W. Bush)招待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到他位於美國緬因州肯納邦克波特鎮的渡假宅邸遊玩,這裡風光秀麗,是許多都市人避暑放鬆的好去處。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渡假小屋  就把民宿整棟包下來

而在愛爾蘭和與歐洲隔了一個大西洋的美國,渡假民宿的包棟服務逆勢成長,沒有渡假小屋的民眾乾脆把整棟民宿包下來,只留下最低限度的人員提供服務。

「讓整個地方只有你自己」

舉例來說,住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的林區(Francis Lynch)一家就包下了鄉間風景如畫的隆格維爾大宅(Loungueville House),準備在這棟有九間臥房的宅邸內等待疫情過去,而這棟大宅 10天的租金超過 2萬5,000歐元(折台幣約 85萬元)。

林區先生說:「當你和別人一起住在飯店時,要沒有社會互動很難。保有完整隱私和控制環境最棒的方式就是讓整個地方只有你自己。」

渡假村新商機  讓都市人與都市保持距離

在美國緬因州肯納邦克波特鎮(Kennebunkport),阿倫德爾海角渡假村(Cape Arundel Inn)也是走給顧客包棟的路線。渡假村經理格里姆斯(Justin Grimes)說:「四月我們打算提供這種新的服務。自從疫情蔓延以來,我們在這一區看到許多夏季渡假小屋變成那些住在人口稠密區者的休息所。」

「我們想提供額外的住宿選擇給那些想與擁擠都會區保持距離的人們。」

在這棟有著 14間臥房的海景高檔渡假村中,一周的住宿費就要價 1萬9,500美元(折台幣約 59萬元)。

post title

圖為麻州南塔克特島一景,島上有許多沿著港灣興建的渡假小屋。

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都市人:我們有繳稅,我們促進地方經濟

無論是住在包棟渡假村,還是住在自己的渡假小屋內,美國這些富裕的都市人都在郊區和鄉間造成了當地居民的不滿,原因和歐洲面對的問題一樣。雖然都市人認為自己有繳稅、到了當地消費也可促進經濟,但是當地民眾仍希望他們留在都市內不要下鄉。

州長們紛紛呼籲  不要到渡假小屋

紐澤西州州長墨菲(Phil Murphy)就呼籲在沿海地區擁有渡假小屋的民眾「待在平常主要生活的房子裡」。麻州州長貝克(Charlie Baker)也警告那些在南塔克特島(Nantucket)或瑪莎葡萄園島(Martha’s Vineyard)有渡假小屋的民眾「留在大陸上」。

沒有醫護人員也沒有病床

住在麻州普羅威斯頓鎮(Provincetown)的居民利斯金(Lise King)表示,她想跟那些平常不住在當地的季節性居民說:「對身染重病的人來說,你們的到來對他們而言是死刑。」因為當地醫院並沒有足夠的設備和醫護人員能應對疫情爆發。

「即使某個從城市來的人有好好遵守規定,他們可能早已被感染,並且很快就需要照護。大家聽清楚:我們這裡根本沒有醫護人員也沒有病床,更沒有治療必需要用到的呼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