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防疫才是真防疫? 瑞典要靠全民防堵COVID-19

by:山謬
19598

綜觀整個歐洲,大半國家都進入封鎖令中。只有少數國家,如:瑞典,仍然秉持「佛系防疫」的精神,按著日常步調生活。

post title

在瑞典的首都斯德哥爾摩,瑞典居民在一間戶外餐廳的草地上享受陽光。對比歐洲諸國封鎖或居家隔離,瑞典相對消極的防疫策略,反而在歐洲獨樹一格。

路透社/達志影像

北歐式「佛系防疫」

這個月,北歐的丹麥、挪威宣布關閉邊境,餐廳 、滑雪場和學校紛紛停止營業及上課。但是,同樣位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上的瑞典,卻呈現截然不同的風情。

白天,瑞典的學生仍照常上學,只有高中及大學受到封鎖令的影響而停課;上班族依然按時打卡上下班;商店、滑雪場甚至夜店,也持續營業,只是多了一條「禁止 50人以上聚會」的規定。

COVID-19(武漢肺炎)到處傳播的情況下,只有瑞典採取了與世界相異的「佛系防疫」策略。

如果你是個大人,請表現的像個大人一樣

從瑞典首相洛夫文(Stefan Löfven)的一席話中,或許能讓人一窺瑞典的防疫思維。

在本月的一場會議中,洛夫文公開表示:「如果你是個大人,請表現的像個大人一樣。(這意味著)不要散佈恐慌以及謠言。」

「在這場危機中,沒有人是孤身一人。但是我們每個人也都承擔重責大任。」

沒錯,公眾之間的責任感以及互相信任,就是瑞典防疫策略的核心之一。

post title

圖為一排北歐航空的班機。最近,北歐航空才因疫情衝擊不得不裁員,一家私人基金會隨後提供員工們接受醫護訓練的機會,使他們也能投入支援前線醫院的工作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防疫「指南」而非規定

比起其他國家諸多的「規定」,瑞典政府頒布的大多是「指南」,把防疫的責任交給人民。舉例來說:常洗手、避免非必要的旅行、條件允許的話盡可能遠距工作、生病或是 70歲以上的長輩盡量待在家等。

這類原則都相當仰賴瑞典社會間的高度責任及信任感,才能有效執行。

彼此幫忙,瑞典會更好

社會之間高度的信任感,還體現在另一個層面:跨產業合作。

BBC在報導中寫到,北歐航空(Scandinavian Airlines, SAS)因受疫情衝擊,裁去部分員工,一間私人基金會隨後提供這些員工額外的醫護訓練,使他們得以支援前線醫院。

其他包括卡車製造商斯堪尼亞(Scania)協助醫療器材製造商生產呼吸器、超市優先雇用酒店及會議場地失業的工作人員等。

不過,在這些之外,瑞典人獨特的日常生活方式,可能也是「佛系防疫」意外有用的原因。

防疫生活,就像是瑞典人的日常生活一樣

21歲的維京(Cajsa Wiking),獨自住在瑞典中部烏普薩拉(Uppsala)市的小公寓裡。在她的眼中,瑞典人本就習慣待在家裡,也不像其他文化一樣熱衷於社交。

瑞典人慣常的生活模式,跟歐洲各地實施中的「居家隔離」政策,也有那麼一點點相似。

post title

對瑞典人而言,遠距離工作本來就是職場文化的一部分,若是最終因防疫而必須強制遠距工作,也不至於有太多不適應。

Photo: Caleb Minear

早就習慣遠距離工作

根據瑞典網路基金會(The Swedish Internet Foundation)的調查,超過 2/3的瑞典人有在家工作的經驗,1/3的人每周甚至每天固定遠距離工作。

生病本來就該請假

專門以瑞典文化為主題的作家阿克斯特羅姆(Lola Akinmade Åkerström)表示,瑞典人很習慣「即使只是輕微頭痛,就該請假回家」。

這種獨特的習慣可能受益於瑞典的雇主們都會鼓勵員工,即便只是小感冒或是咳嗽,身體不舒服就請假回家避免傳染給全公司。

另一部分當然也是受惠於瑞典相較於其他國家,更優惠的病假福利政策。

保持距離是一種禮貌

這倒不是指瑞典人冷漠不好親近,而是瑞典人很習慣在公共場合,就和其他人保持一點距離,也不愛隨意在咖啡廳或是商店裡跟陌生人搭話。

阿克斯特羅姆就說:「瑞典人早在COVID-19(武漢肺炎)流行前,就已經習慣保持社交距離,自然地和其他人保持充分的肢體空間。」

post title

相較於南歐諸國,習慣家族住在一起,瑞典人更習慣獨自居住。(示意圖)

Photo: Sonnie Hiles

更習慣自己住

比起地中海沿岸各國習慣家族住在一起,瑞典人更習慣獨居。根據歐洲統計局(Eurostat)的統計,過半的瑞典房屋裡只住了一個人。

瑞典人也在約 18、19歲時就搬離父母家獨自居住,遠早於歐盟平均的 26歲。

「佛系防疫」就足以打敗COVID-19?

這種「佛系防疫」法,也並非得到全民的認同。

瑞典卡羅琳醫學院(The Karolinska Institute)的流行病學家法蘭斯教授(Emma Frans)指出:「人們很容易接受建議,但在這類嚴峻的情況中,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就夠了。」

從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以來,她不斷呼籲瑞典政府制定更清楚的指導方案,讓人們更了解他們在公共場所應有的舉動。

包含歐爾森(Björn Olsen)教授在內的多名病毒專家,則是呼籲瑞典政府仿照歐洲各國,盡快「關閉所有可以關閉(的商店)」。

post title

圖為一場生日派對的蛋糕及裝飾。雖然瑞典公民責任感及互信程度高,但仍有人堅持舉辦生日派對,認為COVID-19(武漢肺炎)事不關己。

Photo: Becky Fantham

世界在COVID-19,我在家裡開趴

別以為專家們過度焦慮,21歲的維京表示她仍看過許多人還在舉辦人數約 50人左右的生日派對、持續上俱樂部,以為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考慮嚴格的封鎖,但目前為時尚早

在瑞典國家流行病學家特涅爾(Anders Tegnell)眼中,他卻認為現在就執行更嚴格的防疫措施只會適得其反。

他說:「只要瑞典的疫情仍然維持在目前的水平,我沒有看見任何原因,必須現在就採取那些只在短時間有效的措施。」

post title

圖為瑞典首相洛夫文。他所帶領的政府將防疫的責任交在全民手上,在防疫專家眼中卻是遠低於標準,部份人民也感覺自己身處在一場巨大的實驗裡。

路透社/達志影像

「佛系防疫」之後,瑞典的下一步…?

至於瑞典的下一步,仍然要看國內疫情發展的狀況。目前,瑞典國內約有 3,500個確診案例及 105個死亡案例。

對於目前的防疫政策,流行病學家法蘭斯相信歷史自會給出公論。她說:「沒人知道這些措施是否有用,但我很高興我不是下決策的人。」

不過,瑞典政府清靜無為的防疫策略,仍會讓部分人民感到不安。一名酒店經營者哈特勒姆(Elisabeth Hatlem)說:「對瑞典而言,封鎖會是場災難。」

「但我也擔心瑞典疫情會在某個時刻爆發。我感覺身處在一個巨大的實驗中,卻從未有人問我是否願意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