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名畫都到哪去了?前竊賊現身分享

by:徽徽
22969

荷蘭畫家梵谷的畫作在上個月遭竊後,至今仍下落不明,前偷畫賊、藝術偵探、犯罪專家們怎麼看這起竊案呢?

post title

圖為荷蘭畫家梵谷在 1884年的作品《春季花園》,這幅作品在今年 3月30日遭竊,當天恰好是梵谷的 167歲冥誕。

Photo: Vincent van Gogh

那幅失竊的梵谷畫作

上個月,在荷蘭舉國忙著防疫的同時,一幅荷蘭畫家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畫作遭竊,現在全球都在尋找這幅畫作的下落。而這起竊案也立刻引起了前偷畫賊達勒姆(Octave Durham)的注意,外界也回想起達勒姆和同夥在 2002年時犯下的驚天竊案。

2002年  梵谷畫作也被偷

2002年12月7日晚間,達勒姆和同夥比斯利恩(Henk Bieslijn)用槌子打破了阿姆斯特丹梵谷博物館的窗戶,偷走了牆上展出的兩幅畫:《席凡寧根的海景》(View of the Sea at Scheveningen,1882)和《離開尼厄嫩教堂的信眾》(Congregation Leaving the Reformed Church in Nuenen,1882-84)。

2004年,達勒姆遭逮,並且入獄服刑 25個月併科罰金。這兩幅畫輾轉流於義大利黑幫之手,在 2016年重新回到梵谷博物館的手上,並且在 2019年再次展出。

「一生下來就是小偷」

當達勒姆被問到為什麼要偷畫時,他說:「有的人一生下來就是老師,有的人一生下來就是足球員,我的話一生下來就是小偷。」

上周,荷蘭警方釋出了畫作遭竊當天的監視器畫面,可以看到竊賊騎著機車抵達博物館。

市值1.8億元《春季花園》下落不明  

從 1988年以來,荷蘭大約有 30幅梵谷的畫作被偷,警方和保險公司雖然找回了大部分失竊的畫作,但上個月被偷的《春季努能小鎮的牧師公館花園》(Parsonage Garden at Nuenen in Spring,1884,下稱《春季花園》)至今下落不明,這幅畫要價大約 6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8億元)。

「達勒姆你在哪?」

協助尋找這幅畫作、人稱「藝術界印第安那瓊斯」的荷蘭藝術偵探布蘭德(Arthur Brand)表示,他一接獲畫作遭竊的消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達勒姆。布蘭德當年追達勒姆追了好久,在達勒姆出獄後,兩人成了好友。

布蘭德說:「我心想:『天啊,達勒姆,你他媽的到底在哪?』我打電話給他,但他沒有接,我當時想完了。」

結果,達勒姆當天人在醫院,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達勒姆也發誓他絕對沒有偷畫。達勒姆表示,偷畫的報酬率一點都不值得,他已經金盆洗手多年。

偷畫最簡單  博物館安檢鬆

不過,達勒姆分享到,偷畫是整起竊案最簡單的部分,「就像從孩子的手上把糖果拿走」,而這要歸功於博物館鬆散的安檢,畢竟真的要做到滴水不漏很花錢。

美國約翰傑刑事司法學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藝術犯罪教授湯普森(Erin Thompson)表示,博物館的建築通常頗具歷史,要符合現代維安標準很困難,因為要改動歷史建築不容易。再者,人們喜歡捐錢讓博物館購買新館藏,卻不是讓博物館提升維安設備。

post title

圖為上個月梵谷畫作失竊的地點──荷蘭辛格拉倫博物館(Singer Laren Museum)。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估計,每年大約有價值高達 60億美元(折台幣約 1,818億元)的藝術作品遭竊,讓藝術黑市成了繼毒品和軍火交易後,最有利可圖的生意。

路透社/達志影像

真正難的地方在脫手

偷完畫後,真正難的地方在脫手,畢竟名畫失竊是一件萬眾矚目之事,要脫手換錢沒這麼簡單。

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探員、在 2004年替FBI成立藝術犯罪小組的威特曼(Robert King Wittman)表示:「最大的問題不是偷畫,而是賣畫。一但你得手,你要怎麼處理?你要怎麼處理一幅來自梵谷、來自荷蘭一間博物館這麼有名的畫?這幅畫值 10公斤的海洛因嗎?」

「你可以在大街上販毒然後賺點錢,但是一幅梵谷的畫?這幅畫有什麼好處?」

post title

3月30日,在梵谷的畫作《春季花園》遭竊後, 辛格拉倫博物館被敲碎的玻璃門被補了起來。

美聯社/達志影像

重點在名畫的影響力

對某些買下知名失竊畫作的人來說,重點不在這幅畫值多少錢,而在這幅畫能帶來多少影響力。

達勒姆回憶到,他最後把偷來的兩幅梵谷名畫賣給了義大利拿坡里毒梟因佩里亞雷(Raffaele Imperiale),因佩里亞雷花了不到 40萬美元(折台幣約 1,211萬元)的價格就買下了這兩幅畫,出價遠比市值少得多。

因佩里亞雷被捕後表示,他之所以買下這兩幅畫是因為他是個喜歡藝術的人,然而他並沒有把這兩幅畫掛起來欣賞,而是用布包起來,藏在母親居住的鄉間宅邸暗牆中。

罪犯「保命符」 拿來換減刑

當義大利警方終於抓到因佩里亞雷販毒時,他用這兩幅畫和檢察官交換減刑,檢察官因此將他的刑期從 18年減到 9年,現在他人在杜拜打拒絕引渡的官司。同樣的手法出現在 2002年,當時荷蘭毒梟之王豪特曼(Kees Houtman)打算用三幅失竊十年的梵谷畫作交換減刑。

買家可能是毒梟或黑幫

荷蘭藝術偵探布蘭德表示,《春季花園》之所以被偷,很有可能是有某人想交換減刑,有的罪犯把名畫當作「保命符」,所以他們會付錢請竊賊去偷畫。布蘭德說:「如果這些偷畫賊已經找到買家,那麼買家最有可能會是毒梟或是黑幫分子──可能有一天他(毒梟或黑幫分子)會需要(和檢方)做交易。」

「但也有可能這些偷畫賊就像達勒姆一樣:他們就是偷了,然後才開始找買家。」

post title

在毒梟的世界中,名畫可以是和檢方條件交換的保命符,也可以是和伙伴做生意的抵押品。

Photo: A_Different_Perspective

還可以當抵押品  付清款項就能拿回

除了把名畫當作保命符,毒梟也會把名畫當作抵押品。舉例來說,荷蘭毒梟想要向哥倫比亞的毒梟下單買古柯鹼時,荷蘭毒梟很可能為了取信哥倫比亞毒梟,會把名畫給寄過去當抵押品。達勒姆說:「他們知道你會想要把名畫拿回去,因為當出法律問題的時候,這幅畫可以幫你。到時錢幫不了你,但是畫作可以。所以只要你能好好付錢,款項付清後你就可以拿回你的畫。」

賣失竊名畫的假畫

既然名畫這麼好用,自然也吸引了不法人士投入假畫市場。荷蘭藝術偵探布蘭德就說,有一些地下藝術經紀商開始提供失竊名畫的贗品給想要保命符的地下買家,「這是個瘋狂的產業」。

不是為了保命,是為了自尊

過去專門處理不法失竊藝術品,後來金盆洗手的英國藝術顧問亨德利(Paul Hendry)不太認同「保命符說」。他表示,對某些黑幫老大而言,自尊比什麼都重要。亨德利說:「你會發現想要擁有美麗事物的人性是普世皆然的,但當局老是將藝術犯罪輕描淡寫成投機犯罪。」

達勒姆表示,他知道很多富可敵國的罪犯有充滿珍寶的暗房,他說:「他們不時會抽著一根大雪茄,看著這些他們擁有的畫作和物品並且說:『他媽的你們這些尋遍全球的混蛋,再找嘛──東西可是在我這呢。』」

post title

圖為法國印象派畫家雷諾瓦 1874年的作品《巴黎婦人》,這幅畫作曾經被縫入大衣中走私進美國。

Photo: Pierre-Auguste Renoir

怎麼走私也是一大難題

至於失竊畫作成交後怎麼運送,也是一大難題。

英國藝術顧問亨德利表示,失竊畫作通常會流轉於好幾手,並且用好幾種方式走私,不管是將它藏在貨櫃、跟著信件一起夾帶,或是行賄腐敗的海關都有可能。

前FBI探員威特曼曾有一次在追蹤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名畫《巴黎婦人》(La Parisienne,1874)時,發現這幅畫被縫進大衣中,並且經由加州洛杉磯國際機場走私進美國。

最怕嫌犯毀畫滅證

無論如何,當局最怕的不是找不到名畫的下落,而是嫌犯狗急跳牆,直接毀畫想要消滅犯罪證據。藝術犯罪教授湯普森(Erin Thompson)說:「有的竊賊搞不清楚狀況,覺得藝術品很珍貴就偷了,結果自己開始恐慌。令人傷心的是,他們有時會為了湮滅證據決定毀畫。」

2006年,法國藝術竊賊布雷特維瑟(Stephane Breitwieser)的母親為了保護他,把好幾幅大師畫作給丟到羅訥-萊茵運河(Rhine-Rhone canal)中,這些畫作不乏布勒哲爾(Pieter Bruegel)、 克拉納赫(Lucas Cranach)、 華鐸(Jean-Antoine Watteau)等知名畫家的作品。最後,這名愛子心切的母親被判入獄服刑 18個月。

post title

不少博物館都位於歷史悠久的建築內,連帶要設置現代維安系統有難度,也讓竊賊有了可趁之機。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很可能由保險公司找到

回到失竊的《春季花園》,藝術犯罪教授湯普森認為,《春季花園》很有可能被以平淡無奇的方式找回來──由保險公司找到。湯普森說:「藝術世界和稅務或保險有關,這麼說雖然很不令人興奮,但實情就是如此。」

交上來就可以拿15%

許多歐洲博物館都有這樣的保險政策:不管是誰,只要你把失竊的畫作交上來,都可以拿到畫作估值的 15%,並且保險公司不會問你任何問題。湯普森說:「假設你偷了一幅梵谷的畫,你知道如果你想拿回 10%或是 15%的時候,你可以把畫交給女朋友或是媽媽或是某人,然後他們可以向保險公司說:『我在街上找到這張畫。』」

「然後,你就能拿到那筆錢。」

美國不喜歡這麼做  認為變相鼓勵犯罪

相對於歐洲博物館的做法,美國博物館比較不喜歡這樣做,因為它們認為這是在變相鼓勵犯罪。不過,這個政策在歐洲博物館也不一定行得通,畢竟沒有任何一間博物館會公開宣傳自己的保險政策。因此,「你得冒點險,要不然就是你得有內線,知道哪一家博物館有這樣的政策,」湯普森說。

post title

圖為有「藝術界印第安那瓊斯」之稱的荷蘭藝術偵探布蘭德,他手上拿著找回的希特勒(Adolf Hitler)時期德國總理府雕像照片。

歐新社/達志影像

大家都在等《春季花園》出現

現在,大家都在等《春季花園》在市場上出現。前FBI探員威特曼相信《春季花園》一定會出現,達勒姆則認為警方可能已經有線索了,只是不願意向大眾公布以免打草驚蛇。

在荷蘭藝術偵探的地盤撒野

對荷蘭藝術偵探布蘭德來說,《春季花園》失竊就像在他的地盤撒野一樣,宛如針對他的「個人攻擊」。

布蘭德說:「某人遲早要說出畫作下落,不管需要一年還是十年,我在全世界的地下世界都有人脈,從義大利的黑幫到毒梟等都有。遲早有一天我會接到電話。」

犯罪和官方並非壁壘分明

布蘭德也不排除要向某些「體面的藝術經銷商」尋求幫助,藝術經銷並不是總是那麼一塵不染。布蘭德說:「犯罪藝術世界和官方藝術世界不是那麼壁壘分明,一切都和錢有關。大部分幹這行的人都是為了錢,並且想辦法能賺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