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是納粹還是猶太人?烏克蘭大屠殺紀念中心角色扮演提案惹議

by:山謬
4939

在一場精心設計的參觀之旅中,親自體驗猶太大屠殺時期納粹或猶太人等角色的心境,這樣逼真寫實的角色扮演,你願意嘗試嗎?

 

post title

人們在基輔的娘子谷大屠殺紀念碑前獻上花束,弔念當年遭納粹謀殺的人。烏克蘭預計興建一座娘子谷猶太大屠殺紀念中心,但紀念中心的導覽規劃卻引發廣大爭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屠殺紀念中心的爭議提案

烏克蘭首都基輔(Kiev)郊區的娘子谷(Babyn Yar)曾是二戰時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地點之一。

去年秋天,俄國藝術總監赫爾扎諾夫斯基(Ilya Khrzhanovsky)提出一份未來娘子谷大屠殺紀念中心(Babyn Yar Holocaust Memorial Center)結合VR、沉浸式導覽及角色扮演的計畫,在內容遭媒體《Istorychna pravda》曝光後,立刻引發龐大爭議。

圍繞總監本人的疑雲

接任藝術總監前,赫爾扎諾夫斯基曾是一名具高度爭議的導演,極度逼真、還原現實的拍攝手法,讓他屢次受到外界的質疑。

在作品《Dau》中,赫爾扎諾夫斯基帶著一批業餘演員到烏克蘭的卡爾可夫(Kharkiv)拍攝這部以重現蘇聯時期人們刻苦生活為主題的電影。電影中逼真的毆打、審訊及性暴力畫面,都是由演員直接模仿呈現,讓外界將此電影形容為「蘇維埃版楚門的世界」。

post title

圖為導演兼娘子谷猶太大屠殺紀念中心的藝術總監赫爾扎諾夫斯基,執導的作品《Dau》就曾因逼真寫實的拍攝手法以及疑似虐待演員等因素,而遭警方調查。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劇本,那就是我們的生活」

在柏林影展一場記者會上,其中一位女演員貝雷茲納亞(Natalia Berezhnaya)表示,《Dau》是一齣沒有劇本的電影,它就是演員們在那裡生活的樣子。

她說道:「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很可怕也很壓抑......我們並非按著劇本演出,那就是我們的生活。」

拍攝《Dau》而遭調查

整起電影的拍攝過程也讓警方對赫爾扎諾夫斯基展開調查,指控他虐待演員,並藉由讓演員曝露於暴力、侮辱及性騷擾下剝削演員,但他否認上述指控。

按著赫爾扎諾夫斯基的規劃,他計畫將這種逼真寫實的手法,帶進娘子谷猶太大屠殺紀念中心的導覽體驗中,再度引發爭議。

圖為未來的娘子谷猶太大屠殺紀念中心的設計圖,該設計曾經於建築設計大賽中獲獎。

post title

在赫爾扎諾夫斯基的規劃中,紀念中心將以VR設備、角色扮演輔以Deep Fake技術,提供每位遊客獨一無二的參觀體驗。

Photo: Hammer & Tusk

「身歷其境」進入大屠殺現場

回到大屠殺紀念中心,按照赫爾扎諾夫斯基的規劃,從遊客註冊時填的問卷、年齡等資訊,電腦將為遊客指定參觀中扮演的角色,可能是納粹成員、猶太人、被指定焚燒屍體的戰俘等,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劇情,參觀路線也不同,部分劇情裡,遊客將親自體驗道德兩難的情境。

不同展場之間,遊客將走進全黑的走廊裡,每條走廊的設計各異,有的潮濕、有獨特的氣味或是低溫等,為遊客營造不同體驗。參觀過程裡,在VR設備及Deep Fake技術輔助下,遊客將會發現自己的臉出現在部分放映的影片上。

赫爾扎諾夫斯基必須離開

根據前計畫負責人的說法,赫爾扎諾夫斯基打算利用超寫實手法,讓紀念中心成為「大屠殺版的迪士尼」,給予遊客多種不同的參觀體驗。

自去年以來,不少籌備團隊成員紛紛宣布退出。本月稍早,一批藝術家及歷史學家發表公開信要求赫爾扎諾夫斯基退出,他們在信中寫道:「任命赫爾扎諾夫斯基為藝術總監已經損害了紀念中心的聲譽,摧毀過去三年來的努力,紀念中心並因此身陷國際醜聞當中。」

post title

圖為娘子谷當地的一條山溝,二戰期間,納粹在此殺害許多猶太人。

Photo: Markv at Dutch Wikipedia

猶太大屠殺本身就是段可怕的歷史

在接受電話訪問時,赫爾扎諾夫斯基為自己的提案辯護。他承認參觀過程帶有一定的恐怖感,但他說道:「你無法讓它不可怕,這本來就是段可怕的歷史。」

在他的設計中,將帶領人們探索道德兩難的問題,他認為道德兩難本來就是大屠殺的一部分,他說:「上個世紀中期發生在歐洲的猶太大屠殺並非只由一個邪惡的希特勒(Adolf Hitler)、邪惡的史達林(Joseph Jughashvili Stalin)帶來,而是由所有參與其中的人共同完成。」

他也強調,這份提案只是要展示概念,而非紀念中心導覽的最終規劃。

其他集中營博物館嚴禁角色扮演

不過,相較於其他幾個比較知名的猶太集中營紀念中心,這項提案本身仍然略顯爭議。包含位在波蘭的奧斯威辛博物館(Auschwitz-Birkenau State Museum)在內,都嚴禁於館內進行角色扮演。舉例來說:奧斯威辛博物館就嚴禁遊客爬進館內一台模擬當時納粹運送猶太人牛車的仿製品內。

2015年時,由於天氣炎熱,奧斯威辛博物館特地安裝噴灑裝置,讓遊客可以依序站在下面沖涼,不久後馬上收到部分猶太人的反對,主張這項設備讓遊客「看起來就像當年猶太人進毒氣室前被強迫洗澡」一樣,最終館方也拆除了噴灑設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