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加坡水獺吃掉紅龍,牠是寵兒還是害獸?

by:徽徽
27917

在新加坡,人們對生活在都市裡頭的水獺向來包容性高,往往被牠們可愛的模樣給收服。然而,在疫情蔓延、人們躲在家、車流量減少後,水獺肆無忌憚地逛大街覓食開始引發討論,也讓原本被視為新加坡寵兒的水獺彷彿成了害獸。

post title

在新加坡,大部分的水獺都屬於江獺,也稱做滑獺,牠們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列為易危(VU, Vulnerable)動物。

Newscom/達志影像

不是水泥叢林的新加坡

雖然新加坡給人亞洲金融之城、水泥叢林的印象,但是它相對其他生活步調繁忙的亞洲國家來說,其實是一個相對綠意盎然的國家,裡頭不只有大片的雨林,還有乾淨的水道以及豐富的生態。

境內有90多隻水獺

其中,新加坡人的寵兒──水獺,更是這座國際大城最有活力的一道風景。根據估計,新加坡境內大約有 90多隻水獺,牠們分屬 10個家族,偶爾在觀光景點都可以瞧見牠們的身影,就像在地名人一樣。

水獺逛大街  覓食惹人厭

然而,隨著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蔓延、當局要求民眾沒事不要外出後,水獺開始逛大街覓食讓許多人感到生厭,甚至呼籲政府適當撲殺水獺。

post title

2014年在濱海灣花園,一名攝影師恰好捕捉到了正在大吃大喝的水獺。

Photo: Brian Evans

紅龍都被吃光光

舉例來說,從四月初開始,就有目擊者在空蕩蕩的小印度區(Little India)看到水獺在路上做日光浴,也有人看到水獺在碧山-宏茂橋公園打架、出沒於購物商場、醫院大廳等等。更引人注目的是,有幾隻水獺潛進SPA水療中心,把養在水療中心池塘內的招財用紅龍給吞下肚,讓老闆損失慘重。

SPA水療中心老闆、以前是藝人的劉琦(Jazreel Low)就在她的Facebook上貼上池塘遭水獺洗劫一空的照片,池塘旁還有魚屍。劉琦說:「牠們或許知道SPA水療中心內沒有人在,然後行徑變得越來越大膽。」劉琦也形容這一切宛如一場「大屠殺」。

The otters killed all the fishes in the pond at aramsa spa.

Jazreel Low 發佈於 2020年5月11日 星期一

SPA水療中心老闆劉琦在Facebook上寫道:「水獺們殺了aramsa SPA中池塘裡的所有魚。」

post title

圖為一群在新加坡草地上曬太陽的水獺。在水獺覓食惹人生厭後,社會上出現了要不要「控制」水獺數量的討論。

Newscom/達志影像

要不要「控制」水獺數量?

在劉琦的SPA水療中心池塘遭到水獺破壞後,民間開始出現要不要「控制」水獺數量的討論,當地報紙也開始呼籲政府使用空氣喇叭和橡膠子彈來驅趕水獺。

讀者王鈞凱(Ong Junkai,音譯)就在《海峽時報》的留言區寫到:「野豬從來沒有被鼓勵可以進入都會區,水獺也不應該只因為牠們看起來可愛就開放。」

沒必要擔心水獺數量過多

對於部分民眾對水獺的反彈,水獺專家認為這些民眾反應過度,水獺可能只是單純在享受逛大街的自由,根本不是什麼繁殖數量過多的問題。新加坡國立大學生物科學系講師希瓦索蒂(N Sivasothi)表示,那些呼籲政府撲殺水獺的聲音「毫無根據」,而且這麼做一點用都沒有。

「沒有必要擔心水獺數量過多,因為這個數量會自然地受到控制,」被稱為「水獺人」的希瓦索蒂繼續說,水獺的死因百百種,無論是路殺、互爭領土、繁殖率低,還是水獺寶寶的存活率低都是原因。

大自然有淘汰的方法

一言以蔽之,任何生態系都只能承擔起一定數量的生命,大自然自有其淘汰的方法,再加上人類活動,水獺真的不可能會有數量過多的問題。希瓦索蒂說:「去年,就有 10隻水獺遭到路殺,牠們的屍體被送往新加坡野生動物保護區解剖。」

post title

在新加坡著名觀光景點,有時可以看到水獺家族出現。

Newscom/達志影像

為什麼要去平常不會去的地方?

此外,希瓦索蒂提到,這一陣子目擊者們看到的水獺很有可能是同一個家族,但是因為社群媒體瘋傳牠們照片的關係,給人一種好像新加坡到處都是水獺的錯覺。

不過,為什麼這些水獺要去「平常不會去」的地方呢?

一直都在找新家

水獺專家希瓦索蒂提到,水獺家族一直以來都在不斷尋找新家睡覺和躲藏,新家地點包含橋下以及建築物間的溝渠,不同的水獺家族也會彼此爭奪領地。

「現在,牠們的當務之急就是尋找一個能長期安頓下來、而且還沒有被其他家族佔據的地方。」

「水獺流浪的天性和因為疫情車流量少的關係,代表牠們可以去探索不一樣的區域。」

Took this picture of otters frolicking on a #jalanjalan at the Singapore Botanic Gardens in March. Our otters have been...

Lee Hsien Loong 發佈於 2020年5月28日 星期四

圖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自己掌鏡的水獺照片,他呼籲民眾應該找到方法和動植物共存共榮,而不是站在對立面。

應該慶祝水獺出現才對

對於水獺的粉絲來說,他們認為人們應該要慶祝水獺的出現才對。在 1970年代,新加坡因為沿海發展和水汙染的關係,讓水獺曾經一度銷聲匿跡,直到 1990年代水道清乾淨後,水獺才再度現身。

今年 35歲、熱愛水獺的新加坡人潘皇(Pam Wong,音譯)就說:「我就是不懂怎麼會有人不喜歡水獺,牠們真的很可愛。」

水獺動向隨時更新

水獺的可愛,讓牠們在社群媒體上擁有自己的粉絲專頁,也有水獺迷們無時無刻在追蹤牠們的行蹤,並且把相關資訊放上網和其他獺迷分享。

新加坡總理怎麼說?

至於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又是怎麼看這場「寵兒 VS 害獸」的討論呢?

李顯龍直接在他的Facebook頁面上貼出了一張自己拍的水獺照片,並且把封面照給換成了水獺照。李顯龍在水獺照下寫到:「我們必須想方法和當地動植物共存共榮,而不是聚焦在保護『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