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一小步,穿山甲的一大步:《中國藥典》剔除穿山甲甲片 從中藥回歸山林

by:山謬
3542

穿山甲身上的甲片,一直是中藥愛不釋手的寶貴藥材之一,全球對甲片的龐大需求,讓穿山甲逐漸絕跡山林。

post title

在南非一處私人土地上,一隻穿山甲正在四處尋找食物。近期,中國宣布穿山甲將不再被視為合法的中藥藥材,未來將禁止使用。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人類最糟,穿山甲最幸運的一年

2020年可能是人類惡夢般的一年,球星離世、瘟疫來襲、經濟不景氣,一個又一個的災難接踵而來。

不過這一年,可能是穿山甲們最幸運的一年,因為中國近期正式宣布:將穿山甲的甲片,從最新版的《中國藥典》中剔除。

全中國的用藥就看這本

《中國藥典》是由中國官方制定推出的藥品法典,是生產、使用、檢驗等各個部門的重要參考依據,總共分為四部,包含中藥、西藥、生物製品和通則等四個部分。

多種症狀通通包

對某些人來說,穿山甲的甲片是珍貴的中藥藥材,可以解決從新手媽媽在育嬰期間的哺乳問題,到關節炎在內的疑難雜症。除了甲片,在他們的眼中,穿山甲的肉或血也有增強男性性功能的效果。

post title

一名印尼的醫護人員拿著一名病患的快篩試劑向鏡頭展示。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後,不少研究開始懷疑,穿山甲是否為COVID-19(武漢肺炎)病毒的中間宿主,間接引爆這場讓全球損失慘重的瘟疫。

Newscom/達志影像

入藥造成絕種

目前,全世界大概有八種穿山甲,四種分布在亞洲,另外四種分布在非洲,人們將牠們的甲片作為藥材,導致牠們數量大減。

COVID-19是關鍵?

外界猜測,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後,國際對中國的壓力使得政府不得不收緊對國內食用野生動物法規的管制。近幾個月來,不少研究都以穿山甲為SARS-CoV-2病毒中間宿主為假設展開研究,目前尚未取得明確證據,但已獲得國際的關注。

多年奔波沒有白費

知名非政府組織野生救援(WildAid)的執行長奈特(Peter Knights)相當肯定中國政府的行動,透過將穿山甲的甲片剔除《中國藥典》,「顯示在中藥的藥材中,確實有可以替代穿山甲的藥材,因此就不需要使用穿山甲」。

長年在中國國內奔波,推動穿山甲保育及停止將穿山甲甲片入藥的中國生物多樣性與綠色保護基金會(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CBCGDF)的秘書長周晉峰(Zhou Jinfeng)表示:「我感到備受鼓勵,多年來我們的付出沒有白費。」

post title

2019年4月,新加坡查獲一批超過 12公噸的穿山甲甲片走私。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亞洲每年消耗 20萬隻

每年,亞洲地區的人們消耗近 20萬隻穿山甲和 130噸的穿山甲甲片,海關年年都會查獲活體或已經死去的穿山甲。然而,野生動物救援組織估計這個數字在去年翻倍成長,達到 40萬隻。

英國《衛報》引述一份來自美國智庫C4ADS的數據,表示從 2015年以降,99%被查獲的穿山甲都集中在亞洲,24%發生在中國邊境,其後分別是越南及印度。

穿山甲的甲片方面,C4ADS指出有 32%同樣集中在中國邊境,但有 17%是在香港查獲。

COVID-19後數量銳減

C4ADS的野生動物犯罪分析師席佛爾(Amanda Shaver)表示,這種情形在 2019年12月出現顯著下降。

「原因可能是從那時候開始,新聞媒體的焦點漸漸轉到COVID-19(武漢肺炎)上。」

post title

2016年時,一名北京的清潔人員走過一面呼籲保育穿山甲的廣告前。4年後,穿山甲甲片從《中國藥典》中剔除,或許是穿山甲們的一大福音,但是後續如何處理庫存以及杜絕盜獵和走私,將是穿山甲保育人士下一個得面對的問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廠商庫存怎麼辦?

將穿山甲甲片從《中國藥典》中除名是好事,但是廠商已經入庫的庫存怎麼辦?這是目前最令人擔心的問題,因為在過往的例子中,這些地方都會成為灰色地帶,讓廠商有機會鑽漏洞。

舉例來說,2006年時中國同樣在境內下令禁止豹骨,但允許廠商可以將庫存銷售完,卻沒有要求廠商公開庫存量,留給廠商鑽漏洞的空間。

盜獵走私可能更盛行

目前,中國政府允許廠商可以申請許可證,繼續使用先前的庫存,或是使用人工飼養的穿山甲的甲片。從過往經驗來看,比起保護,這些法規更有可能成為廠商鑽漏洞的工具,還會吸引不少人投入盜獵、走私行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