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國,畫女性裸體會被捕

by:徽徽
4053

住在西伯利亞地區的藝術家茨維特科娃,擅長以可愛的插畫為女性和LGBTQ社群發聲,然而她的畫卻被俄國當局視為「猥褻物品」,有可能因生產和散布「猥褻物品」遭判六年有期徒刑......

 
 
 
 
 
 
 
 
 
 
 
 
 
 
 

Ratman.(@snapsi_ff)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圖為俄國藝術家茨維特科娃的作品,她用這一張張插畫來鼓勵女性擁抱自己的身體。

我的身體不是猥褻物品

「我的身體不是猥褻物品」──這是最近出現在俄國社群媒體上的熱門口號,為的是支持LGBTQ運動人士茨維特科娃(Yulia Tsvetkova),她因為繪製裸女插畫和經營「陰道的獨白」社團,遭檢方以「生產和散布猥褻物品」為罪名起訴。

最高面臨六年有期徒刑

在遭到警方將近四個月的居家軟禁後,茨維特科娃在近日獲釋,目前正在等待出庭。要是法官判她有罪,她最高將面臨六年的牢獄之災。

post title

圖為荷蘭畫家魯本斯在 1612-1613年間的作品《維納斯,丘比特,巴克斯及塞雷斯》(Venus, Cupid, Baccchus and Ceres)。魯本斯的畫作中有不少描繪裸女之處,茨維特科娃的支持者表示,要是茨維特科娃有罪,那像魯本斯該怎麼辦?

Photo: Peter Paul Rubens

「陰道的獨白」  

今年 27歲的茨維特科娃是一名住在西伯利亞地區青年城(Komsomolsk-on-Amur)的藝術家,一直以來她都為爭取女權和LGBTQ權益不遺餘力。在她於俄國社群網站VK上經營的社團「陰道的獨白」中,她張貼了許多人們描繪陰道的精緻圖畫,目的在慶祝女性的身體之美以及抗議圍繞陰道的汙名。

「女性不是娃娃」

除此之外,茨維特科娃也利用可愛的插畫來鼓勵女性擁抱自己的身體,像是她畫了一系列裸女,底下搭配上「真女人有體毛──這是正常的」、「真女人有肌肉──這是正常的」、「真女人有脂肪──這是正常的」的標語,目的在告訴大家「女性不是娃娃」。

散布同志宣傳物品

茨維特科娃手繪的一張同志家庭插畫也因「散布同志宣傳物品」違反了 2013年上路的《反同志宣傳法》,讓她必須出庭接受法院審判。

 
 
 
 
 
 
 
 
 
 
 
 
 
 
 

Pinksixty(@pinksixty360)分享的貼文 張貼

圖為茨維特科娃和她描繪同志家庭的插畫,這幅畫也讓她違反了 2013年上路的《反同志宣傳法》。

學校沒有教的課

閒暇之餘,茨維特科娃也會在LGBTQ社群中舉辦演講,並且幫大家上性教育課程,這些在俄國學校中都在禁止之列。當然還有茨維特科娃在青年劇團中編排的兩齣劇,一齣的主題是性別刻板印象,另一齣的主題是軍國主義,這兩齣劇都在當局的施壓下遭到取消,不能在戲劇節上表演。

每周要到警局報到

茨維特科娃說:「我不知道哪一個主題對政府來說比較糟糕,是有關性別的呢,還是另一齣帶有高度政治性的表演。我猜是這兩者的結合讓我惹上麻煩。在這件事之後,我每周都要到警局報到。」

限制自由表達藝術的權利

茨維特科娃的辯護律師普魯斯尼娜(Anna Plusnina)認為,警方故意藉此騷擾她的當事人,她說:「我認為對她的迫害從 2019年2月開始,當時她決定將《藍與粉紅》這齣描繪性別刻板印象的劇搬上舞台。」

「在接下來的六個月,她和她的母親被傳喚到市政府機構,並且被執法人員給審問,一直到當局在 2019年夏天對她提起刑事訴訟為止。」

「我相信當局的目標是要限制她參與文化生活的權利,還有她自由表達藝術的權利。」

post title

上個月 27號,一群在莫斯科街頭聲援茨維特科娃的運動人士遭到警方逮捕,她們在警車上留下了手拿抗議標語的影像。

美聯社/達志影像

來自四面八方的支持

對於茨維特科娃律師的指控,當局不予回應。不過,茨維特科娃的事件已經受到俄國各地LGBTQ社群和女權主義團體的關注,他們也挺身而出上街聲援茨維特科娃,有的人則在網路上辦活動支持。

攻擊異議分子的藉口

上周,茨維特科娃的支持者伊娃(Eva Tsvetkova)和其他 35名女性一起在莫斯科聲援茨維特科娃,她表示:「茨維特科娃的案子很重要,也很政治性,因為用『猥褻』來指控當事人,是攻擊那些異議分子非常明顯的藉口。」

如果她有罪,魯本斯怎麼辦?

負責舉辦線上聲援詩歌馬拉松的博士生札哈爾科夫(Ekaterina Zakharkiv)則說,她很驕傲自己向奶奶解釋完茨維特科娃的遭遇後,奶奶選擇站在她們這一邊,還跟著一起聲援。

她說:「奶奶同意當局的指控對茨維特科娃不公平,我拍下了一張奶奶站在她的花園中間,手拿寫著以下標語字樣的板子:如果茨維特科娃是罪犯,那麼像布雪(François Boucher)、庫爾貝(Gustave Courbet)和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這些以畫裸體出名的畫家怎麼說?」

公眾人物也力挺

除了一般民眾,俄國公眾人物也紛紛發聲,像是演員立蒂維諾娃(Renata Litvinova)、實境秀主持人兼社交名媛蘇布查克(Ksenia Sobchak)與知名主播波斯納(Vladimir Pozner)都力挺茨維特科娃。

post title

2號這天,聲援茨維特科娃的運動人士在莫斯科普希金廣場舉牌抗議,呼籲當局撤銷對茨維特科娃的指控。

Newscom/達志影像

「支持讓我不孤單」

對於來自各方的支持,茨維特科娃表示自己很感動,尤其連非常傳統和保守、專門給家庭主婦看的雜誌《Domashniy Ochag》都撰文力挺她。

茨維特科娃說:「這些支持讓我感到不孤單。沒有人知道是最可怕的事──我為什麼會這麼覺得是因為我在一開始是孤單的,這代表要是我在警局,我知道他們(警方)可以為所欲為,沒有人會發現他們做了什麼。」

現在,大眾都在討論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除了讓她多了一層保障,也讓LGBTQ運動和性別平權等議題被看見。茨維特科娃說:「我想要繼續以一名人權運動者的身分努力,我遭到起訴只會讓我想要改變事情和談論不公不義的欲望成長。」

無罪希望渺茫  但仍相信奇蹟

然而,茨維特科娃對官司並不樂觀,她知道大部分被當局起訴的當事人下場都是被定罪。

「我(無罪)的希望渺茫,但我盡力去相信會有奇蹟出現。」

國際人權組織奔走

與此同時,國際特赦組織和俄國NGO「紀念碑」等人權組織都在替茨維特科娃奔走,他們說茨維特科娃很明顯是一名政治犯,他們也已經收集到將近 25萬個連署簽名,呼籲政府撤銷對她的指控。

人權觀察組織歐洲和中亞分部副主任洛希納(Tanya Lokshina)表示:「這是對勇於發聲和有不同想法者的一場獵巫行動,這無論是在俄國還是國際法下都是令人無法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