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得來速」重現江湖 瘟疫中重生的文藝復興巧思

by:山謬
3580

16世紀的佛羅倫斯酒商大概不會想到,當年他們的一項小小發明,卻成了解決 21世紀餐廳們「如何在瘟疫中販售食物給顧客?」的最佳解答之一。

post title

瘟疫大流行卻又想來一杯葡萄酒?沒問題,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酒商早就遇過這個問題,也想出一個巧思來滿足顧客的需求:酒窗。

Photo: Kelsey Knight

先人留下的禮物

最近,義大利的商家們終於盼到復工時刻來臨,但該如何把美食、飲料「安全地」賣給顧客,卻成了一大難題。

這時,有人發現先人們遺留下的禮物:酒窗(buchette del vino)。

文藝復興時的「美酒得來速」

「酒窗」通常會出現在建築物的門口旁或是牆壁上,形狀就像一扇小小的窗戶,約莫容得下一隻手勉強從洞口伸出。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讓顧客們能在瘟疫大流行期間,在盡力減少肢體接觸的情況下,買到一杯美酒,堪稱是文藝復興時期的「美酒得來速」。

post title

目前,關於酒窗最早的文字記錄可以回溯至佛羅倫斯學者隆迪內利,他曾在《1630-1633佛羅倫斯瘟疫報告》一書中提及酒商們使用酒窗的情形。

Photo: Zoya Loonohod

最早的酒窗紀錄

在 1630年代,義大利北部大城佛羅倫斯是一個鼠疫之城。數百年前席捲全歐洲的鼠疫再度入侵佛羅倫斯。當時,佛羅倫斯學者隆迪內利(Francesco Rondinelli)在《1630-1633佛羅倫斯瘟疫報告》(Relazione Del Contagio Stato In Firenze L'anno 1630 E 1633,暫譯)一書中記載到一個有趣的現象:酒商透過牆上的小洞,從中賣酒給顧客,減少和顧客產生肢體接觸。收到顧客支付的零錢後,酒商們會用醋消毒零錢,避免自己因此染疫。

可能是擋下鼠疫的關鍵

從現在的眼光來看酒商的巧思,更能展現他們的智慧,畢竟在當年,人們還不知道細菌,自然也對鼠疫的傳播原理一無所知。

義大利酒窗協會的共同創辦人柯西尼(Diletta Corsini)猜測,酒窗的發明可能是當年義大利擋下鼠疫傳播的原因之一。

酒窗逐漸消失在人們生活中

可是,到了20世紀左右,義大利還在使用中的酒窗已經所剩無幾。20世紀初期,很多當年的酒商店鋪都轉型成公寓或是住宅,酒窗也因此被堵上,其他則是轉換成郵箱或是門鈴。到了 1966年,一場惡水更讓不少以木框裝飾的酒窗毀於一旦,讓義大利的酒窗日漸稀少。

 
 
 
 
 
 
 
 
 
 
 
 
 
 
 

𝐁𝐚𝐛𝐚𝐞(@babaefirenze)分享的貼文 張貼

義大利Babae餐廳的員工從酒窗中遞出一杯咖啡,酒窗下方則掛著一塊由酒窗協會提供的小小銘牌。

酒窗協會:為保護酒窗而生

到了 2015年,酒窗協會於佛羅倫斯成立,致力於保護、紀錄現存的酒窗。至今,協會已經紀錄至少 150扇酒窗,絕大多數分佈在佛羅倫斯,少數則位於托斯卡尼(Tuscany)等周遭城市。酒窗協會的共同創辦人之一福雷斯特(Mary Forrest)表示,隨著時間過去,酒窗的數量也不斷增加,不時都有遊客發現新酒窗,並協助紀錄在協會的電子地圖上。

沒有兩扇相同的酒窗

酒窗的外型十分多變,幾乎沒有兩扇酒窗的外觀一模一樣,福雷斯特說道:「最簡單的事物卻有無數種變化,人們的創意是沒有極限的。」

2020版酒窗菜單更豐富

時至今日,2020年有不少餐廳再度選擇啟用酒窗,但相較於文藝復興時期的酒窗主要以販售美酒為主,2020年的酒窗菜單多了不少變化。除了酒,有些餐廳還提供義式冰淇淋(Gelato)、三明治、咖啡或是雞尾酒。不過,它們依然保有酒窗的核心精神:盡量減少和顧客接觸。

Noi si continua le tradizioni..😉🍹 Passa a provarlo #takeaway #osteriadellebrache #spritz #tbt #igers #firenze #santacroce @ Osteria Delle Brache

Osteria Delle Brache 發佈於 2020年5月9日 星期六

Osteria delle Brache餐廳的一名員工從酒窗中遞出一杯飲料。

餐廳:酒窗傳統還未亡

很幸運地,Osteria delle Brache餐廳的主人卡馬爾(Naghy Kamal)也擁有一扇小小的酒窗,並決定於今年重新啟用。他說:「我們擁有佛羅倫斯最古老的酒窗之一,在這個艱難的時刻重啟它讓我們受益良多,也藉此告訴人們:有些傳統永遠不會消失。」

疫情過後,還有人會注意到酒窗嗎?

疫情結束後,這些餐廳依然會繼續使用酒窗、或是再度將它們堵上呢?現在沒有人能回答這個問題,但酒窗協會很希望未來能在酒窗下掛上小小的銘牌,讓遊客注意到當年義大利酒商的巧思。

酒窗協會的主席法利亞(Matteo Faglia)表示:「我們很希望能在所有酒窗下掛上一片銘牌,讓人們能更深入了解也能更重視酒窗背後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