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50家分店關店潮,吉野家未來茫茫?帶你從數字看吉野家的真實力!

by:徽徽
12336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食力文/ 商社男的外食迷宮 

2020年,吉野家控股公司宣布全球關閉150家分店,各大媒體報導此舉代表吉野家不敵疫情衝擊,但事實上從各種營業數字和實際表現來看,吉野家其實在疫情的衝擊下,表現出的能力超乎想像的堅實,吉野家控股公司底下其他的餐飲品牌,才是致使吉野家控股公司虧損重大的原因。

post title

今年受到疫情的影響,吉野家控股公司宣布全球關閉150家分店,消息一出讓外界開始關注吉野家的未來。

Photo: eric molina

最近吉野家的新聞有點熱門。光看新聞標題「撐不住」、「大規模關店」等等,就有可能對吉野家的未來有點不安,不過吉野家真的是競爭力出了問題嗎?

我們可以從下面幾個角度觀察,到底吉野家在今年的第一季發生了什麽事。

1、新聞是在說「品牌」還是在說「公司」?
2、外食跟零售整體產業在第一季的表現
3、同業們在第一季的表現如何
4、再獨立看一下目標部門
5、影響目標部門的其他内部因素

「吉野家」不只是「吉野家」!控股旗下多品牌 影響整體營收表現

吉野家其實不只是吉野家,現在已經是一家控股公司,公司名稱叫做「Yoshinoya-holdings吉野家控股」,所以媒體在說的虧損其實不是「吉野家」,而是「吉野家控股」這一家公司,而「吉野家(1218家)」只是控股公司下面的一個品牌。

這個控股公司下面還有其他品牌,像是提供烏龍麵餐飲的「はなまる(510家 )」,以及提供牛排餐飲的「アークミール(剛出售給一家烤肉公司安樂亭)」,外帶壽司的「京樽(328家)」,還有其他比較小的品牌大約215家店。

只要把店鋪數量加一下,你就可以發現,這些吉野家之外品牌的店鋪數,在日本國内已經達到吉野家這個品牌的8成,所以其他品牌的表現,是會大大的影響到吉野家控股這家公司的表現。

post title

1926年吉野家遷移到日本東京都中央區築地。1958年12月27日,為使得牛丼餐廳企業化,「吉野家株式會社」成立。(圖片來源:吉野家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疫情與百貨閉店  衝擊外食跟零售整體產業

根據日本FOOD SERVICE協會的調查,日本的外食業者,在2020年3月的營業額只有達到去年的83%,而4月更只有到達去年的60%。而如果只看速食產業,速食產業4月的營業額是做到去年的84%,比外食產業整體多了24%,所以日本速食產業在這一波的受傷是比其他非日常的餐廳還要輕微的。

而日本餐飲業除了有直接來自疫情的影響之外,對餐飲業還有一個間接的影響,就是他們「房東」是否有開門營業這一點。

跟台灣一樣,不少餐飲業者都有進駐到Shopping Center或是Shopping Mall裏面,要是Shopping Mall等宣佈閉店不營業,那開在裏面的店鋪當然也就無法營業,營業額瞬間歸零,用日本最大的Shopping Mall AEON的狀況來看,AEON在2020年4月8日起在日本7都府縣開始臨時休業,但因爲疫情擴大,所以又在4月18日開始,AEON宣佈全國的165個設施全部臨時休業,這個對在裏面的專櫃或是餐飲業者來說,影響是非常大的。所以除了疫情直接影響營業額之外,這種因為房東休息導致的間接影響也很大。

post title

日本最大的購物中心AEON因疫情之故,在2020年4月8日起在日本7都府縣開始臨時休業,也連帶影響進駐的餐飲業者無法開業。圖為AEON MALL成田店。(圖片來源:AEON MALL 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日本外食業者普遍受到疫情影響!coco一番屋咖哩、すき家第一季財報皆衰退超過10%

是不是只有吉野家的業績告急,其他外食業者沒受到影響呢?

有去過日本旅遊的人應該知道,日本寸土寸金,東京都內幾乎每個車站附近的大樓、地下室,或是一樓,都擠滿大大小小不同業種的餐飲業者,所以當企業宣布不要去公司上班之後,當然就不會搭電車去公司,也必定不會經過車站旁邊的餐飲店,因此只要在車站或是辦公室附近為主力開店的品牌,業績都不會很理想。那到底其他品牌的狀況如何?剛好最近是日本上市公司揭露第一季財報的時期,我們就看一下大家的財報狀況如何。

首先是外食界的優等生,coco一番屋咖哩,根據coco一番屋咖哩揭露的營業額訊息,coco一番屋在2020年第一季的國內營業額跟2019年同期相比,衰退了約18.6%左右, coco一番屋在2019年可是有接近4%的成長。

post title

coco一番屋咖哩在2020年第一季的國內營業額跟2019年同期相比衰退了約18.6%左右。(圖片來源:coco一番屋咖哩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那我們再來看一下跟吉野家一樣賣牛丼的SUKIYA(すき家)狀況如何。

SUKIYA的所屬集團ZENSHO其實來頭不小,ZENSHO目前可是日本全國排行2大的綜合外食餐飲集團。因為ZENSHO集團裡面有餐廳也有迴轉壽司等多種業態,所以我們就只看ZENSHO的牛丼部門的業績,牛丼部門2020年的第一季業績跟去年同期比也衰退了12.7%。所以無論是優等生,或是餐飲巨人,在這場疫情裡面,幾乎大家都受到了不小的影響。

post title

跟吉野家一樣賣牛丼的SUKIYA(すき家)也受到疫情影響,2020年的第一季業績跟2019年同期比也衰退了12.7%。(圖片來源:すき家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吉野家較去年僅衰退2%!疫情下防守實力超乎堅實

那到底吉野家的牛丼部門狀況如何,看媒體描述的狀況,還有日本餐飲巨人們在2020年第一季的狀況,看起來吉野家的牛丼部門衰退應該也很大。公平起見我們也把吉野家的牛丼部門拆出來看,吉野家的牛丼部門第一季的營業額跟2019年相比,衰退了2.0%。不是20%哦,是才2.0%,吉野家牛丼部門在營業額上防守的能力,是蠻超乎想像的堅實,這個或許跟他們一連串對抗疫情之靈活度有關,所以當別人都是兩位數衰退的時候,吉野家的牛丼部門才可以堅守2%的衰退。

但為何吉野家控股還是虧損以及宣布要關那麼多店鋪?其實問題是出現在集團內的其他品牌。

post title

在疫情的衝擊下,吉野家的牛丼部門2020年第一季的營業額跟2019年相比,僅衰退2%。(圖片來源:吉野家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吉野家控股其他以購物中心為主要店點的品牌,才是虧損重大關鍵

開頭有提到吉野家控股這家公司裡,還有其他幾個品牌,分別是提供烏龍麵餐飲的はなまる(510家 )以及外帶壽司的京樽(328家),這兩個品牌在第一季跟2019年的業績比,分別衰退了49.5%, 以及50.1%, 幾乎呈現腰斬的狀況,而且這兩個品牌店鋪數量加起來還不少,所以只要一虧損,就對整個吉野家控股的影響非常的大。

但為何業績會衰退這麼多? 其實這兩個品牌有不少店開在shopping mall裡面,所以當mall一宣布休業,開在裏面餐廳的業績當然就瞬間歸零,所以對業績的影響就非常的大。而吉野家的牛丼就跟大家去日本時看到的一樣,由於都是街邊店比較多,所以就可以比較能控制自己的營業時間以及活動,靈活度高,所以影響就比較小。

post title

吉野家控股公司底下外帶壽司的京樽店鋪數量有328家,第一季業績跟2019年相比衰退了50.1%。(圖片來源:京樽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吉野家控股公司底下的讚岐烏龍麵はなまる店鋪數量就有510家,第一季業績跟2019年相比衰退了49.5%。(圖片來源:はなまる官方網站

合作廠商

日本餐飲業的大動作改造:利用關店來增加現金流!

雖然吉野家主力的牛丼事業衰退的不多,但從集團的觀點來看,還是需要用更長遠的角度,來看待這一波改變消費者習性的事件,也或許如此,吉野家控股才會決定用最大數量可能會關閉150家店的劇烈手段,來盡量增加現金流在集團內的可能性。

不只吉野家,我想應該每間日本餐飲公司內部應該都有不同的劇本,來因應無法預測的未來,從提高客單價、mall中店的開店策略調整,後勤人員的流動化,資產負債表的輕量化等,應該大家都會用更積極的方式來進入新的防守態勢,但終究還是希望疫情能透過疫苗的問世,帶給消費者信心以及安全感,要不然這個防守態勢看起來還是會持續一段期間。還蠻欣賞日本吉野家現任的社長,加油啊!